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21比皮肉生意更赚钱

卷 17超级毒枭 321 比皮肉生意更赚钱

整个过程,李俊看得目瞪口呆。他一会儿看看楚凯华,一会儿看看日本美女。有句话可以解释——不是弟不懂,是这世界变化太快。他真不知道他的这个楚哥到底还有多少逆天的存在。

楚凯华脸一板,指了指侧面的沙发,朝着黑嘴彭道:“坐下!”

黑嘴彭连声道:“不敢,不敢!”

李俊缓过神来,朝着黑嘴彭恶狠狠地道:“刘公子叫你坐,你就坐。怎么?不给面子?”

黑嘴彭立刻一屁股往沙发里一坐。这张沙发里还有几块刚才茶几上弹过来的碎玻璃,黑嘴彭的屁股被狠狠地扎了一下。他“腾”地一下跳起来,但被阳子的眼神一扫,立刻吓得忍住剧痛,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楚凯华扫视了一下地上那几个伤兵败将,然后看了看黑嘴彭。黑嘴彭会意,本待想骂几句,但立刻捂住嘴,然后轻轻地朝手下的人挥了挥手。另外三个手底下的人立刻扶起地上躺着的那三个,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包厢。

李翠儿也看出了黑嘴彭如坐针毡的痛苦状,连忙帮他打哈哈:“刘公子,这地方被打烂了,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

黑嘴彭一听,立刻借机“腾”身站起:“是啊,刘老大,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多有冒犯,不如换个地方,让我好好尽尽地主之宜。”

楚凯华看着他额头鲜血淋漓的样子,在这儿坐着真是倒胃口。于是顺势站了起来,往包厢外走去。

李翠儿大喜,连忙一迭声地叫人给楚凯华准备包厢,一边招呼上好酒。黑嘴彭借机去洗手间清洗包扎伤口。

五分钟后,楚凯华已经坐进了另一间包厢。李翠儿眉花眼笑地伺侯在一旁。不一会儿,黑嘴彭额头包着纱布,躬身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给楚凯华倒酒。

楚凯华道:“坐吧。”

“不敢。”这回,黑嘴彭真不敢坐下去了。

楚凯华也没坚持。他看了看黑嘴彭的额头,朝李俊努了努嘴。李俊会意。从钱箱里拿出三万美元往桌上一放:“这是刘公子给的医药费。”

黑嘴彭一看,立刻两眼冒出了绿光。

楚凯华朝李俊道:“再给他三万,算是他手下那三个兄弟的医药费。”李俊果然又拿出了三万,往桌上一放。

黑嘴彭当即晕得找不着北了。他万万没想到,刚刚还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的这位,现在突然出手如此豪阔。

李翠儿一看,立刻喜笑颜开。她原本一直在忐忑,刚才得罪了黑嘴彭,还不知道黑嘴彭会怎么收拾她呢。现在她百分之一百地肯定。黑嘴彭不但不会记恨她,还要感谢她呢。

她娇滴滴地嗔怪黑嘴彭:“我说了吧。刘公子出手大方,是我们的贵人。你得好好伺候着。”

“那是,那是!”黑嘴彭拿着美金,头点得像捣蒜。

楚凯华故意问道:“怎么样,还疼不疼?我这马子刚才多有得罪。”

“不敢不敢,早知道是刘公子的马子,我哪里敢跟她动手。这位姑奶奶真是好身手。佩服、佩服。”

“行了行了,我跟你也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哪有闲功夫跟你逗闷子。老实跟你说吧,我叫你来不为别的,就为了发财。”

“发财?太好了。凭着刘公子的手段,出手又如此慷慨,小弟甘愿做马前卒。别的不说。要多少小姐我都有啊。”

“你的小姐……”楚凯华顿了一下,转头看着李翠儿“哼哼”一阵冷笑。

李翠儿连忙把黑嘴彭拉到一边,窃窃私语,把刚才楚凯华选美的事说了一遍。作为这一行的老大,黑嘴彭来这里之前。耳朵里也刮到了那么几句,但不够清楚。听了李翠儿的话,他才恍然大悟。

他涎着脸站到楚凯华跟前:“刘公子,小的刚才的话大了,还请刘公子不要见怪。看来成仓这种地方的货色,真是入不了您老人家的法眼。”

“其实说白了吧,我对你们这一行皮肉生意还真不感兴趣。”

“哦?那不知刘公子这回来成仓,到底要干什么大买卖。”

楚凯华往沙发背上一靠,淡定地道:“我就不信,凭你在这一行混了这么多年,会看不出我想做什么生意。”

“这……”黑嘴彭一时真不知道这位刘公子的意图了。

“我再提醒你一下,在所有夜总会里,什么东西卖得最好啊?”

“除了姑娘们的皮肉之外,那当然是酒的生意最好了。”

“还有呢?”

“还有?那是什么生意?还请刘公子明示。”黑嘴彭不敢瞎猜。

楚凯华假装生气地站了起来:“既然你这么没有诚意,我看那就算了。”

李翠儿在一边看着,急得什么似的。这时候,她连忙拉住楚凯华的胳膊:“刘公子,别生气别生气。是我们错了。”接着,她转头朝黑嘴彭不住地使眼色。

黑嘴彭恍然大悟,不禁嘻嘻笑道:“原来如此。刘公子看来是要吃大鱼啊。”说着,他朝李翠儿使了个眼色。李翠儿会意,连忙把包厢门关严。

楚凯华知道黑嘴彭懂他的意思了,心中暗喜,今天晚上的第二步他达成了。他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坐回了沙发里。

黑嘴彭嘻皮笑脸地凑了上来:“刘公子看来是想做‘粉’的生意啊。”

李俊帮衬道:“少废话了,我们公子爷当然是做大生意的。”

黑嘴彭总算确定了,但他面露难色道:“可是……”

“什么可是?”楚凯华不耐烦道。

“可是,不瞒刘公子。我黑嘴彭在成仓,从来只管这肉的生意。这‘粉’的生意我可不敢染指啊。”

“为什么不敢?难道你不知道,这粉的生意比这肉的生意来钱快得多?”

“这个当然知道。可是,小弟我就是能做,也不敢做啊。刘公子你是外面来的,不知道成仓这水有多深啊。我只能替我的老板做这种皮肉生意。至于这粉的生意都由笑面虎赵志平这小子一手把持着。我可不敢染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