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22红顶大佬

卷17超级毒枭 322 红顶大佬

“有什么不敢的?”

“刘公子这话说的。我们做黑道的规矩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井水不犯河水。我老实告诉刘公子,其实您说得一点也不错,我们这里卖得最火的就是白面、k丸。每天这种生意的流水比我们酒生意多出十倍。

可赵志平这小子,手低下的人不但多,而且黑。我们这些管管小姐,靠抽头吃饭的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他们不来惹我们,我们就谢天谢地了。所以我们这里的货必须由他们提供。万一被他们发现,我们自己有了货源,那他们非把我们一个个当小鸡宰了不可。”

楚凯华冷哼了一声。

李俊骂道:“瞧你这点出息,这辈子也别想出头。就会做**头了。”

“不怕你们笑话,我黑嘴彭原本就是个没出息的小混混,要不是……”他突然顿了一下:“要不是靠着兄弟们帮衬,我也混不到今天。”

楚凯华觉得他说漏了嘴,立刻追问道:“靠着兄弟?哪个兄弟啊?”

“哦,兄弟啊,就是跟着我的那些兄弟啊。”

楚凯华原本感觉已经可以套出他的幕后黑手了,谁知这小子口风还挺紧。看来还得继续撒烟幕弹。于是他道:“老实告诉你,黑嘴彭。来成仓之前,我对你们的黑道白道早就摸过底了。

原本我是想找笑面虎赵志平谈生意的。但是这小子不识抬举,居然跟我漫天要价。比起市面上的价格,足足高了20个点。

漫天要价还不算,还跟我说只要我在成仓地面上出售这种货,不管是从哪儿来的,都得给他30个点的回扣。妹的。这还有天理吗?”

黑嘴彭讪讪地笑笑:“刘公子别生气。笑面虎这杂种就是这么欺负人。可这个价也不是针对您一个人的。我们接货也都是按这个价的。要是我们自己去外面拿货来卖,也得出30个点的回扣给他。您别见怪。”

李俊一拍桌子:“呸,你们就是一群缩头乌龟。你们能忍,我们不能忍。你打量我们刘少爷也跟你们一样啊。姓彭的,今天我不怕告诉你,我们刘少爷可是从燕京来的。咱京城里有人。咱刘少爷做的可是红顶子买卖。连你们市委书记、市长咱都不放在眼里。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黑嘴彭立刻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该死该死。我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今儿个吃了猪油蒙了心,怎么跟刘少爷斗上了。真是该死该死。”

楚凯华厌恶地把手一挥:“少来这套。现在嘴比蜜还甜,一转身就又去巴结那个什么笑面虎了。”

“不敢,不敢。”

“敢不敢的不用挂在嘴上说。老实告诉你,这回笑面虎这王八蛋不做我的生意那就悔青肠子了。”

李俊也应和道:“不错,我们这次做的可是大买卖。”

“什么大买卖?有多大?”

楚凯华伸出右手食指往黑嘴彭眼前一竖。

“一百万?”

楚凯华朝着黑嘴彭摇了摇手指。

黑嘴彭咬了咬牙:“一千万?”

楚凯华把手指缩了回去,黑嘴彭以为自己猜对了,一千万的数目让他张大了嘴巴。但还没等他的嘴巴合拢,楚凯华突然跟上两个字:“一亿。”

“多少?”黑嘴彭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地追问道。

楚凯华没有重复“一亿”这个数字,而是淡定地问道:“很多吗?我一直就是这么做的啊。”

这下彻底把黑嘴彭震住了,他的下巴差点脱了臼。李翠儿也听得真真切切,本来她是不敢插嘴的,听到这儿,她终于憋不住了:“一亿?那得赚多少啊?”

李俊笑笑道:“要是做好了,至少是这个数?”他朝着黑嘴彭和李翠儿做了个“4”的手势。

“40万?”李翠儿猜道。

黑嘴彭骂道:“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是4000万!”

“什么?做1亿生意就能赚4000万?”

“废话。要不怎么这么多人宁愿杀头也要去做?”

李翠儿朝天花板上两眼一翻:“我的天哪,4000万。那得多少个零啊?”

楚凯华大笑道:“所以我说这回笑面虎跟我乱开价,亏大了。老实跟你们说,我这回是在跟西欧那边做大买卖。我用这批粉跟他们换走私汽车。我只要能给他们1亿的粉,他们就给我价值2亿的走私汽车。各种牌子随我挑,什么宾利,劳斯莱斯。马萨拉蒂……

只要我通过我老爷子的名头去海关报税,至少少报1亿的税,这些车就可以以高价卖给批发商。这一来一去,我至少赚这个数。”楚凯华3个手指一伸,不动声sè地看着黑嘴彭和李翠儿。

“3亿!”这回黑嘴彭也学会狮子大开口了。他觉得在这位刘公子面前讲钱,不上亿都开不出口。

楚凯华笑而不语。

黑嘴彭和李翠儿像是在听神话故事,晕晕乎乎的。

楚凯华冲着黑嘴彭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我赚多少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看那4000万你想不想赚了。”

黑嘴彭的脑子倒是好用,他突然嗫嚅道:“可是,刘公子为什么要到成仓来收这批货呢?”

楚凯华早有准备,从容地答道:“老实告诉你。现在这种黑道上的事,必须得有白道撑腰。我久闻你们成仓黑白两道合作得相当愉快。公检法司,甚至连研究所、看守所的头都搅和在了一起。

干我们这一行,最要紧的是安全。既然这里的气氛这么好,我没有理由不来走走。”

黑嘴彭立刻听出了话中之话,他其实很明白“研究所”、“看守所”指的是谁。于是他猜测,这个刘公子果然有来头。不仅有来头,还对成仓的事知道得不少。不过他还是很狡猾,没有接楚凯华的口。

李俊接着道:“怎么样,该跟你们说的,不该跟你们说的,都说了。我们少爷把话讲得够清楚了。这单生意你接不接?”

“这……”

李俊乘胜追击:“还犹豫什么。找你,是我们少爷看得起你。只怕这单生意一做,你赚的那些钱,足够把笑面虎那边的堂口买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