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24闺房秘戏

卷 17超级毒枭324闺房秘戏

李翠儿信服地点了点头。

……

在车里,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楚凯华也不好说得太清楚。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隐晦地对阳子道:“妹妹,你那边的事安排好了吗?”

阳子笑着点点头:“早安排好了。我真佩服你,你不做我们的老大真是我们最大的损失。”

“是吗?是不是老大可以要求手下做任何事的?”

“当然,这是我们组织最基本的规矩。”

楚凯华立刻邪邪地笑道:“那我现在就想做你们老大。”

阳子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娇嗔道:“想得美!”

为了避开出租车司机和李俊,楚凯华把嘴凑在阳子耳边,低声道:“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得了赛车第一,你就让我随心所欲一次吗?”

阳子也记了起来,羞涩地低下了头。不过看到坐在前排的李俊,她似乎又找到一个理由,轻声道:“现在不是时候,先把李俊的事情解决了。”

“你好赖皮。”楚凯华无奈地笑笑。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就算没有李俊这档子事,他也不会傻得在郭心美、何菲她们的眼皮子底下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的,那不是自己找虐的节奏吗?

……

回到郭心美的住处,楚凯华的住宿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郭心美有意把楚凯华留下来。尽管她知道就算把楚凯华留下来自己晚上也不可能与他同床共枕,但是只要他能跟自己睡在一个屋檐底下,她就连做梦也是美的。但是碍于母亲在,她不好提出来。

阳子虽然还没到主动献身的地步,但她也觉得自从跟他认识开始,就一刻也不想离开他了。不过她同样不会主动提出让楚凯华睡在这里。

还是何菲出于好客的心里。另外她也把楚凯华当成了自己的准女婿,于是亲切地道:“凯华,今晚就住在这儿吧。酒店太贵,还没有家里舒服。”

郭心美听了,一阵窃喜,但她装出不乐意的样子道:“妈。家里的客人房已经住着阳子了,哪里有他住的地方?”

楚凯华立刻道:“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

何菲道:“不用,不用,今晚美美就跟我睡。让凯华睡在美美房间里就行了。”

郭心美原本已经计划好要去“骚扰”楚凯华的,没想到要让她陪母亲睡。那晚上岂不是跑不出来了?她连忙道:“不行不行。我的房间哪里能允许男人睡?再说还有李俊呢。”

李俊连忙道:“不用不用,我现在就去住酒店,明天一早我过来找你们。”说着,他知趣地一溜烟跑了。

阳子哪里会猜不出郭心美的意图。你想。楚凯华和郭心美在燕京就已经同居那么长时间了,郭心美怎么可能介意楚凯华睡她的床呢?于是阳子朝郭心美看了一眼。郭心美知道被她看穿了,连忙羞涩地低下了头。

阳子会心地一笑,对何菲道:“阿姨,没关系,还是让我和郭妹妹睡吧,让楚哥哥睡我的那间。”

何菲连忙对郭心美道:“瞧人家阳子,就比你懂事。知道谦让。”郭心美俏皮地朝阳子吐了吐舌头。

安排妥当,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郭心美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跟楚凯华恩爱了。对于一个热恋中的少女来说。一个星期的时间实在太久了。一伺隔壁的母亲睡下,她就迫不急待地想从**溜下去。但碍于阳子躺在旁边,她只好蹑手蹑脚地不敢弄出声响。

谁知,她刚离开床半米,就听到阳子在被窝里“嘻嘻”一阵窃笑。

郭心美的“阴谋”立刻破产,她恼羞成怒。回身往**一扑,把阳子压在身下。然后把手伸进被子里,一阵咯吱。阳子立刻痒得在被子里乱踢乱蹬,嘴里“咯咯咯”地笑个不停。接着连忙讨饶:“丫埋爹,丫埋爹。饶了我吧,我不敢了!”

郭心美明知故问:“坏姐姐,你说,你刚才笑什么?”

“没有啊,我刚才没笑啊!”

“还不说实话。”说着,郭心美变本加厉,把被子一掀。阳子只穿了件很薄的丝质睡衣,被她这么一掀,早就已经该露的全露了。月亮透过薄纱的窗帘,照进这间房间。

现在整个屋子朦朦胧胧的,但见两位美女衣衫不整地相互纠缠在一起。阳子羞涩地想要遮掩,郭心美却不依不饶地继续朝她的敏感部位咯吱。

阳子一时忘情,使出了一小招功夫,郭心美哪里是她的对手,立刻被阳子反压在了身下。阳子也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在手指上呵了口气,往她腋窝里搔去。

郭心美立刻全身酥软,放弃抵抗,只剩下讨饶的份:“不要了,不要了。我投降,我投降。”

阳子笑着道:“坏丫头,不说谢我,还想害我。”

“谢你?干吗要谢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要不是我跟何阿姨建议,你能晚上往隔壁跑?”

郭心美被她一语点穿,脸立刻胀得通红,两手同时捂住了脸颊,嘴里还狡辩:“谁说的?谁说我要往隔壁跑了?我跑过去干什么啊?”

阳子又是一阵咯吱,一边逼问道:“干什么?你说干什么?”

郭心美居然来了个恶人先告状:“我没干什么啊?倒不知道你有没有干过什么?”

阳子又好气又害羞,连忙否认:“哼,人家从来没做过,你难道不信?”

“真的吗?从来没有?你连碰都没碰过他?”

阳子不禁想起自己在飞机上洗手间的那一幕,立刻羞红了脸,不好回答。

郭心美原本只是乱说的,她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一看到阳子的反应,反而确信自己说得没错。

她从阳子身子底下挪了出来,居然用一种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姿态道:“好了好了,我也习惯了。这不能怪你,发生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要怪就怪隔壁那个大坏蛋。”说着,她站起身穿好拖鞋,对阳子萌萌地挥了挥小拳头:“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他。”说着转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