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78反目成仇

卷14艳若桃李278 反目成仇

关键时刻,阳子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她知道自己只能以美奈子的身份来说话,否则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连累到在酒席上应酬的妹妹美奈子。

但她还是忍不住要一吐为快:“你们居然不觉得可耻,反而以此为要胁,让我嫁给你这个老色魔。谁不知道,你从四十岁开始就讨了四个年轻貌美的老婆,但她们都没有活满五年。现在你又想要害我了。”

康田胜男显然被揭了伤疤,有点恼羞成怒了。他恶狠狠地瞪着阳子,皮笑肉不笑:“别人都说京都姐妹花,姐姐是小辣椒,妹妹是小可爱。没想到妹妹也这么伶牙利齿,果然不愧是野田加原的女儿。

不过,无论你怎么骂我,最后都只能乖乖地接受这一切。你漂亮的脸蛋,火辣的身材,还有你最为宝贵的贞操,都将成为我享受的工具。如果要怪,你只能怪你那个半身不遂的老爸——野田加原。”

阳子错愕道:“这跟我老爸有什么关系?”

“哼哼,原本我想等把你姐姐也一起弄到手,让你们两个同时侍候我的时候才把我的仇恨和痛苦告诉你们,让你们姐妹俩在对你们老爸的深深责怪中,承受我的**。但没关系,你既然问了,我可以先告诉你,等你姐姐来了,我不介意再说一遍。”

“仇恨?两个组织的老大之间的仇恨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何必把组织的仇恨落在个人身上。”

康田胜男有些疑惑道:“没想到我的新娘居然可以如此淡然地看待这个问题,我对你更加喜爱了,我会更好地疼你。”说完,他阴邪地笑着。露出难看的大黄板牙:“不过我跟你父亲的仇恨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你听完我的故事,你就会可怜我,而痛恨你的父亲了。你们大概不会相信,当年,野田和我都是水口组底下的小混混。”

阳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你……你竟然也曾经是水口组的成员。那现在为什么倾尽全力要消灭水口组。”

“等你听完我的故事。你就知道我该不该这么做了。当年,我和你父亲一起吃喝玩乐,一起打砸抢烧。虽然无恶不作,但是我俩情同兄弟,生死与共。

但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而改变了。有一次,我们俩刚洗完澡从澡堂里出来,看到七八个黑本道的小混混,在福源街街边围着一个美女在骚扰。

她长得太完美了,我们都被她的美貌惊到了。于是我俩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从黑本道的人手里把她给抢了出来。她是一家酒吧推销啤酒的促销员。因为长得太漂亮。经常被人骚扰。为了不让其他小混混再骚扰她,我们就把她安排在水口组的一家赌场工作,让兄弟们都罩着她。

于是我们三个成了众人皆知的好朋友。经常一起玩,一起吃,一起找乐子。但是我和你父亲野田都没想过要把她占为己有。直到我开始对她萌生了纯真的爱情……”

“爱情?”楚凯华和阳子两人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怎么,不相信?是不是‘爱情’这两个字眼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啊?你们以为我从来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老头吗?不,我也曾经想得到真正的爱情,于是开始热烈地暗恋那个女孩。我忘了说她的名字——真美惠。”

楚凯华接口道:“然后你就和野田加原两个人抢夺这个真美惠。最后反目成仇……”

“小伙子,你的想象力太差劲了。不过也不能怪你。当时靠我的脑筋也不可能想象到后面的变化。如果当时我能预感到后来发生的事,我就绝不可能让它发生了。

有一天,当时水口组一个科长到赌场去玩,这个老色鬼看到了真美惠。于是当夜就想把她带出去。我和野田两个都出面阻止,结果被科长手底下的人爆打了一顿。不过还好,乘他们打我们的时候。真美惠偷偷溜出了赌场。我们算没有白白挨打。

为了彻底避开这个色魔科长,我们干脆把真美惠藏在了乡下一个亲戚家里,给了她一些生活费,让她避避风头。但是两天后,当我一个人偷偷跑去看她的时候。那个亲戚居然说……居然说……”

阳子已经完全投入进去了,她急切地问道:“说什么?”

“他说真美惠早就被野田带走了。”

“这怎么可能,我父亲把她带走就没跟你说一声?他是不是把她藏到一个更好的地方去了。”

康田怒目圆睁道:“不错,当时我也是这么想。当我找到野田的时候,他说他把真美惠藏到了东京的亲戚家。但是”,他开始咬牙切齿:“过了两天,我手下的一个矮罗子告诉我他在那个科长家看到了真美惠。于是我想尽办法接近那个科长的住处。一天夜里,我悄悄地潜了进去,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阳子追问道。

康田的脸因为怒火而扭曲得更加厉害了,他突然拔起一根蜡烛,向阳子的小腹倾倒下去,几滴蜡油迅速滴到了阳子**的肚脐眼上。

“啊——你想干什么?”虽然蜡油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阳子被吓得脸色煞白。

“我当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动作。那个科长,把红色的烛油滴在真美惠的肚脐眼上。而真美惠也正是被绑在一块这样的青石条上,一丝不挂。”

“这……这怎么可能,她不是被我父亲送去东京了吗?”

“哈哈,你跟我一样天真,你就像相信上帝一样相信你的父亲,但你错了。我看到这个情景时,也犹如五雷轰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康田转过身,看着地上的楚凯华:“我也像你一样想冲进去英雄救美。但是也跟你一样,被他们抓了进去。”

“什么,难道你……”楚凯华灵光一现,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个圈套?

“哈哈哈”,康田胜男得意地大笑起来:“小伙子,你似乎也有问题要问我。在给你解答问题之前,请你先告诉我——你爱她吗?”他指了指阳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