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98雁字诀

卷15杀虐鲜血298 雁字诀

“那是你自找的,不关我的事。”楚凯华厉声道。

“什么?不关你的事?好了,上次我不多说了,我想这次你肯定会觉得关你的事了。你的车技我见识过了,我这回已经向煤老板保证你会得第二名到第五名,但绝不允许得第一。你第一的赔率是1赔3,得第二到第五的赔率是1赔20。如果你再得第一,那些煤老板可不会轻易饶过我了。只要你得个第二,那些煤老板就能稳赚一亿。所以现在,你给我把速度减下来,把第一给我让出来。”

楚凯华愤愤地道:“凭什么?”

“凭什么?好啊,那就让你听听凭什么。”

无线电里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声,紧接着是郭心美和美奈子的叫声:“救命!楚哥哥救我!”

“哈哈!听到没?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上回弄个法国混血妞,这回又弄来个‘丫埋爹’,你口味很丰富啊。”

“不许你碰她们,你……”

“那你是得第一还是得第二啊?”

“你……”楚凯华气得手都抖了,他无奈地转头看了看阳子,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车子离终点只有一圈不到了。阳子没有听懂姜晨的话,但她听清了美奈子的求救声。

作为黑社会的一姐,她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看到楚凯华看着她,她坚定地点了点头道:“救我妹妹,一定不能出事,我只有这一个亲人了。拜托了!还有郭妹妹。”

“好,对我来说得不得第一原本就没有那么重要,只要你不说我无能就行了。”

“不,你已经证明给我看了,我会以你为荣……我……我会满足你的愿望。”

楚凯华无奈地摇了摇头。尽管他知道,通过这次决赛,阳子已经对他死心塌地了。但他还是觉得很冤。他倒不是心疼这到手的第一名,而是想到了陈新的那个改车之神的梦。

他咬了咬牙,缓缓放松了油门。车速慢慢降了下来。这时那辆1号车离他们足足有四分之一圈的距离,但距离已经在迅速缩短。为了让1号车追上来。楚凯华的车速从350公里下降到了250公里,连那些被甩一圈的车的车速都比他快。不过那些车离他太远,他以这种速度开下去的话,肯定将以第二的成绩结束比赛。这回姜晨可以如愿以偿了。

果然,在离终点还有一公里距离的时候,1号车通过一个简单的直道超车就把6号车抛到了后面。在超越的瞬间,1号车上那位混血美女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嗒着长长的睫毛。看着楚凯华,这回她再也没有任何竖起中指的意思了。

楚凯华甚至还轻松地向她招了招手。他保持着250公里的车速,跟在1号车后面,被越甩越远。

……

而就在楚凯华被超越的那一瞬间,德瓦拉握紧了拳头,猛地捶在了落地玻璃上,玻璃被“嘭”地一声击碎了,“哗啦啦”。碎片向一楼落去。他发狂似地大叫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快!快把传动机关关掉!快!”

他身边的随从无奈地看着他:“先生。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随从的话音刚落,就在离终点还有100的地方,1号车疾驰而过,突然,车身像一只在跑道上滑行然后起飞的飞机一样。凌空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拼命地无规则地翻滚着,就像电影里的特技镜头一样。

终于,它重重地掉了下来,而就在1号车凌空翻起的那几秒钟,楚凯华的车也到了。gtrs车就像冲破枪林弹雨一样从1号车下方擦身而过,而1号车直接撞出了赛道,轮子朝天倒翻在地上,里面的人不知生死……

楚凯华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居然又是第一位了,而且眼看就要冲过终点。他下意识地想要减速,但车子哪里停得下来。

过了终点有一段几十米长的缓冲区,缓冲区外是一道护栏,而vip大楼建造在护栏外五米远的位置。而vip大楼里一个个观光房间的落地玻璃正好面对赛道的终点。

楚凯华猛一抬头,看得清清楚楚,透过落地玻璃,他看到在三楼他们租的那个房间里,美奈子和郭心美并排站着,两手被绑在了背后。一个小混混已经用枪顶住了美奈子的脑袋,这一枪出去,只怕是个串糖葫芦,两位美女的脑袋都要开花。

“不要啊——”楚凯华猛地拉下了手刹,但为时已晚,一阵尖利的轮胎擦地声中,6号车还是滑过了终点线,重重地撞上了终点线的护栏,他和阳子由于猛烈的惯xing凌空摔向了车前方。

“哪吒帮我——”楚凯华的一边大叫,一边很自然地用上了牛魔王教给他的牛魔拳,他一把拉住跟他同时腾空而起的阳子,用上了雁字诀。虽然不能真地像大雁一样在天上飞,但整个人还是身轻如雁地垂直着向上拔起,直扑护栏外五米开外的那幢大楼的三楼而去。

哪吒的反应何其快,就在他们将要撞上三楼的落地玻璃的时候,“嘭”地一声,落地玻璃被已然被哪吒用法宝“乾坤圈”震碎了,在一阵“哗啦啦”的玻璃雨中,他们两人“飞”进了房间。

姜晨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哪里还想得到要命令手下开枪杀人。

“楚哥哥——”被绑的两位美女大声尖叫起来。

楚凯华毕竟不是职业高手,被这么一“飞”,自己都吓得魂飞魄散了。他刚一着地,就是一个踉跄,没有站稳,直接跪倒在两位美女的“石榴裙”下。

关键时刻,还是阳子厉害,她尽管也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一看到那个小混混用枪顶住美奈子脑袋的姿势,她就下意识地抬腿踢了出去。一脚正好踢在他的手腕上,他的手枪顿时脱手飞出。

那个小混混自恃也算学过几招,一个神龙摆尾向阳子的脸上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