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96动力滑移

卷 15杀虐鲜血296 动力滑移

在无人阻挡的情况下,楚凯华果断迅速拉近了与1号车的距离。没多久,他的车已经紧紧贴住了1号车的车尾。

眼看那最后一个超越即将爆发,楚凯华调匀了呼吸,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而阳子完全屏住了呼吸,她忍不住转头看了看他,眼神中流露出“女王”不该有的那种柔情。

楚凯华先是利用弹弓效应,紧随在1号车后面,他在等待着机会。终于等到了连续三个急转弯的弯道。他先是一个向外急拉,造成自己要在外侧超车的假象。果然,1号车中计,也向外侧挤过去,想要封住他6号车的路。

楚凯华看到1号车有向外侧挤过来的动作,他狡猾地笑了一下,同时向内侧急打方向盘,试图通过内侧进行反超。谁知,对方车手是个经验丰富的绝顶高手,哪里会上他的这种当。还没等楚凯华调好位置,1号车早就甩过了车头冲向内侧,死死锁住内侧前进的道路。

1号车的车尾与6号车的车头只有三公分的距离了,楚凯华惊出一身冷汗,而无线电里也传来两位美女的惊叫“啊——”。而阳子早已花容失色,眼睛都闭上了,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楚凯华连忙一个紧急刹车,gtrs赛车车胎紧急擦地,整个车身横了过来,在原地打了一个360度的转,而车尾由于转得太快,甩到了车头前方,直接撞到了1号车的车尾。幸亏两位车手的水平都是绝顶,没有完全撞实。

只要两位车手稍有迟疑,两辆车肯定当场报废。饶是这样,两辆车还是都受了些轻伤。不过轻伤不下火线,更何况是这种生死较量。

撞击的一瞬间。赛车场一片静寂,整个世界都像是停止了。过了整整五秒钟,观众席上才发出异口同声的“啊——”的一声惊呼。

1号车的陪驾是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亚欧混血美女,她居然不失时机地转回头来,朝着楚凯华竖了一下中指。

楚凯华咬了咬嘴唇,恶狠狠地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阳子也看到了。她握紧拳头一拳砸在驾驶台上,牙缝里迸出两个字:“贱货!”

楚凯华迅速调整好车头,再次冲了上去。这回他采用了反向截杀。他乘着对手在漂移过弯的时候,故意放慢车速,他想让对手误以为自己要小角度内侧超越。

1号车果然被迫中断漂移,迅速地减速,回封内侧赛道。楚凯华一看奏效,果断踩下油门向外侧一个急扑,一个漂亮的漂移。眼看着楚凯华的车头已经稳稳地超过了1号车的车身。

但6号车毕竟在外侧,必须要整车超越才有可能完胜。但1号车在车头已经明显被别住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变本加厉地踩油门,一副与楚凯华同归于尽的架势。而论起赛车加速性能,对方的飞亚特车毫不逊色。

楚凯华心想:姥姥,不要命了。他无奈地选择了减速,再次乖乖地回到了1号车的身后。

接着第三个弯道。楚凯华再次尝试着通过声东击西,声内击外的骗术来超越。但1号车手实在太强大,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他的三次超越都宣告失败。

楚凯华的实力体现在单独开车,因为哪吒的车技在天界几乎没有对手,他根本不需要研究什么赛场经验,所以楚凯华的赛场经验几乎为零。

而1号车手显然是个老奸巨滑的油子,他的这种经验特别擅长于这种比赛场面。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楚凯华几乎陷于绝望。

更让他抓狂的是,那个该死的一号车手旁边的混血“花瓶”,只要他超越失败一次,对方就会对他竖一次中指。他气得七窍生烟,但毫无办法。

现在。还剩下最后四圈了。

怎么办?怎么办?

他想来想去,禁不住心中念念有词:“神啊,神啊,我今天要输了。”

“别急,你是我教的,不能输!”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

“什么,你说什么?你难道是我日思夜想的哪吒大大?”

“没错啊,今天原本是希腊什么冥王值班。我听说今天是你参加车神大赛的决赛,就跟他换了个班。”

“太好了,哪吒大大,太极时了。快快!我现在该怎么办?”

“超过去,还能怎么办?”

“怎么超啊,你以前教给我的方法都用过了,不行啊。这个1号车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有几次他都不惜车毁人亡也不让我过啊!”

“如果早一天比赛,我还真没办法,不过现在好了。我昨天晚上跟杨戬这小子飙车,一不小心学会了一招——动力滑移。”

“动力滑移?什么情况?我只听说过漂移。”

“嗯,漂移跟动力滑移的原理是一样的。但漂移其实是通过损失速度来呈现华丽动作。必须通过减速而产生效果。动力滑移刚好相反,它是加速至临界点而产生滑动现象。通过减少过弯的幅度,而提高出弯的速度。”

“这……这么复杂,我的大脑补不过来啊。”楚凯华显然听得一头雾水。

“简单,我这就传给你心法。”

“怎么传?”

楚凯华“传”字刚出口,突然觉得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他全身一个激凌,像是被谁当头泼了盆冷水。

只听哪吒道:“行了,现在你已经会滑移了,试试吧。”

“会了?”晕,这么快。不过也难怪,那次哪吒大大把所有开车的技术教给楚凯华也不过用了几秒钟而已,一个“动力滑移”技术当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了。

楚凯华立刻从大脑里搜索起来,动力滑移——……耶,楚凯华立刻明白怎么做了。

下面就是一个弯道,楚凯华咬了咬牙,转过头看了一眼阳子,突然道:“坐稳了。我们现在就超过那辆贱车。”阳子莫明其妙,她眨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他。

只见楚凯华凝神屏息,等待着时机。终于,一个高难度税角转弯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