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6声色场所303捉奸在床

卷 16声色场所 303 捉奸在床

阳子舒服地听着他的恭维,并且主动凑上了自己的芳唇。楚凯华立刻兴致勃发起来,两人的舌尖纠缠在了一起。跟楚凯华接吻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只有这次,阳子特别投入。她终于忘记了自己“女王”的身份,毫无保留地跟他**对吻。

楚凯华的手搂得更紧了。他当然不会就此罢手,很快,他就把手伸到她背后,隔着阳子的衬衣摸到了她胸罩的扣子。他居然可以隔着衬衣,把阳子的胸罩扣子解开。阳子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吓了一跳。连忙夹紧快要掉下来的胸罩,往后退去。

楚凯华有些愕然,心想:既然都已经答应了,还跟他**对吻,为什么还这么躲躲闪闪地呢?她**的身体早在地下牢房就已经被他看了一半。而在飞机的洗手间里,她那种专心致志为他下身服务的表情,至今还历历在目。为什么脱个胸罩就这么紧张呢?

不管了,楚凯华一下子扑了上去,两人站立不稳,一起倒在了**。楚凯华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丫埋爹!丫埋爹!”

楚凯华心道:这是什么情况?又不是拍a片,需要叫“丫埋爹”来增添情趣吗?楚凯华还是没有理会,伸手开始剥脱阳子的衬衣。阳子反抗得更厉害了,但是自从楚凯华学会了牛魔拳之后,两人武术的差距就缩小了。

楚凯华毕竟是男人,做这种事又是驾轻就熟,经过一番“搏斗”,真把她的衬衣脱了下来。

原本胸罩扣已经解开了,现在衬衣又没了,两人扭缠之间。阳子只觉得胸前一阵风凉。一对玉峰已经赫然耸立在两人之间。阳子尖叫道:“丫埋爹——我……我还没洗澡呢!”

楚凯华哪里屏得住:“洗什么澡?我们先玩一次再洗吧。”

阳子连忙用手去捂双峰。一边还大叫道:“郭妹妹就快来了,快放开我!”

“不可能,她怎么会来?难道是你叫她来观摩我们表演的?老实告诉你吧,我可不怕她,要是她不听话,我就把她一块儿奸了。”

这时。阳子突然放松了挣扎,也忘了用手遮掩自己的**,尴尬地看着门口。楚凯华愣了一下,他邪邪地笑了笑,以为她屈服了。于是低下头去一口含住她的左峰。但他很快感觉有些不对,女人被这么一攻击,哪有一动不动的。

他诧异地看向阳子的眼睛,然后顺着她的视线也向身后看去……

好吧,杯具的n次方了。他看到了两个绝对不能在这个场合出现的人物——郭心美和美奈子。

他“腾”地弹起身来。摔到了床下面。还没等他爬起来,就被两位美女按倒在地。四只粉拳如雨点般落到了他的身上。可怜楚凯华蜷在地上,又不好还手,又没练过硬气功,顿时被擂得“哇哇”乱叫。

郭心美一边擂还一边骂道:“你出息了,就算偷情也得人家愿意。你居然搞强暴。还……还想把我一块儿强了,你好大胆!”

“冤枉啊,阳子是自愿的。不信你去问她。”

“愿意?”美奈子娇嗔道:“愿意的话。我姐姐怎么可能打电话给我们?”

“什么?”这下楚凯华全明白了。敢情刚才阳子推说去洗手间,用的是缓兵之计。好给郭心美她们打电话。怪不得洗手间去了十五分钟之久,那是在拖延时间啊。

楚凯华狠狠瞪了阳子一眼,这一瞪的意思是——既然不同意,干吗这样害我?

阳子也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目光中满是纠结——我不叫她们来,你会放过我吗?

楚凯华看明白了。只好怪自己太性急了。这一顿“毒打”他认了……

回到林云儿的住处,郭心美带头批判楚凯华令人发指的种种“罪行”,说了半个小时,其实总结起来就四个字——拈花惹草,毫无节操!

当中还夹杂着美奈子的日语。她是在劝戒楚凯华——“以后别这样了。”“我们会很伤心的。”“你要对我们负责!”

楚凯华垂头丧气。接受人民群众再教育……

半个小时后,楚凯华再也受不了了,又不好公开制止。于是绞尽脑汁转移话题。他真佩服自己,居然让他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好了,好了,我认错了。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没办呢?”

郭心美“哼”了一声:“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有比动女人的脑筋更重要的事情吗?”

“明天,你跟阳子一起去成仓。”

郭心美愣了一愣,眼泪立刻扑簌簌地掉了下来:“你……就因为我说了你几句,你就想赶我走?难道我说错你了吗?”

“没有啦,郭大姐。帮帮忙,我是让你回成仓救你老爸啊。”

“救老爸?”郭心美迅速止住了哭声:“我老爸不是因为偷‘二次评估’技术的硬盘被抓起来了吗?就算是因为我和妈妈被绑架了,他是迫不得已的,但他现在肯定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怎么救啊?我现在只要他能平平安安地在看守所呆着,争取从轻发落,就心满意足了。”

“说你头发长见识短,你肯定不乐意。”

“难道你有办法?”郭心美立刻兴奋地搂住他,在他怀里一个劲地撒娇道:“快说啊,楚哥哥,我知道你最聪明了,你对我最好了。快告诉我怎么救?”

楚凯华刮了下她的鼻子,假装正色道:“现在知道我好了。刚才打我的时候怎么忘了我的好呢?”

“你最好了,楚哥哥,我……我以后再也不说你不好了,你快救救我爸爸吧,好哥哥!”

楚凯华故意看了一眼阳子,戏谑道:“是吗?那以后要是再有人告我的状,你还信不信?”

“我……反正我不管你了,我也管不了你。”

“好,就这么定了!现在先给我一张白纸和一支笔。”

郭心美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很快拿来了纸笔。

楚凯华在纸上三下五去二地画了张简图,然后指着图道:“这条路是从你爸爸的研究所出发向东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