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88万米高空的强爱

卷15杀虐鲜血288 万米高空的强爱

说时迟,那时快,楚凯华的念头刚形成就立刻实施起来。他稍稍放松手刹,还加了点油门,然后故意把方向盘顺着车子打转的方向继续猛打。车子转得更加起劲了。

这样一来,那些开枪的人顿时失去了目标,根本没法瞄准了。有人试着开了一枪,结果子弹没打到车里的人,反而打到了隔车而站的一个自己人。

正当黑本道的人没奈何的时候,车子转了五六圈之后,后尾重重地撞上了横在路中间的两辆车的衔接处,“砰”地一声巨响,两辆车顿时被撞得向两边分开,两车当中出现了大半个车身宽的空隙。

楚凯华目测了一下,虽然还不太够,但撞一下就应该没有问题了。

黑本道的人正准备包围过来进行射击,楚凯华一踩油门,车子向反方向一个猛冲,三四个黑本道的人被撞飞了出去。然后他一个急转,车子调转了车头,对准了那两辆横在路中间的车。

楚凯华一拉手刹,停住车,踩紧离合器,不松刹车,将车轮的转速加到了8000转。这时他突然一松离合和刹车,丰田像箭一样向路中间两辆车的空隙当中撞了过去。

“嘭——”,两辆车中间被生生地撞出一个车身的口子,一阵急震,让车里的人都一个踉跄。

楚凯华早就作好了准备,还没等车停住,他就已经踩下了油门,丰田擦着两辆车的车身冲了过去,两辆车兀自还在原地打转。

那几个枪手,除了被撞死的几个外,剩下的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等他们再度开枪的时候,丰田已经超出了手枪的射程。

不过丰田车还是受了点伤。左后座那边的车门连震带撞掉了下来。风呼呼地从车外吹了进来。那个位置正好是美奈子坐的,她吓得面如土色,双手紧紧抱住了楚凯华坐的那张椅子的椅背,比抱着楚凯华本人还要投入。

楚凯华突然问道:“现在几点了?”

阳子一看车里的电子钟:“十点四十。”

楚凯华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他让美奈子坐到了阳子身上,一对姐妹花紧紧搂在一起。漂亮的两对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楚凯华。楚凯华重新启动了车子。

“郭妹妹应该买到了十一点二十起飞去燕京的机票,去掉办理出境检查的时间,我们顶多还有十分钟。”

“十分钟开这么远的路?不可能?”阳子疑惑道:“平时至少要二十分钟呢。”

“你们坐好了……”

一辆缺了个车门,前凸后翘的丰田豪华破车,在通向关西国际机场的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

……

总算一切顺利,郭妹妹、美奈子、阳子、楚凯华四个人都坐上了直飞燕京的飞机。上飞机前,阳子向管家老头交待了几句,总体意思是把武馆关了。让武馆的人这段时间都各自行动,不要大规模聚集,以免引起精方的怀疑。不过除了精方外,黑本道已经不足虑了,因为他们的老大老二都已经玩完,根本无暇继续跟水口组作对了。

……

飞机总算起飞了,四个人才算松了口气。

楚凯华感到**有压力,他起身去洗手间。谁知他刚进去。想转身关门的时候,后背被推了一把。他一个踉跄,连忙撑住了洗脸池。身后响起了关门声。

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他只觉得身后两只柔荑绕住了他的“纤腰”,紧紧抱住了他。飞机上的洗手间相当得窄小,他转个身都不容易。

不过,他已经闻到一阵梅花的香气。这个香味他很熟悉——阳子。一上飞机。他就感觉阳子看他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好像经历过这么一场生死大劫后,她对他的看法有了什么质的改变。

他转过了身,果然是阳子。

“你……你想干什么?”

阳子什么都不说,一把推住了楚凯华的胸口。把他逼得几乎是坐在了洗脸池上。然后用左手食指的指关节托住了他的下巴,把他的下巴高高地抬了起来。

晕,这是什么节奏,哪有女人对男人做这种动作的。还没等楚凯华开口,阳子突然双手围了个圈吊在他的后脖子上,把他的头往下拉。

楚凯华稍一低头,两片馥郁芳香的樱唇就紧紧地跟他的嘴唇对接了。他俩其他没干过,接吻总算也练过几次了,尽管这次是他被她强吻。好,吃亏就吃亏,谁让楚凯华天生肚量大呢?

他正想主动伸过自己的舌尖,谁知一道香舌已经伸了过来,赌住了嘴巴,那么温润,那么滚烫,那么香甜……

按照楚凯华的节奏,后面应该是他把她猥亵一番,然后两人装作没事人似的走出洗手间。可是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只见阳子二话不说,双手直接伸手解他的皮带扣。

“不会,在这儿,你想要……”

“没错,你给我听好了,我可不是你的其她女人。以后只要我想要,我就必须得到,你听明白了吗?”

“这……这里太……太小了?你确定想要?”

阳子头也不抬,“粗暴”地把他的皮带解开,他的大前门已经大畅。她甚至没准备让他脱内裤,而是想直接把他的东西从内裤边上掏出来。

“你……大姐,慢点,这可是在一万米的高空啊。你确信要高空作业吗?”

阳子理都不理她,她终于找到了那个不分场合,不管条件都能硬起来的家伙,把它生生地拽了出来。然后她突然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一口咬住。

楚凯华顿时从喉咙里发出畅快的狼叫。但还没等他好好享受,他突然感觉不对。因为那里传来一阵尖厉的疼痛。

“大姐……小姐……你在干什么?”

“难道不是这样吗?”她含混不清地问道。

晕死,这纯粹是个雏,估计a片也看过,但只看到那些女优漂亮的嘴形,并不知道她们嘴里丰富的“内含”。所以,她用的不是舌头,居然是牙齿。

天哪,楚凯华吓出一身冷汗:我人生最大的快乐源泉,差点在这万米的高空与母体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