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6声色场所306有口莫辩

卷 16声色场所 306 有口莫辩

只在几条必经的大路上有探头,还有就是公园的进出口。

而在发现女尸的那个湖附近,根本没有任何探头。所以也根本无法证明楚凯华跟那具女尸有关。

之所以把楚凯华“请”到这里来,也只是因为那天晚上只有他跟萨琳娜两人最后离开公园。而他们离开公园的时候,也正是公园巡逻人员发现女尸的时候。

如果楚凯华执意说自己根本没看见过那具**女尸,那么警方完全拿不出他跟女尸之间的关系,只怕四十八小时之后,公安局就得放人。

但现在,一切都变得简单了,楚凯华没有说诸如“我没看见什么女尸”之类的话。而是直接喊着“不关我的事”。那简直就是默认——我看见过那具女尸。

大叔突然由哈哈大笑转为咬牙切齿:“你觉得不关你的事吗?好,就算那具女尸不关你的事,那你怎么解释你看到女尸之后就立刻逃跑了。”

这句话可以完美地体现这位老警察的询问智慧了,楚凯华说的是——不关我的事,而大叔甚至没确认楚凯华有没有看到过女尸,就直截了当地问楚凯华见到女尸之后为什么要逃跑。这无意中就是把楚凯华见过女尸当成了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了。

而把楚凯华抓到这里来的唯一理由也正是这一点——他见到了女尸,但既没有向公园管理员报告,更没有报警,而是直接跑了。

那天公园值班的老头,就是那个曾经因为楚凯华跟郭心美“野战”未遂,把他举报到学校的那个。他发现女尸后立刻报警,警方查公园探头的录像资料。那个老头一眼就认出了楚凯华。

于是警察追到燕京大学,舍友说他跟一个法国女孩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楼里。但警察追到林云儿的住处,扑了个空。

又有好事者告诉警察,楚凯华还跟邻校的女大学生郭心美住过一段,并且知道大概是哪个小区的。于是警察们在这个小区物业吊看了住户租赁记录,很快就找到了郭心美的住处。

而当晚警察齐集郭心美的住处捉拿楚凯华的时候。他居然巧妙地先上了七楼,然后利用落水管作为假象,偷偷藏到了别人的屋里。

直到早晨,他和那个法国混血儿才乔装打扮,溜出了小区。而且这一跑就是差不多一个月。如果发现女尸只是个偶然,那么如此费尽心机的逃跑就不是“偶然”那么简单了。

原本警察想发通辑令的,但连这具女尸是谁都不清楚,对楚凯华的谋杀罪就更没有直接的证据了。所以,燕京警方迟迟没有下通辑令抓捕他。所以楚凯华才得以逍遥法外地飞成仓。飞日本,再飞回燕京。

但是,就在今天上午,公安局接到林云儿所住公寓楼的保安的举报。公安局关照过那里的保安,如果楚凯华他们回来,就向公安局反映。

而那个保安这两个星期正好回老家探亲,没在公寓里。直到今天早晨,他正好归队。重新看管这座公寓。他看到了楚凯华送阳子她们出门。立刻拨打了公安局的举报电话,于是楚凯华就这么妥妥地被抓进了刑侦大队。

现在。警察叔叔已经取得阶段性的胜利,他挖了个套,把楚凯华套了进去。至少楚凯华已经跟女尸脱不开干系了,他必须解释清楚为什么看见女尸就逃跑。如果他解释不清楚,那他就有杀害死者的嫌疑。

楚凯华立刻冒出了一身冷汗:“我,我当时实在太着急了。所以没有报警就走了。”

“果然,还算老实,你承认看见过女尸了?”

“是的。”

警察叔叔转回身看了看那个女警察,示意她一定要把这句写进笔录里。

“那么你有什么急事,让你看到一具尸体都无动于衷?”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担心郭妹妹出事。我要快点回她的租住屋等她。”

“你觉得这个理由充分吗?”

楚凯华有些生气:“你觉得不充分吗?我的女朋友失踪了,而且留下了遗书,暗示她要自杀。我难道不应该着急吗?”

“是很着急,但你也不至于急得连警都不报吧!报个警需要耽误你几分钟?就算你报警耽误时间,那你总可以跟公园的管理员打个招呼吧。你竟然一声不响地就溜出了公园。

而且当我们找到郭心美的住处时,你们居然上了七楼,然后冒着生命危险爬出了阳台,躲进了隔壁家的房间。你觉得你能仅仅凭着一句‘太着急’就解释清楚吗?”

“我……我真地是很急啊。当时我们觉得……”楚凯华开始吞吞吐吐起来,再说下去,他势必要讲到郭心美被绑架的事了。他可不想把这件事抖出来。如果讲到这件绑架的事,就要讲到郭国荣,讲到姜作山,讲到阳子和美奈子。这一圈讲下来,他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少条法律了。

就拿他去研究所偷硬盘的罪名来说,要是套上一个“妨害国家安全罪”那就玩完了。更不用说他在日本还杀了几个人。那就太有违和谐了,作死的节奏。

所以讲到这儿,楚凯华立刻把话咽了回去。他宁肯说不清楚女尸的事,也不想把警方的视线引向成仓。因为现在,阳子和郭心美正准备派水口组的人去要胁姜作山,让他力保郭国荣被释放。而那些步骤完全是非官方的手段,或者说摆不上台面的。

一旦让燕京警方插手到郭国荣的案子里,完全走司法途径的话,只怕他楚凯华“妨害国家安全”的罪责难逃,郭国荣故意偷窃硬盘,让自己入狱的行为只怕也难以全身而退了。所以这种事情只好以歪制歪,以暴制暴。

咱平民百姓的事情有时候非得用咱平民百姓自己的“法律”来解决,跟官家咱说不上话,只要无愧于自己的良心就是了。

楚凯华只好一个劲地说怕郭心美自杀,所以急着去找郭心美。怕被警察带走做笔录,就会耽误救郭心美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