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93美女服务生

卷 15杀虐鲜血293 美女服务生

“别啊,你刚才说什么?赌博?你也好这一口?”

“那是!我们天界,不管是你们东方还是我们西方,什么神都有,就是没有赌神。那是因为我们人人好赌,谁也不服谁,所以谁也没敢叫自己赌神。”

“那你能帮我出个老千吗,我待会儿让我面前三个女人赌一把,我要让我左手边这个叫阳子的美女赢,你能做得到吗?”

“这……我没试过出千。在我们神界,谁都不敢出千。大家都是神,靠什么障眼法来出千,一点用都没有的。不过,要对付你们人界我倒是可以试试。你准备怎么玩?最好跟我的老本行——酒有关。”

楚凯华看着吧台上的几只酒杯,突然灵光乍现:“有了,酒神大哥,你能控制住酒的走向吗?”

“什么意思?”

“就是让酒怎么晃都不会被洒出来。”

“这也太简单了,我呵一口气,就能把酒冻成冰块,那就不会洒出来了。”

楚凯华连忙道谢。

然后他对着美女们振振有词:“其实谁跟我去都有可能遇到危险,我原本是想让李俊陪我的,但是组委会规定必须是个女的。所以我没办法才会让你们去冒这个险。

既然你们都愿意冒这个险,我就要考考你们的平衡能力了。因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可没时间照顾你们。你们坐不稳就会给我添麻烦。这样吧,你们三个人比赛端酒,看谁的平衡能力好,明天就坐在我旁边。”

“怎么端?”美奈子兴奋地从厨房间跑了出来,她曾经做过酒店的服务生,感觉遇到了自己的强项。

郭心美有点不服气地道:“哼。谁怕谁?”

阳子不置可否,其实她内心也很期待,因为她有武术功底,所以对这种平衡能力的考核觉得很有趣。

楚凯华站了起来,拿着一只空酒杯,开始示范。路程是从吧台起步。绕着餐桌转三圈,然后回到吧台,把酒杯杯底叠放在另一只酒杯的杯口上,就算完成。

三位美女立刻来了兴致,跃跃欲试。但是楚凯华叫道:“停,我还没说完,必须蒙住眼睛。”

这句话不但没让三位美女为难,反倒让她们更兴奋起来,这挑起了她们的玩兴。美奈子和郭心美居然同时在他的左右两颊一个香吻。

楚凯华先在杯子里倒上一整杯红葡萄酒,但离杯沿尚有半厘米左右的距离。

美奈子递上了自己的手帕:“我先来。”

楚凯华用散发着樱花香气的手帕帮她把眼睛蒙上。郭妹妹不太相信他,还亲自进行了检查,确保没有透出一点光。

美奈子抿着嘴,屏住笑,端着酒杯,小心翼翼地绕桌三圈,回到吧台。但是把这满杯的酒放在另一只空杯上面。并且是蒙着眼睛的,难度就不小了。关键是放上去之后不能倒。那就要求,装满酒的杯子的中心,必须与空杯的中心完全契合。

在做服务生的时候,美奈子经常摆香槟台,就是把杯子叠放到十几层,然后往最上方的酒杯里倒香槟。让香槟酒溢出最上面的杯子,漏到下面一层,等下面一层溢满,再溢到下面一层……所以对这种搭酒杯的技术她相当熟悉。果然,没几秒。她就放好了。

她把蒙在眼睛上的手帕一拉,看着稳稳地放着的酒杯,高兴地拍起手来:“成功了,成功了!”

郭妹妹噘起小嘴,轻声喃喃道:“有什么了不起的。”说着她拿出了自己的手帕,递给楚凯华,冷冷地道:“来吧,该我了。”

楚凯华小心翼翼地把带着熏衣草味的手帕缠在她的眼睛上,轻拍了一下她的背部,轻声道:“开始吧。”

郭心美在这方面的业务水平果然不如美奈子,绕桌子转圈的时候就特别慢,好不容易完成走向吧台的时候,居然不小心在椅子角上绊了一下,不过她凭着她的第六感,居然没让酒洒出来。

但在最后放置酒杯的时候,她明显没有经验,虽然杯子没倒,但酒晃得厉害。等她拉开手帕看的时候,下面那个空杯里有了一丝红色。那是从上面的满杯里晃出来滴到下面的空杯里的,特别明显。

美奈子连忙拍手道:“翻了,翻了!你输了。”

郭心美小嘴噘得半天高,狠狠掐了楚凯华一把,楚凯华一声低吟,叫得那么“性感”,阳子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阳子也拿出了自己的手帕,淡淡的梅花香沁人心脾。楚凯华不动声色,也帮她把手帕系好。她从小就练武术,扎个马步一扎就是半天,底盘功夫相当了得,所以绕圈当然没有问题。到了放酒杯的环节,她尽管不是服务生出身,但练习射击的时候,往往也是手端平不动,一下就是一两个小时。所以她也轻松完成了。

楚凯华无奈,宣布郭心美第一轮淘汰。

然后他又往杯里倒了点酒,这回,酒杯已经完全没有了余地,液面由于张力作用,已经呈穹顶形突出了杯口。别说是端着绕圈走,就是端着不动,由于手的律动也会将酒洒出来。

美奈子这下有点为难了,不过她还是让楚凯华蒙上了眼睛。轻轻端起了酒杯,蹑手蹑脚地开始绕圈。原本绕圈的时候,由于惯性作用,酒保持着某种平衡。但当绕完圈改走直道的时候,这种平衡状态被打破,酒洒了出来。感到**在手心的湿感,美奈子的心一紧,站住不动了。

郭心美连忙兴高采烈地拍手道:“好啊好啊,输了输了,你也输了。”

美奈子放下酒杯,拉掉手帕,两行热泪已经顺着脸颊淌了下来。她想扑进楚凯华怀里撒个娇,但碍于郭心美在侧,只好往姐姐怀里一扑,大哭起来。

楚凯华冲着阳子挤了挤眼睛。阳子看懂了,乘着郭心美在一边对美奈子幸灾乐祸的时候,她向他靠近了两步。

楚凯华轻声道:“等会儿你端酒杯的时候可能会感到一股冷气,你只当没有感觉,明天,我想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