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77hold不住的火辣

卷14艳若桃李277 hold不住的火辣

只听其中一个说道:“老大今天又要犒赏我们了。?? 尽在?? ”

“可惜,老大太浪费了。好好一个处女,居然用那东西来破。自己不行,干吗不让我们来啊?”

另一个阴阴地笑道:“我不管。待会儿等老大完事,无论如何该轮到我第一个上了。”

“凭什么,还是按老规矩,抓牌,抓到a就先上……”

“我同意,现在就开始抓吧,我可等不及了。”

说完,他们果然拿出一副早已准备好的扑克牌,开始抓阄。

楚凯华当然没听懂他们什么意思,老大结婚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不过听到“处女”二字,楚凯华还是隐隐觉得这可能跟阳子有关。

他还想继续向前搜过去。这时,从隔壁房间里走出来一个男人。匆匆地向大厅方向走出去。那个男人分明就是刚刚在地面上进出书房,并且手里端东西的那个。

看来就是隔壁这一间了。楚凯华踅到虚掩的房门前,偷偷向里张望。不会吧,有没有搞错,楚凯华居然看到的是一间什么装修都没有的房间,没有装饰,没有家具,只有一道铁栅栏。这难道是一个牢房?

里面太阴暗,楚凯华看不太清楚,但他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

“让我们先验验货吧。”这是康田胜男那老态龙钟的声音。

“你……你这是干什么?”晕,果然是阳子的声音,很急促,而且几乎带着绝望。

楚凯华正想进去,但隔壁房间好像有人走出来,他立刻蹲下身。绕着墙转到了这间牢房的背后。牢房背后正好是一座假山,楚凯华爬上假山,正好可以看到牢房的一扇气窗,透过气窗,牢房里的景像尽收眼底。

里面黑黑的,只点了几枝蜡烛。在微弱的烛光中。楚凯华第一眼就看到了阳子。她居然被绑在了一张石凳上。脸朝着天花板,绳子绑得很紧,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而且沿着她的身体四周,整块青石条板上插着一圈蜡烛。这些蜡烛离她的身体都只有一寸距离,只要她稍稍一动,就可能被蜡烛烧到。

一件原本宽松的婚纱被绑得凹凸有致,那一对坚挺的双峰都快把它撑爆了。这么性感的身材,任哪个男人都没法hold住了。楚凯华也得承认,就算是这种紧张时刻他也没有制止住底下小弟弟的醒来。

那个满脸满手老人癍的康田胜男正颤颤巍巍地向她走过去。手里也拿着一枝蜡烛。那抖动的火光,把他扭曲变形的老脸照得格外恐怖。

阳子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惊恐地看着那个老色鬼,他的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是一把剪刀,他把手里的蜡烛连同烛台一起放在了阳子的脸旁。由于感受到微微的热度,阳子吓得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生怕脸被烫到。

这时,康田胜男亮出了他另一只手里的东西——剪刀。他轻轻撩起婚纱的下摆,但由于被绳子绑住。他只能掀起一个角。

于是他开始用剪刀剪阳子的婚纱,剪得很细致。很慢。顺着勒进肉里的绳子间的空隙,一片片,一缕缕,一丝丝。

阳子尽管还在轻声叫喊,但她丝毫不敢放开喉咙,她怕身体稍微的抖动都有可能引火烧身。她的眼泪慢慢顺着眼角淌了下来。她已经闭上了眼睛,绝望地任由康田胜男摆布……

这时老色魔一把抓住了她左胸被绳子隔出来的一块菱形布片,罪恶的剪刀凑了上去……

不,不能再看下去了,这也太虐了。楚凯华差点一拳直接砸在气窗上。不过仅存的理智让他意识到这一拳下去。他的手只怕就要残废了。他只好回头寻找一件更合适的武器。

这时,只听阳子声嘶力竭地大叫道:“啊,楚哥哥,楚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楚凯华再也顾不得了,顺手捡起一块石块向气窗扔去。

“哐啷”一声,玻璃被砸碎了,而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脑似乎也被石块一样的东西砸了一下,他仰面重重地摔下了假山,仰躺在地的瞬间,他看到了一只仍然握紧的拳头和一张熟悉的脸——那分明是黑本道的二当家麻里优木的脸。

他昏了过去……。

等到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倒在刚才那间牢房的地面上。手和脚都被紧紧绑着。相比于对阳子的绑缚,对他的捆绑就没有那么艺术了,他被绑成了一只粽子,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地面铺的是磁砖,透出一股阴阴的冷气。

他微微抬起眼睛,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他看到了躺在青石条上的阳子。她的样子让楚凯华顿时有种想喷鼻血的冲动——她身上的布片已经被康田胜男剪得所剩无几了,只剩下那一只黑色蕾丝的胸罩和黑色的小底裤还完好无损。在她白皙修长的身材的映衬下,这两件完好无损的掩盖物,反而让男人更容易想入非非。

除了楚凯华和阳子之外,牢房里只有那个老色魔康田胜男。

康田胜男注意到楚凯华醒了,他走到他面前:“小伙子,不错啊,听说上回就是你救了美奈子的姐姐,那个黑本道的大姐大,是吗?”

“你少废话,快放了她。”

“放了她?我可从来没有强迫她嫁给我。你们跑到庄园里躲起来的时候,有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逃跑,可是你们没跑。说明她嫁给我是自愿的。”

“自愿,你个老色鬼,老太监,你想得倒美。这么漂亮的女孩凭什么要嫁给你?”

“凭什么?难道不是我的魅力吸引了她吗?”

“你……”楚凯华气得苦笑了起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真是人贱合一,天下无敌了。”

老色魔走到阳子身边,轻轻地撸了一下她的脸:“美奈子,我的新娘,你长得真可爱。待会儿我们还要玩更刺激的呢,你是不是很期待?”

阳子羞愤地道:“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你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把神龙武馆的人和我姐姐暗算了,青田君也惨遭你们的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