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6声色场所305该来的总是要来

卷 16声色场所 305 该来的总是要来

美奈子只好边哭边很不情愿地点着头。楚凯华被带走了,美奈子立刻回到家里,拿起电话找已拨号码,第一个找到的就是李俊的电话。她急切地拨通了,李俊立刻赶了过来。美奈子什么也说不清楚,不过李俊还是听懂了个大概。

他立刻去辖区的派出所找,但没有消息。于是又托人找到区公安分局,也没有听说。最后找到了市局刑侦大队才有了眉目。楚凯华果然是被燕京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抓走了。

……

而楚凯华现在已经被关在了刑侦大队的羁押室里。面对着羁押室的铁栅栏墙,他开始反思自己的一生。

要说起来,他从会通神开始已经杀过好多人了:在加德满都他一口气干掉了五个。在摩洛哥的古堡,他做掉了阻击手和他的几个同伙。在智利的圣地亚哥,他一掌拍死了德尔沁。在日本京都,他干掉了康田胜男和他的好几个手下。

如果细算起来,死在他手里的人已经不下十五个。但是这里面好像没有一个是中国人。他在自己的国家还真没杀过人。如果要说偷盗抢劫,那就更没有了。不过,要是论欺骗感情的话,他只好承认了。

中国美女,他昨晚刚刚“强女干”了小白兔一般的美女郭心美,还有猥亵了清纯可人的林云儿。

要是算上外国美女,那跟萨琳娜和美奈子都属于跨国界有组织犯罪了。幸亏阳子他还没得手,还有那个性感奔放的莫妮卡他也没有得逞。

听说现在又严打,不知上述这些够判他多少年的。他等待着……

这时两名警察过来帮他重新戴上手铐,把他带进了询问室。然后再帮他解开手铐。

一名漂亮的女警察面前放着一台ibm笔记本,现在真是高科技了,连做笔录都用电脑了。

负责审问的是一个四十多岁。满脸皱褶的警察。声音也是那种饱经沧桑的沙哑的男低音:“姓名?”

楚凯华愣了一下:“问我吗?”

中年警察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毫无表情地看着他。

“楚凯华。”

“年龄?”

“二十一岁。”

“职业?”

“大学生。”

“什么大学?”

“燕京大学金融系金融数学专业。”

“家庭住址?”

“没家庭,燕京大学宿舍。”

……

“知道我们找你来是为什么吗?”

“我不清楚。”楚凯华一脸无辜。

“是不是还要我提醒你啊?你跟郭心美是什么关系?”

“这个……”楚凯华愣住了,难道真是自己强暴未成年少女事发了?好像不对吧,郭妹妹应该有二十岁了啊,有完全行为能力了。

“还需要考虑吗?别跟我说你不认识她。”

“认识。当然认识,我们在一起是有感情基础的,我不是强暴,是她自愿的。”

“自愿?你什么意思,谁问你这个了。”警察大叔立刻听出了他猥琐的想法。

楚凯华松了口气,不过他又立刻紧张起来:“那你是想问什么?”

“你那天和另外一个法国籍女子从郭心美的住处出来,在小区门口是不是拦了一辆出租车?”

“是啊。”

“你有没有把司机推倒在车外,然后驾车逃逸。”

晕,居然是抢劫罪。楚凯华觉得麻烦大了。不过他还是承认了:“是的,可是我……”

大叔立刻打断他的话,继续追问道:“你们驾驶出租车去了哪里?”

“仙女湖公园。”

“然后呢?”大叔似乎觉得很顺利,立刻乘胜追击。

“然后我就把车扔在了公园门口。不过我在司机座位下面塞了三千块钱的。”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就进了公园。”

“继续说下去。”

“然后我们就找郭心美。”

“再然后呢?”

“我们没找到,就回郭心美的住处了。”

警察大叔突然重重地一掌拍在审讯桌上:“就这么简单?你们抢了一辆出租车,急匆匆地到公园,就为了找个人?”

“警察叔叔,确实是这样。那天我们在郭心美的住处发现了一封遗书。从遗书里我们认定郭妹妹要自杀,于是就急着去找她。我跟她感情一直很好。我猜她会去仙女湖投湖,所以我们就直奔那里了。至于为什么抢出租车,是因为我们怕他开车开得太慢,误了我们救人的时间。”

“哦?就这么简单吗?那你们找到郭心美了吗?”

“当时没有,后来找到了。”

“不错,到现在为止。你讲的话我基本相信。”

楚凯华松了口气,感到这个大叔还挺亲切的样子。

“但是”,大叔的脸突然一下板了起来:“你好像忘记了一些细节。”

“细节?什么细节?”

“你是如何杀了人的细节?”

楚凯华倒抽了一口凉气,没想到“细节”只是大叔在调侃自己,他居然把“杀人”称为细节。

“杀人?我没杀人。”

“那你在仙女湖公园呆了多久?”

“很长时间吧。大概两三个小时。”

“你离开公园的时候,公园里还有其他客人吗?”

“这……”楚凯华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放老实点,别想动歪脑筋。老实告诉你,你在公园的一举一动,都有探头录下来了。”

“我……我跟萨琳娜离开公园的时候,没看到有其他游客。”

“那就好办了,现在请你解释一下那具尸体吧。”

“尸体?什么尸体?”楚凯华立刻感觉到一种不祥,他当然知道那具尸体指的是什么——就是那天杨戬这个狗日的给他从湖里卷上来的那具**女尸。

大叔从审讯桌后面站了起来,两手交叠在背后,踱到了楚凯华的身前。他突然厉声道:“我说的是那具女尸,那具一丝不挂的女尸!”

楚凯华虽然有了点心理准备,但还是被他吓了一跳。声音颤抖着道:“不……不关我的事。”

大叔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楚凯华的反应,职业的敏锐告诉他,他今天的审讯已经取得了第一步的成功。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仙女湖公园的监控探头根本不是全方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