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97两个仇家

卷15杀虐鲜血297 两个仇家

在离弯道还有五十米的时候,他突然加速,先是充分利用弹弓效应拉近与1号车的距离,眼看着车头都快撞上1号车的车尾了。阳子的大眼睛因为惊吓,瞪得溜圆。

楚凯华算得再精准不过,当车头就要撞上1号车车尾的时候,1号车也正好要用漂移技术过弯了。

果然,只见一号突然车头往外侧一打,然后一个急刹车,然后紧急转头,利用车后轮与前轮的方向不同,锁住了车头,任由车尾甩向车头。

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评价,1号车手这个漂移过弯动作简直堪称完美,全场爆发出“好啊——”的赞叹声。

但这一切对楚凯华来说都不是重点,当1号车向外甩车头的时候,他也同样甩出了车头。但当1号车采用急刹车别住车头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楚凯华居然猛地踩下了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向赛道外侧冲去。

全场在为1号车喝彩的那声“好啊”还没结束,立刻转成了一片“啊——”的惊叫,眼见着6号车就要撞上护栏了,翻车的一幕已经提前在观众脑子里预演了……

无线电里的美女和身边的阳子都发出了绝望的尖叫……

但楚凯华的耳朵里完全寂静一片,只有一条条技术动作的思考比闪电更快地在脑子里闪过——加速,加速……

车子没有任何刹车地向赛道外急驶,突然,楚凯华眼睛一闭,把自己完全投入到一个全空的境界。他已经不再用眼睛而是用心在驾驶了。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就在快撞上护栏的瞬间,他终于向内侧急打方向盘,后尾来不及变向,仍然向赛道外甩过去,就在离软垫护栏只差半米的时候,整辆车才停止了滑移。这时车头正好对直了下面的直道。

而此时1号车的漂移才刚刚做完。

其实漂移和动力滑移之间最本质的区别就是,前者要急刹车,而后者是加速。简单地说,楚凯华的车跟1号车同时过弯,1号车在内侧,而楚凯华选择了更困难的外侧。现在两辆车同时完成了转向过弯的动作。

但楚凯华的动力滑移整个过程没有拉一下刹车,反而是加速,所以通过这个差异,原本落在后面的6号车已经与1号车完全平行了。

1号车手还在为自己完美的漂移沾沾自喜的时候。突然看到跟自己并排的6号车,吓了一跳,连忙猛踩油门。但1号车刚完成漂移,由于他刹了车,整辆车几乎完全失去了动力。

而这时楚凯华的眼睛才睁了开来。他的车原本就一直在加速状态,所以后劲十足。他轻松地继续踩住油门,只见6号车瞬间冲上了直道,把1号车远远甩在了后面。

“漂亮!”哪吒大大第一个反应过来。接着是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陈新激动地在无线电里大叫道:“车神。你是真正的车神,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我爱你。楚哥哥——”郭心美和美奈子异口同声地大叫道。只不过一个是用日语,一个是汉语。

而阳子突然转头看向后面,很不熟练地学着刚才1号车里那个混血美女的样子,朝着1号车里的帅哥美女竖起了中指。

楚凯华看到了,差点笑岔气。嘴里大叫道:“爽——”

……

那个欢乐的贵宾间里,美奈子、陈新、郭心美和李俊已经在准备庆祝胜利了。他们毫无压力地看着楚凯华的6号车。还剩下最后两圈半了。

而就在这间欢乐的房间隔壁。有一个外国人也感到很高兴。他转头对着身边的一个随从点了点头。随从立刻点头哈腰地凑上前去。

各位读者大大应该对这个人相当得熟悉——他就是德瓦拉——那个巴基斯坦小村斯奎恩特的小伙子——那个父亲是切尔弗的白人——那个哈德斯盛宴的精英——德瓦拉。

他现在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一切。

然后他放下望远镜,对着随从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先生。”

“这个小子没有让我失望,他果然顺利地抢到了第一的位置。这样,我们就不必再大费周章了。我们准备的大餐就能准确无误地让他品尝到了,哈哈哈!”

……

楚凯华现在牢牢地把控住了第一的位置,而且现在整个赛场简直成了他个人车技表演的舞台。每过一个弯道,他都会秀一下那惊险刺激的“动力滑移”技术。凭借着这种技术,他的过弯出弯速度足足提高了20%。几个弯下来,那辆可怜的1号车连6号车的车尾都看不到了。

而且,楚凯华还时不时地秀一下超越技术,把那些被他甩了一圈多的落后分子再戏弄一番。

他注意到阳子看自己的目光有些许暧昧,他把这理解为她委身于他之前的悸动。

阳光倾泻在他头顶上,一个绝对适合热情奔放的爱情的天气。

还剩下最后两圈了,大概只需要三分钟的时间,鲜花、掌声、美女、香槟、奖金都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突然,从无线电里传来奇怪地“嘭”的一声,还没等楚凯华和阳子反应过来,又是“嘭”的一声。楚凯华连忙对着车载无线电问道:“怎么回事?什么声音?”

“没事。”无线电里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又不是那么陌生。

楚凯华迅速地在记忆里搜索,突然他想起来了:“姜晨?你是不是姜晨?”

“不错,我是姜晨。”

“你”,楚凯华立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想干什么?”

“现在还剩下最后两圈了,我没有功夫跟你多废话,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我不许你跑第一,只许跑第二。”

“为什么?”

“姓楚的,上回分赛区比赛我被你害得好惨。我押你最后一名,你居然得了个第一,我足足损失了一百万。我输一百万还不要紧,你知道那些赞助我的煤老板们输了多少吗?足足三千万。你害我差点被他们切胳膊砍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