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25人奶大餐

卷 17超级毒枭325人奶大餐

原本郭心美去找楚凯华,阳子并没有什么感觉,反而像是她在搓和他俩一样。

但郭心美真地一走,她的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她一会儿想想楚凯华跟自己相识的这段奇妙惊险的经历,一会儿又猜测隔壁房间现在正发生着什么。

她的脸一会儿露出浅笑,一会儿又害羞地闭上眼睛。用三个字来概括——典型的“发花痴”……

郭心美踮着脚尖走出房间,来到隔壁楚凯华睡的那个房间。轻轻地推了下房门,门没关。郭心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她刚想向床边走去,准备给楚凯华一个突然袭击,背后却被两只**手紧紧地抱住了。

郭心美顿时全身酥麻,轻声细语道:“放开我,快放开我。”

楚凯华这时不但没有放开,反而越搂越紧了,一边道:“抓贼啊,抓贼啊!”

郭心美急道:“叫什么啊?别叫,别叫,把我妈叫醒了。”

“那你承不承认是贼?”

郭心美反驳道:“有木有搞错,这是我的家,你是谁啊?”

“我没搞错,不管这是谁的家。你妈把房间留给我了,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你夜入民宅,意欲何为。”说着,楚凯华略略放松抱住她的手,让她可以转过身来。

郭心美看着楚凯华,脸上泛起了桃花般的红晕,嘴里还争辩道:“我没想干什么啊。我妈让我来看看,你还需要些什么。”

“是吗?那太感谢了,我现在正好肚子饿了。需要吃东西。”

“都这么晚了,想吃什么?”

“芝士龙虾,牡砺牛排,鱼子酱焗蜗牛,鹅肝色拉……”

郭心美连忙打断他:“你疯啦。这些都是法国最高档的菜,让我去哪儿弄?”

“我不管,我是客人,我饿了,要吃。”

“我看你还是早点睡觉吧,然后虔心念佛,指望晚上做梦的时候,可以梦见去法国凡尔塞宫,路易十六请你吃大餐。”

“我也想睡呢,可是睡不着怎么办?你想饿死我。”

“那我可没办法了。方便面要吗?”

楚凯华夸张地道:“有木搞错,方便面里面全是添加剂,放上一百年都不会坏的。你干脆把我做成木乃伊得了。”

“那你要吃什么?”

楚凯华道:“不如这样,睡前喝一杯牛奶比较容易睡着。”

“那我去给你拿。”说着,郭心美想要出门。

谁知。楚凯华突然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把嘴向她的胸前拱去。

郭心美紧张地推着他的嘴道:“你干吗?”

“喝奶啊。”

郭心美羞得满脸通红,低声喃喃道:“冰箱里有牛奶,我去拿。”

“听说人奶更好喝,营业更丰富。”

郭心美娇嗔道:“我,我又没怀孕,哪里来的奶?快放开我。”

楚凯华腆着脸道:“没有吗?我怎么感觉湿湿的。”说着,他把她的手一把推开,用嘴咬住了她衣服的前襟。像是要把衣襟强行撕开的样子。

郭心美急了,羞嗔道:“别,别硬来。我……我自己来。”说着。她扭扭捏捏地自觉地把睡衣前襟的钮扣解开了两颗。吹弹得破的肌肤在月光的映照下,散发着朦胧的光。

那一条深沟立刻展现在楚凯华面前。楚凯华马上有了反应,血脉贲张。他用舌尖直接伸进了沟里,两只手一左一右,把她的衣服往两边用力一扯。

郭心美“嘤咛”一声,还没等她有任何准备,她左边的玉峰已经被楚凯华含在了嘴里。而他的右手也早已找到目标,轻轻一握,异常弹滑。

郭心美受到两边的同时攻击,哪里还经受得住。她此来原本就是为了私会情郎的,被情郎轻薄也是题中之义。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缴械投降。只好概叹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于是她一双柔荑轻搭在他的双肩上,任由楚凯华在她的双峰之间肆虐。

楚凯华哪里会满足于这小小的胜利,他突然把她往后一推。郭心美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横身托起,抱在怀里,往床边走去。

“不要……你干什么?我妈要听见的。”何菲的房间确实与这间房只有一墙之隔。

楚凯华哪里肯听她的,只见他把她往**轻轻一扔,和身扑了上去,把她重重地吓在身底下。一边道:“不是你妈叫你来的吗?来问我要什么。”

郭心美还在坚持着自己的谎言:“是,是啊,是我妈叫我来的。可她没让我跟你这样啊!你……你不是说只要喝奶吗?”

“可是,没有奶啊,我吸了半天,都没吸出来啊?”

郭心美羞得无地自容:“你……你真不要脸。”

“我不要脸,只要奶。现在你欠着我的,怎么办?”

“你想怎么样?”

“那还不简单,欠债还钱。没有奶,水有没有?”说着,楚凯华的左手已经向下伸展,他把手插进了她的睡衣,一下子就摸到了她的内裤。

“不要……快放开我。”郭心美作着无力的抵抗。谁知,她的扭动,让他们之间贴得更紧了。没过多久,她就已经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

楚凯华在她的身上,被她一阵颠动,更是**澎湃,欲火焚身起来。他突然一下伸进了她内裤里,感觉到一股水湿柔滑、温暖细腻的触感,他哪里还刹得住。

郭心美挣扎得更激烈了,她已经不知道现在她的扭动是一种抵抗还是在配合他的节奏了。反正由于她的挣扎,楚凯华得以更顺利地把她的内裤扯到了腿弯。

现在她身上只有半遮着的睡衣和那条形同虚设的挂在膝弯的白色小内裤。楚凯华突然停止了动作,他跪在她美妙的**旁,欣赏着这完美的一幕。郭心美护着下身的双手逐渐放松,她也深情地看着月色朦胧中的这个可爱的男人。

在她心目中,他不仅是一个大英雄,可以办到所有的事情。而且幽默诙谐。但就是有一点,他太色了。但是她也承认,她总是无法抗拒他的诱惑,无力拒绝他的“无礼”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