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6声色场所304离别前的缠绵

卷 16声色场所 304 离别前的缠绵

开过去一公里,有一个左手的叉路口。你开进叉路口,五十米,就能看到一棵很有特点的歪脖子老槐树。在树根左侧一米远的地方,你往下挖。只需要四十公分深,很浅的,就能挖到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是那块二次评估技术的移动硬盘。挖的时候小心点,别弄坏了硬盘。”

郭心美也是个好学生,脑子很管用的,她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把硬盘还回去就能救我爸爸了?”

“没那么简单。这是第一环,还有另外三个环。”

“另外三个环,你都已经准备好了?”

楚凯华装逼地点点头:“第二环,就是阳子。”

阳子诧异道:“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你没关系,但跟你的水口组有关系。”

阳子显然没弄懂。

楚凯华又拿出手机道:“剩下两环就在我的手机里。四个环有了,但要办成这件事,除了四个环,还必须有一个重要的串子,把这四个环串起来的串子。这个串子就是姜晨的那个色鬼老爹——姜作山。

姜作山对郭国荣为什么要去偷硬盘的意图是很明白的,但他显然是故意不肯为他澄清,因为他一直恨郭国荣。由于郭国荣的存在让他在研究所不能为所欲为。你们得到硬盘后,就去找姜作山,让他保郭国荣出来。”

“你确定姜作山拿到硬盘就会帮我爸爸说话了吗?”

“当然不会,硬盘只是一个环,还需要另外三个环的配合。我们一个个说:

第一环,硬盘,不解释了。

第二环,水口组。想当初。小泉纯二郎肯定买通了姜作山,才会对硬盘的走向了如指掌的。所以,郭美美不要出面,阳子也不必出面,可以派成仓分支的底下人出面。一定要派那个小泉纯二郎以前派去跟姜作山接过头的下属去。这样姜作山就会感到黑社会的压力。

第三环,就是我的手机存储卡里。他跟他的秘书王娟儿搞‘观音坐莲’时的艳照。这就能说明他的生活作风问题了。

第四环,是我在小竹林里与他的对话录音。他在录音里已经承认收受各种工程的贿赂,这就说明他贪污受贿的问题了。

有了这四环,我看姜作山拼着老命不要,也会把郭国荣保出来的。凭他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和肮脏的人脉关系,要保一个好人出来,我看根本不难。”

郭心美立刻拍手大叫道:“楚哥哥万岁!”

“万岁?只有皇帝才万岁。那我可以三宫六苑七十妃了吧?”

郭心美小嘴一噘,抬手又要打,但这回她忍住了。转移话题道:“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

“我也想啊。不过,想当初我跟萨琳娜是以江洋大盗的身份出现的,现在又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前后矛盾了。所以我不出面了。如果姜作山问起硬盘、录音和照片是哪来的,你们可以让那个派去谈判的人这么说——是花大价钱从一对雌雄大盗手里买来的。”

“太好了,天衣无缝。我们明天就出发。”说着,郭心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都深夜十点了,我们先回家早点休息吧。”说着。她二话不说,拉着楚凯华就要回自己的住处。

阳子阻止道:“这样太麻烦了。你们就睡在这里吧。我跟美奈子可以睡一个房间。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订机票。我们明早一起出发。”

……

晚上十一点,楚凯华还没进卧室,郭心美躺在**辗转反侧。明天她就要暂时跟他分别了。她不禁想起了许多他的好。认识他的时候,他为了她,跟街头小混混们恶斗。为了她,他得罪了姜晨。参加了两场生死时速的赛车。为了她,他跟萨琳娜拼死盗硬盘,然后救了她妈妈。又只身闯入日本水口组总部把她弄出地牢。现在他又替她准备好了四个环和一个串环的人,教她如何把爸爸救出牢笼。

想到这,郭心美羞涩地把自己剥脱成个光溜溜的小兔子。期待着楚凯华的临幸。在她心目中,他已经成了她的君王,君王万岁!

而楚凯华不管认识了多少美女,在他的心目中,郭心美始终是他的初恋。初恋的情愫,总是深藏在每个少男少女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无可替代。

于是,那一夜,他们恩爱缠绵。她一改往日那种被动地躺在**的方式,变得像一只**的小野猫。生涩地为他提供以前从未有过的服务。而他反而变得温柔了许多,让她一次次地享受到人生极颠的快乐。一夜柔情,**至晓。

……

第二天一早,美奈子和楚凯华一起把郭心美和阳子送上了飞机。

回来的路上,美奈子显得特别兴奋。其实很好理解,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她可以一个人独占楚凯华了。她的想法比郭心美更简单,她知道在楚凯华认识的这么多女孩当中,她即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能干的。所以,她不求他属于她一个人,只求与他曾经拥有。

但是在楚凯华的心里,美奈子是她认识的女孩中最温柔体贴的一个。只有跟她在一起,他才觉得没有一点压力,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充分地包容。所以送走郭心美和阳子后,他也长吁了一口气,不禁无耻地意**道:也许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

正当他们俩各怀甜蜜,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一辆警车悄悄地跟在了他们后面。他俩刚想进公寓楼的时候,四名警察像恶虎扑羊般从他后面冲了过来,把楚凯华按倒在地。

“丫埋爹!你们想干什么?”一向温柔的美奈子拼命拉住楚凯华,不让警察把他带走。

楚凯华连忙安慰道:“放心,可能是误会,不要反抗。我进派出所解释一下就行了。”

美奈子听懂了,但还是一个劲地哭。

“千万别告诉阳子和郭妹妹,她们的事比我这里的事重要得多,不要打扰她们。你一定要答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