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82哪吒闯祸

卷15杀虐鲜血282 哪吒闯祸

“你是哪位尊神啊!”

“我是……”

楚凯华等不及了,连忙打断,他看到康田胜男的手已经掀起了那黑色底裤的边缘,都快看到鼠蹊部位粉嫩的所在了。

“快,什么也别说了,别让那个老头碰那个美女。”

“美女……哦,明白了,这个简单,用我的宝塔先把美女罩住就行。”

话音未落,只见康田胜男抓住内裤边缘的手突然像触电一样地震动了一下,他连忙把手往后一缩,手里的剪刀也掉在了地上。

楚凯华一看,立刻乐得大笑起来,居然还调侃道:“怎么,发鸡爪疯了,还是猪蹄被烤了?”

康田胜男没有理会他,而是重新拾起剪刀,向阳子再次靠过去。

“我看还是算了,你的生辰八字不好,想要报仇只好等下辈子了。”

康田觉得这是楚凯华在故意分他的心,于是他凝神屏气再次碰向阳子的小内裤,这回他是有了一些准备,所以当一股电麻的感觉向他袭来时,他抵死忍住不愿意缩手。这样一来,他就倒霉了。他就像一个明明摸住了滚烫的炉火却不肯松手的傻逼一样,手疼得一阵颤抖。

不过他哪里顶得住那宝塔三昧真火的灼烤,很快再次疼得摔了出去,这回就夸张了,他居然被摔出去三四米,重重地跌倒在地。他低头看他的手时,居然黑黢黢一块,像是被烤焦的样子。他差点没疼得叫起来。他颤抖着手眼睛死死盯着阳子的小亵裤,然后又扫了一眼美奈子、楚凯华还有野田加原。

“早提醒过你,别碰她,你偏不听”,楚凯华现在明显在落井下石了。他的嘴里又开始跑火车了:“老实告诉你,我也知道她是处女。你想,这样一位美处女,我能放过她吗?我不是没试过,可是不知道她有什么魔力,我一碰她就像触电一样。所以我也没得手。哈哈哈!”

阳子被拉了两回内裤,紧张得想夹紧双腿,但绳子绑得相当有水平,她的努力只是徒劳。不过她也知道现在她的那块三角地带已经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又被楚凯华这一番调侃,顿时羞得闭上了双眼。

美奈子因为经历过跟楚凯华“一吻换真身”的魔术,她默默地盯住楚凯华,想要从他脸上找到答案。但是楚凯华故意不去看她。

康田当然不信这个邪,他站起来再度靠近阳子。不过这回他似乎学乖了,把攻击目标由她的内裤改成了她的胸罩。但是当他的手甫一碰到她的罩杯,一股电流再次袭来。这回他不傻了,连忙撒手。

楚凯华看得清清楚楚,看来这神仙的什么塔真管用。他连忙在脑子里谢道:“感谢大大,您是哪位尊神啊?”

“我是李靖李天王啊。”

“原来如此,你是哪吒大大的老爸。你手里那叫什么塔来着?”

“八宝玲珑剔透如意舍利子黄金宝塔。”

晕,这么长的名字。不管了,有用就行。楚凯华拍马屁道:“好厉害的塔。好像是无形的诶。”

“不是无形,是你肉眼凡胎,看不见。”托塔李天王得意地道:“我这塔可是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送给我的。想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被我的黄金塔镇住,结果被他生生地撑破。于是我只好把碎片拼拼凑凑。重新回炉,回炉时加进了太上老君的金皮丸。

经过几千年的锻造,我这塔居然变得弹性十足。可以随意拉升变形。所以我现在把它像紧身衣一样罩在这位美女身上。你自己可以试试,摸摸那位美女。”

楚凯华心想:擦,想害我。我可不想变麻辣凤爪:“还是算了,那刚才为什么我叫了好几次,你才出现?”

“不瞒你说,都是为了我那小儿子哪吒。他又给我闯了祸了。这不上回他帮你得了个赛车冠军吗,回来后说得了灵感,非把车子的两只前轮换成他自己的风火轮。改就改,他还教我那里的宫女开车。开就开,他还非要把她们带出我的天王殿外去兜风。

结果好了,出车祸了,把人家赤脚大仙的脚给轧了。这赤脚大仙也是,平时从来不穿鞋的,正好今天,济公那个疯颠和尚从凡间给他拿来一只牛皮包,愣说那是只鞋,还是什么名牌——阿爹大屎的。

赤脚大仙就一只脚穿着这只牛皮包,在天界到处炫耀逛荡。这寸劲,哪吒开的车没轧到他的光脚,非要轧在那只穿皮包的脚上。你想,那凡间的皮包哪里经得起风火轮的辗轧,‘轰’地一下,就烧得只剩下一股焦味了。把个赤脚大仙心疼得,非让哪吒陪他鞋。”

楚凯华也觉得赤脚大仙做得有点过分:“我勒个去,好好一个赤脚的神仙,学人家穿什么鞋啊。难道阿爹大屎付他形象代言费了?”

“就是啊。还非让我赔个一模一样的。刚才我就是被他揪着,好不容易脱身来帮你。……不好……他又来了,我得赶紧溜……这塔先借你用了……”

“溜?你可不能溜啊,鞋的事我来帮你解决……喂!喂——你还在吗?这塔怎么用?”

靠,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姥姥,今天你值班诶,怎么可以擅离职守?楚凯华从脚底心冒上一层凉意,没了神仙帮忙,光一个变形塔有什么用啊?这事麻烦大了。

这时康田胜男已经对阳子束手无策了,他试着又去摸她的脸,他的手再次被弹了开来。现在阳子整个就是一通了电的机器人,摸哪儿哪儿麻。这可比铁布衫管用多了。

康田胜男看向了一边的麻里优木,此时此地,麻里优木是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他的意思是让麻里优木也来试试,因为这种现象也太不符合物理原理了。

麻里优木果然好奇地凑上前去,伸手去摸阳子的手臂,结果也像触电一样,手被弹了回来。他再试着摸向她的脚底,结果没有任何区别。

麻里优木突然叹了口气:“冤孽,这真是冤孽……看来……”他的脸上居然掠过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