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80女体试验

卷 14艳若桃李280 女体试验

“住口!混蛋!”这句话显然激怒了康田胜男,他突然狠狠地一掌拍在青石条的一个角上,“啪”的一声闷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个青石的角裂了开来掉到地上。

楚凯华是亲眼所见。阳子虽然不能动看不到,但她感觉到身下的震动,听到了石块落地的声音。两人都吓呆了。没想到这个长满老人癍的老头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看来他们太轻敌了。这也解开了楚凯华的一个疑问——阳子这个武术冠军居然被绑在了这儿,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明显不是康田胜男的对手。

那么他刚才自述杀掉科长,与整个水口组为敌的事情看来也是真的了。凭他这身功夫,成为黑本道的老大也应该是信手拈来的事。

楚凯华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颤颤巍巍的老头,深知自己遇到了强敌。

康田胜男深吸了一口气道:“等你听完我的计划,你就会明白,对我来说是做黑道的老大重要还是为爱人报仇重要了。

原本我曾经想让野田速死,我一直在精心筹划着。直到有一天,我终于逮到一个机会。野田的老婆在产房待产,而野田为了不影响老婆的情绪,决定独自一个人守护在她旁边,旁边没带保镖。”

“啊!”阳子一声轻呼:“妈妈?你是说我妈妈吗?”

“不错,当时待产的正是你的母亲。等我到达的时候,你母亲已经把你们姐妹俩生了下来。你母亲和野田那个高兴啊。你可以想象,当时我的感受。我几乎愤怒到了极点,我一生最大的仇敌居然可以得到如此多的幸福。而我却被上天注定,一生都无法从我所爱的人被虐至死的场景中解脱出来。

我拿着早已准备好的一把短刀,准备冲进去把野田、你的母亲和刚刚出生的孩子一举消灭……”

“不要——”阳子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她听得太投入了,就像已经看到即将发生的惨剧。

康田没有理她,继续道:“但是,当我就要推门而入的一刹那,我突然听到你的母亲说道:‘你看她们多漂亮啊’。而野田回答道:‘是啊,好漂亮的姐妹花。他们是上帝赐给我的最大的财富’。

这时一道灵光从我脑迹闪过,我急忙收回我已经跨进病房的脚,把门重新关好,匆匆地离开了。”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你良心发现了?”阳子不解地问道。

楚凯华别的不行,但是猜坏人的心思他一猜一个准,所以他从来也弄不清自己算不算好人。这回,他显然又看懂了,于是淡定地对阳子道:“良心发现?你也太天真了。你居然还指望他会良心发现!我猜他是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折磨你父亲的方法。所以他才突然中止了他的灭门计划。”

“嗬嗬嗬……”一阵尖厉的像是惨叫一样的笑声从康田胜男的喉管里发了出来:“我太喜欢这个小伙子了。没错,我确实是想到了更好的计划。而为了实施这个新的计划。我整整又等待了二十年。

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可以实现它了。而现在我正在享受我的胜利果实。”

说完,他用激动得有点颤抖的双手从阳子的大腿开始,向她修长的小腿方向慢慢摸了下去,直至她**的脚踝。不过他似乎不急着对她动粗,很快又把手从她腿上移开。只是用眼睛满足地欣赏着他到手的猎物。

楚凯华道:“你是说你想把对野田的仇恨报复到他女儿的身上?”

“不错,至于报仇的方式也很简单,我要把那个科长用在我的真美惠身上的所有手段都同样用在她们身上。当年我的真美惠死的时候也是二十岁。所以我要让她们也长到二十岁。”

“她们?你是说除了美奈子之外,你还想把她姐姐阳子也折磨死吗?”

“不错。这是利息。这是我等待二十年的利息。这也许就是上帝的安排,他让我的仇人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于是用在真美惠身上的刑罚我就可以双倍奉还给他了。”

“那么,就算是为了报仇,就算这一切都是合理的,可是你怎么解释在二十年里弄死了四个完全不相干的女孩?”楚凯华正在努力找他的弱点。他是想让康田胜男的复仇行为缺乏正义感,从心理上先动摇他。

“我要尽量让我的惩罚延长。我不想让这对姐妹花很快就死去。所以先后找了四个女人来做我报仇之前的试验品。从她们身上,我可以搜集到第一手的实验资料。”

阳子厉声道:“卑鄙!你居然为了你所谓的虐待人的计划,将四个活生生的人当成了试验品。你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少对我说教。如果你眼睁睁地看着你的爱人在三个小时的**之后香消玉殒,你也会这么做的。”说着,康田胜男突然转身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了楚凯华的脸上。

阳子听到声音。连忙叫道:“你干什么?不要伤害他。”

“哈哈,心疼了。但这只是一个耳光而已,如果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让别的男人把这个小伙子**至死,你会怎么做?”

阳子立刻大叫道:“不,不要,是我父亲得罪了你,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伤害他。”

“哈哈哈,这样就受不了了?放心,好戏还远没有开始,我现在不会让任何人先死。我经心排练了二十年,你们是这出戏的主角,更是这出戏最好的观众。现在我应该让另一位观众出场了,他可是观众当中的vip贵宾,我做的所有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他。”说完,他两手一拍。

牢房的铁栅栏被打开了,进来的是麻里优木,他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头,也有六十岁了。老头张着惊恐的眼睛看着牢房里的一切。他的眼睛终于停在了阳子身上:“阳子!阳子!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怎么会被弄成这样的?美奈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