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79被虐的扭曲

卷14艳若桃李279 被虐的扭曲

“我……”

说心里话,自从知道她为了自己的妹妹奋不顾身阻挡黑本道的时候,他就已经产生了爱意,何况她长得这么漂亮。尽管对他有些野蛮,经常拳脚相加,但他从她的吻中深深地感受到——她已经爱上他了。至于他,也已经被她独特的“女王”气质吸引了。特别是她经常在“女王”与“萝莉”之间快速地转换角色,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魅力。跟她在一起,他总是有种坐过山车的刺激。

至于什么“爱只能是单一的,排他的”这种论调,楚凯华向来嗤之以鼻。“博爱无涯”才是他爱的真谛。他可以爱林云儿,可以爱郭心美,可以爱萨琳娜、莫妮卡,他当然也可以爱已经把贞操给了他的美奈子,那他为什么不能爱如此有个性的阳子呢?

楚凯华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我爱她。”

阳子现在还在蜡烛阵里不能动弹,但是当她听到这句回答的时候,禁不住眼睛一闭,幸福地笑了。

康田胜男看在眼里,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哀伤和嫉妒,但他很快又恢复到阴险的表情:“好极了,我相信你。你是爱她的,因为你刚才做了跟我同样愚蠢的事,你力图通过一己之力来救你心爱的人。当时我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在导演,甚至包括我到这里来救人,是不是?”

“我喜欢你,小伙子,我喜欢跟聪明的人打交道。你说得一点也不错,其实你自己也应该想得到。听说那次在神龙武馆,你一个人对他们八十多个人。还能带着那个大姐大逃出升天。所以我们当然会把你作为照顾的重点。其实你今天在酒店里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眼睛里。直到你开着车来到我的别墅。”

“怪不得,别墅的守卫这么松懈。而且几乎所有的门都是敞开的,我可以任意搜索任何一个房间”,楚凯华恍然大悟:“那么那个男人,从书房走出来再走回去的那个,也是你们安排来给我引路的吗?”

“应该说这只是我的神来之笔。我正想让他去帮我取点东西,于是就顺带让他把你从地面带到了地下。”

我擦。没下限了,楚凯华居然一直是一只在玻璃瓶子底里跑来跑去的小蚂蚁,蚂蚁觉得自己走了很远的路,结果还是在瓶子主人的掌握之中。

“照你的意思,我一直在你的掌握之中,你随时都可以把我干掉,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里来?为什么要等我动手砸气窗的时候你们才动手?”

“我只不过是过了过导演的瘾而已,我正在导演的就是当年我救真美惠时的亲身经历。现在的你就是当年的我,美奈子就是当年的真美惠。而现在的我暂时充当当年那个阴棍科长。

就像当年那个科长在我面前表演虐待真美惠那样,我也要在你面前重现一幕。”

楚凯华急切地问道:“然后呢?这出戏最终的结局是什么?”

康田胜男突然开始颤抖起来:“最后,真美惠被那只禽兽折磨至死,而且是当着我的面。他们用火柴棍撑住我的眼皮,不让我闭上,让我看了足足三个小时,鞭刑、滴蜡、**、烧炭、群交、玩具、喝尿……你根本无法想象,当一个你深爱的女人当着你的面被人**强暴至死的时候。你是如何得痛苦。

我完全进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他们当时大概以为,我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了。我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于是把我放了。直到现在,我自己都难以想象,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楚凯华和阳子听得都惊呆了,他们好像还从来没有听过比这更震撼的人间惨剧。以至于他们几乎都忘了自己也成了这出惨剧的演员。

康田胜男继续道:“可是我活下来了,坚强地活下来了。此后的二十年。我几乎过着像蟑螂一样的生活。知道吗,一只蟑螂在被切掉头部的情况下,不吃不喝还能存活5-7天,我觉得我活得比蟑螂更顽强。让我活下来的理由只有一条——复仇。

一年后,那个科长就被我碎尸万段了。他的片片残骸已经被我扔进了太平洋,早就变成了鱼的粪便。

接下来,我要找另外一个人报仇。”

“野田加原?”

“不错,小伙子。看来身处我的位置,你也会想到那个真正的大仇家。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后来,我找到了野田,问他为什么要跟我说把真美惠送到了东京,却把她交给了那个科长。

他居然解释说是为我好,为了不让我得罪科长。说科长要取我的性命,他才在无奈之下把真美惠交出去的。

我当时还找不到证据来反驳他。但是后来,我渐渐看懂了。他成了那个科长手底下的红人,出入相随。不久科长就发达了,成了水口组的老大,野田自然也就坐上了第二把交椅。而那个科长当水口组老大才几个月,就被我干掉了。

没想到这倒反而帮了野田加原的忙,他名正言顺地接替科长坐上了水口组老大的宝座。从此,想要找他报仇就变得难上加难了。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而且他也知道那个科长是我干掉的,所以开始追杀我,想要赶尽杀绝。

我在水口组已经呆不下去了,只好投靠了黑本道。而黑本道一直致力于在黑道上跟水口组抗衡。而这也正好符合我报仇的初衷。于是我使出浑身解数,用我的大脑和鲜血,为黑本道打下了一片江山。在我接手黑本道之前,它已经成为全日本第四的大组织了。

我接手这五年来,黑本道已经串升至第二大。任何领域的老二都不会甘于老二的位置的。所以,无论是从组织还是从我个人的利益出发,我跟野田的决斗已经箭在弦上了。”

楚凯华轻蔑地道:“我看你根本就是借着什么爱人被杀的仇恨,乘机上位。你所谓的仇恨只不过是你杀死原先水口组的老大,叛逃出水口组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