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94花瓶陪驾

卷 15杀虐鲜血294 花瓶陪驾

说完,他抬起头假装咳嗽了一下,前后用了不到十秒。阳子感到很意外,但又好像没完全听懂。

轮到她了,说实话,如果论实力她也是完不成的。就那杯子放在桌上都感觉要溢出来的样子,别说是拿在手里走了。

她端起了酒杯,果然感到特别凉。但又不是冷得像冰的感觉。这是楚凯华跟酒神说好的,让他把酒杯顶层的酒冻了一层,就像一个盖子一样盖在上面。就算是个小孩子,来操作这个过程也不会撒出一滴酒来了。美奈子和郭心美都惊呆了……

阳子从眼睛上摘下手帕,看了楚凯华一眼。楚凯华向她挤了挤眼睛。

愿赌服输,阳子顺利取得明天做花瓶陪驾女的资格。两位失败者只好想办法来挽回颜面,于是不约而同地冲向了厨房,开始争着做好吃的,尽显她们的手艺。

阳子向楚凯华眨了眨眼睛,向阳台走去,楚凯华跟在后面。

一到阳台上,阳子就迫不急待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让我赢?”

“我……”楚凯华的原意是因为她见过世面,处变不惊,但他不想说实话,而是戏谑道:“我要报仇。”

“报什么仇?”

“你在飞机上把我强了,我要让你知道我驾驶技术的厉害,让你亲眼目睹我的风采。”

“切”,阳子不屑道:“就凭你,你永远给我记住,你只不过是我的玩物。”

楚凯华不禁想起那些爱情动作片里的镜头,心道:玩物就不必了,玩具可以不?

阳子接着问:“我倒是想知道你刚才是怎么帮我的。要不是你耍了什么手腕,我肯定会把酒洒出来的。”

“那是个秘密。现在不能说,除非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楚凯华****地笑了:“让我……让我把你占有一次。”

“不可能。我对你的秘密根本不感兴趣”,阳子犹豫了一下道:“不过,要让我做你的陪驾,你可得给我争口气,你必须拿第一。不然,你就永远是我的玩物……如果你明天能得第一。我就……我就答应你一次。”

“好,一言为定。”楚凯华没想到他刚才偶然帮了一回阳子,却有可能从此改变她奇葩的两性观。

……

第二天,楚凯华和郭心美在她的租住屋睡得正香的时候,先是那对东瀛姐妹花来了,她们是来送早点的。日式传统早点——米饭,纳豆,煎三文鱼,生鸡蛋。味噌汤。大家坐下来一起吃的时候,李俊也来了。他是专门来接他们一起去赛车场的。

……

赛车场,已经人满为患了。据说光门票就得每张一千块。一个地下赌黑车的比赛,居然可以明码标价地卖票,这幕后的势力真是逆天,估计权势可以直达中央了。

而那些真正的大赌家都在背对太阳的南边一座四层楼高的观景台上观看。里面被隔成许多小间,空调、冰箱,健身设备等等一应俱全。

李俊花了整整三万才买到其中一个房间两小时的使用权。房间靠赛场一面的墙是全落地玻璃。通过望远镜,赛道的每个角落可以尽收眼底。

稍作休息。他们几个人就去了验车大厅。陈新早就在那里调试了,看到楚凯华过去,他把验车证递给了他:“车神,今天就看你的了。”

李俊抢着替楚凯华回答道:“那还用说,第一名,那是杠杠的。实话实说吧,我也在楚哥身上押了不少银子呢,哈哈!至于你,今天开始你就是中国第一改车高手了,还请陈大能今后多多关照啊!”

陈新也知道楚凯华的英雄事迹。对他崇拜得像什么似的,他这辈子的梦想就全在楚凯华身上了。郭心美和美奈子对赛车原本不感兴趣的,但既然是他们的楚哥哥参赛,当然也希望他能赢。

阳子就更不用说了,作为花瓶陪驾,她刚刚换好了一身漂亮的红色赛车服。但说是赛车服,不如说是暴露装更合适。上面无袖,露脐,低胸,下身是一条红色齐b小短裙,随着**的扭动,从底下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红色小内裤。加上她娇媚的脸蛋,冷若冰霜的表情,立刻成为全验车厅的焦点。

整个验车大厅立刻传来一阵小混混们响亮的口哨声。小混混们向她围拢过来。要不是李俊这边也带了十几个小弟来压场子,只怕就要出事。

楚凯华顿时想淌鼻血,想起她在飞机洗手间里努力“工作”,还时不时抬头看看自己的反应的那个场景,他甚至有种假**的感觉。

郭心美发现了他的反应,小嘴一噘,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他,戏谑地道:“先擦擦吧,口水都下来了。”

楚凯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一切正常,他们通过了验车程序,将车子停上了赛道。

根据分赛区各车手的成绩,楚凯华排在了第六的位置上,他的车号是6号。十二辆车已经全部就位,每位车手身边都有一位养眼的美女。

但阳子显然力压群芳,全场男观众的目光都盯住了这道女神风景,狼光四射。楚凯华顿时感到有点“亚力山大”。他心不在焉地点燃引擎,加转速,热车暖胎……

随着美女赛车宝贝手中信号旗的下落,所有车子都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起点线。

这是楚凯华第二次应对这个场面了,总算没像第一次那样卡在起点线不动窝。但是哪吒教他的只是驾车的技术,而没有赛车的经验。

上回他是靠着一股冲劲和一点运气才得了个分赛区第一,而今天这里才是真正一流高手之间的较量。不仅要靠技术,还要靠丰富的比赛经验。楚凯华显然遇到了一个瓶颈,他只会开车,不会比赛。于是他一会儿加速开到前三位,一会儿又被人甩到了后面。赛完6圈之后,他的优势始终没有确立。

阳子有点挂不住了,脸上露出了一些不耐烦,但她在赛车一道也是门外汉,问出来的问题也很业余:“你怎么回事啊,我看过你开车水平很好的,怎么一会儿前一会儿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