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89推倒三观的两性观

卷15杀虐鲜血289 推倒三观的两性观

不过,楚凯华在这方面绝对是妇女们的良师益友,特别是对待阳子这种刚入学的新生,他一向是苦口婆心,诲人不倦的……

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啦,楚凯华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用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阳子就立刻明白了。她羞红了脸,明白了嘴里的“内含”,低头开始学以致用。

楚凯华这才享受到那种生涩的服务。但他时不时地还要担惊受怕,随时准备他的小弟弟离家出走。

五分钟后,楚凯华已经血脉贲张,不能自已了。

他把阳子搀了起来,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上飞机前,阳子和美奈子都换上了旅行包里的衣服。现在阳子已经是一身标准职业套装了。楚凯华伸手撩起她的裙子,想去脱她的内裤。谁知,阳子居然冷冷地道:“我有说过你可以这样了吗?”

“你……难道只许你脱我的,不许我脱你的?”

“当然,你们男人天生就是我们女人的玩物”,她妩媚而轻蔑地看着楚凯华:“我让我妹妹占有了你,我也允许其她女人占有你,但你不许占有女人。听懂了吗?”

楚凯华的三观哟,他生下来就没听过这么有创意的两性观。不过回想起来,阳子倒是一直在实践着她这种观念。确实是她对他下了药,然后让美奈子把他诱激ān了。而她自己的初吻也是在她自己的要求下,他才有机可乘。

还记得初吻之后,她立刻关照他去陪美奈子。看来在阳子眼里,他就是女人的玩具,什么时候想要都可以。但男人不能提要求。

他今天帮助她渡过了生死劫,而后果是让她觉得他更有魅力了。她决定——含了他。

丫埋爹,丫埋爹!

但阳子毕竟是个雏,她还以为楚凯华可以在她的舔弄之后瞬间达到**,以完成她所谓的占有他的目标。但楚凯华好歹也是久经战阵的,哪里就这么容易缴械投降。一个月前,林云儿在智利就不止一次地想要达成这个目标。但收效甚微。

更何况现在是这种高空作业,飞机上的洗手间诶,你以为是泡澡的浴缸啊?

弄了半天,阳子没有成功。她张着有点酸的嘴巴,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楚凯华,大惑不解的样子。

楚凯华一方面觉得她好可爱,另一方面又觉得想笑。于是他居然真地笑了起来。

“啪”,这是水口组的一姐啊,出手当然快。楚凯华摸着有点烧烧的脸颊。委屈辛酸,但又有点逆来顺受的吊丝样。

阳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站直身来,抚摸着他的脸颊,轻声道:“疼吗?”

“不……不疼。”

阳子突然又由晴转阴,质问道:“那你刚才笑什么?是不是笑我没有本事?”

“晕,不笑就不笑,那我哭可以吗?”

阳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娇嗔道:“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这人向来习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能让我……让我……”说着。他已经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又伸手到她背后,想要拉开她米色短裙的拉链。阳子半推半就地想让他摸几把,培养一下情绪,然后准备再对他来个强撸。

谁知,他刚把拉链拉开。手才刚刚伸进她的底裤,外面就敲起了门。居然是郭心美的声音:“楚哥哥,你在吗?”

这可怎么破?一男一女共用一个洗手间,难道可以解释成是空中小姐给安排的?

不过今天楚凯华真有点冤枉,好像什么都没得到呢。就被抓了个现行。他只好先把阳子的拉链拉好,然后打开门。

郭心美显然是有备而来,她居然没有太惊讶,而是很淡定地看着洗手间里的两个人。一脸求科普求解释的表情。

这时候楚凯华才感觉到做女人真好。阳子只是脸红了一下,闷着头走了出去。而当楚凯华也想跟着出去的时候,郭心美的**一伸,把他拦在了里面。

她两手一叉,饶有兴致地盯着他。这时,一名漂亮的空中小姐经过洗手间门口,看到两人的样子,感到莫名其妙。但又不好说什么,只是好奇地盯着楚凯华看。看来,她也认为是他的错。

晕,这世道怎么了,怎么一有事就肯定是男人不对,还有天理没有?

……

有没有天理先不管了,反正当楚凯华再次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他的手臂上多了几道指甲痕。

……

落到地面,早就已经有李俊和胖子他们几个侯在机场接机了,那个爱车如命的陈新也来了。他是来感谢楚凯华的。那一千万他已经还给债主了。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帮助楚凯华夺得“华北车神大奖赛”的冠军,觉得这样才能表达他对楚凯华的谢意。

李俊他们见过郭心美,对她的美艳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两位东瀛美眉的风味让他们顿时有种吊爆的感觉。这长相也太华丽了,妹妹温柔婉约,胖子差点直接跟她打日本招呼——丫埋爹。而姐姐的英姿让这些吊丝们更有种可远观不可近玩的魅力。

他们连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这回他们可真服了,看来楚哥真不是一般人。

凌晨四点,郭妹妹、美奈子、阳子和那个她们都爱着的吊丝男乘着出租车,从燕京机场来到了林云儿的住处。安顿好两位日本mm,郭心美一个劲地催促楚凯华到她的住处去。

美奈子明知留不住,还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楚凯华,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勾死人不偿命。

楚凯华抖抖豁豁地向郭心美道:“其实……其实把她们两个放在这儿我有点不放心。”

郭心美立刻打住他的歪念:“这里可是中国诶,你有木有搞错?难道还怕什么黑本道白本道?”

“我……”

“哼”,郭心美一把把他拉到厨房间掐着他的胳膊道:“你是不是皮又痒了?刚才在飞机上的事还没解释清楚呢!你又想……”

“可是,美奈子她……”

“你敢胡思乱想!别以为我当时同意你得到了她的第一次,你就以为她也是你的人了。那是我可怜她要跟黑本道的老头结婚了,才同意你们俩有了那一回。以后你就别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