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83分享妻子的色魔

卷15杀虐鲜血283 分享妻子的色魔

康田有些不快道:“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我看这回还是算了。”

“你说什么?算了?你难道不知道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我耗费了多少心血吗?”康田狠狠地瞪了一眼麻里优木,然后转头看向美奈子。

美奈子立刻蜷缩成一团,拼命向楚凯华怀里躲。

康田一步步走了过去:“看来那个躺着的确实不是我的新娘,这个才是。”说着,他一把拉起美奈子的头发,拎了起来。美奈子禁不住疼痛,一边惨叫着,一边跟着他走到青石条旁边。

楚凯华心中狂叫着神的帮助,但毫无回应。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他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得无助。日他个李靖,没想到楚凯华一世英名,今天载在这个混蛋天王手里了。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眼睛里喷着愤怒的火焰瞪着康田胜男……

而野田加原和阳子在旁边一个劲地大叫:“放开她,放开她,别碰她。”

野田甚至老泪纵横地哭求道:“来,都冲我来,无论你怎么凌辱我,我都接受,求你别碰她们。我作的孽,我加倍奉还给你!”

“想得美。我还没开始,你就求饶了。二十多年前,我也曾经歇斯底里地求过那个科长,把真美惠放了,但是得到的结果是什么?是什么?!”说着,康田胜男一把把美奈子按倒在地上,双手拉住她和服的两边前襟,“嘶啦”一声,那件白底上绣着樱花碎片的和服就撕成了两瓣,而美奈子也像一朵即将被辗碎的樱花一样,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瑟瑟发抖。

她的眼泪喷薄而出:“楚哥哥……姐姐……爸爸……救我……”

楚凯华听得心如刀绞。他拼命挣扎想把绳子挣断,但绳子只是把他的臂膀上勒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却纹丝未动。

康田胜男没有任何想停止的意思,周围人的反应反而让他更加血脉贲张,他开始张着嘴巴兴奋地喘息,额头和手上的青筋暴凸。瞳孔放大。他死死盯着美奈子娇嫩的**,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就像一条看到猎物的眼镜蛇。他把魔爪直接伸向了她粉红色的蕾丝半透明小内裤……

他的手一碰到内裤的边缘,美奈子更激烈地叫了起来:“丫埋,丫埋爹,求求你……啊……”

这种叫喊使康田胜男更加兴奋起来,他的两只手已经抓住了内裤的松紧带,缓缓而坚决地向下褪去,一边往下拽一边满足地欣赏着美奈子那种无助绝望的表情……

“嘭”地一声。康田胜男突然重重地一头栽倒在地上。他惊愕地双手撑住地面,吃力地抬起头。

楚凯华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循着康田的目光,他看到麻里优木握着拳头站在他身后。居然,是由于麻里优木的拳头重重地击在康田的后脑勺上,康田没有防备,前额重重地撞在地面上,才发出了那一记“嘭”声。一道鲜血从他额头缓缓淌了下来。

“够了”。麻里优木厉声叫道:“够了。我受够了。现在,只要一看到你**这些女人。我都像是在地狱里,被火焰烧灼。”

康田胜男惊讶地道:“为什么?你难道不喜欢女人?什么时候你成了护花使者?我对你不好吗?别忘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原本你只是个街边流浪靠偷钱包为生的小贼。而现在,在黑本道里,你是仅次于我的二当家。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

“不错。我是个贼。现在我也确实很荣耀。而且在一开始的那十几年里,我也一直追随着你,冲锋陷阵,快意恩仇。但是直到五年前,你娶了第四位妻子——小泽丽苑的时候。这一切都改变了。”

“小泽丽苑?你,你难道……”

“对你的所作所为,我从来没有不齿过,因为我自认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也需要女人。每次,当你把你的妻子抛给我们手下人,让我们尽情**的时候,我总是冲在第一个。”

楚凯华大叫道:“什么?这个老贼居然把自己的妻子让你们一起**,他就不怕戴绿帽子吗?”

麻里优木讥笑道:“不会,这个老家伙从来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他每次都会用各种不同的手段把这些处女破了,但从来没见过他真正跟哪个女人干过。他会用各种道具来对付这些女人,往往把她们折磨得死去活来。然后再把她们扔给我们这些手下。我们论资排辈地干这些女人。”

“我草,怪不得这些女人从来没有一个在这里活过五年的。她们是被你们这些禽兽活活折磨死的。”

“不错,在这个老鬼娶到小泽丽苑之前,我从来没有以此为耻。也从来没有设身处地地为这些女人想过。直到那一回,他娶回了小泽丽苑,同样地,他把她折磨得下身出血。然后,我抽得了头签,得到了第一个玩弄丽苑姑娘的机会。

我记得清清楚楚,她当时躺在我的身下,全身颤抖,美丽的脸庞吓得毫无血色。我就像往常一样把她扒光,然后压在了她的身上。我永远无法忘记,她那漂亮的眼眸里莹莹泪光的神情,不知是害怕,还是一种下意识,她居然紧紧地搂住了我的后背。

可以说跟我做过的女人有几十个,她们也经常搂着我的后背,甚至假装**。但不知怎么的,这一回,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我拼命做她,换了各种姿势,几近疯狂。但直到我筋疲力尽,我仍然没有达到原本很快就能达到的**。因为在我的脑子里,她那种泪水涟涟的神情一直扰乱着我的心神,我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来享受这具美丽而滚烫的**。

于是我放弃了努力,这还是我第一次**以失败告终。

丽苑姑娘自始至终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而是像一只逆来顺受的小羊羔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忍受着一切疼痛和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