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26被点燃的柔情

卷17超级毒枭 326 被点燃的柔情

就像现在,当楚凯华贪婪地看着自己的美体时,她眼神中的抗拒逐渐消失,代之以对他深情的凝视。

楚凯华突然一改刚才急风暴雨的攻击,他俯下身子,以肘支撑住自己的份量。然后用嘴唇在她的脸上细细地吻过。终于,她用自己的香唇主动地绰住了他的唇,他们吻得那么和谐,那么恬静。

男人是用下身思考的动物,而女人却是一种感情的生物。

她的热力被他温柔的眼神,深情的吻挑动了起来。她突然把楚凯华一下子推倒在床,她翻身爬了起来,坐在他的胯间,然后她平生第一次主动地引导着一个男人向她的下面冲击……

第二天一早,郭心美、何菲、李俊、阳子乘着出租车来到了看守所。上午十点,郭国荣办完所有手续从看守所的大门走了出来。郭心美第一个扑了上去,何菲紧跟在后面。三个人抱头痛哭。

阳子站在楚凯华身边,禁不住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自己坎坷的人生经历。作为一个女孩,她何尝不想有一个幸福完美的家,有一对呵护自己的双亲。但是,现在她只有美奈子这个唯一的亲人了。

她不禁回头看了看楚凯华。楚凯华正帮她从小坤包里拿出手绢,准备帮她擦眼泪。就在这一瞬间,对这个男人的千般挂念,万般柔情突然被点燃了。她一头扑进他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眼中满含幸福的泪水。

这一瞬间,她似乎彻底找回了做女人的感觉,再也不是那个什么黑帮的一姐了,再也不想打打杀杀。争强斗狠了。她愿意去真正地爱一个男人,成为他的附属品,原意为他去生一堆孩子,不惜成为一个黄脸婆。

昨晚,当郭心美与楚凯华缠绵绯侧的时候,她的这种情绪已经酝酿了很久。而现在。郭家三口的亲情和眼泪,彻底激发了她天性中从没有缺乏过的母性的温柔。

楚凯华还以为她只是为郭家三口的团聚喜极而泣。他温柔地拍着她的肩膀,轻轻地用手绢擦拭着她的脸颊。

阳子甚至有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一亲香泽的冲动。楚凯华是有这贼心也没这贼胆。

李俊看到这种情景,也是深有感触。作为一个孤儿,他原本已经对社会失去了信心。是婷婷重新点燃了他爱的火焰。但正当他们之间的爱情之花蓬勃生长的时候,突然有人生生地把它碾碎了。在别人的生活中,更多的是爱。而在他的生命里,现在只有两个字——仇恨。

郭国荣一家终于慢慢从喜悦激动中平静了下来。郭国荣这才注意到楚凯华站在后面。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小伙子,太谢谢你了。我知道。我的妻子和女儿都是你费了千辛万苦才救出来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郭心美也不顾害羞了,拉着楚凯华的手道:“爸爸,除了我和妈妈,其实你能从看守所出来也多亏了楚哥哥。”昨天,在何菲面前,郭心美故意气楚凯华,说是阳子在救郭国荣的事情上立了大功。现在她终于说出了实话。

郭国荣和何菲一时都有点转不过弯来。郭心美一手一个拉住父母的手:“我们先上车,我慢慢讲给你们听。”

五个人分乘两辆出租车。车子直接向市内最高级的酒店——美丽华大酒店开去。何菲早就拿好了主意。一方面她是给郭国荣接风洗尘,另一方面也是向楚凯华和阳子道谢。

点的菜是首先是川菜中的六大名菜:鱼香肉丝、宫保鸡丁、夫妻肺片、麻婆豆腐、回锅肉、东坡肘子。另外还有川式怪味手撕鸡、豆瓣拌蹄花等各种特色菜,外加白糕、伦敦糕、黄粑、猪儿粑、窖沙珍珠丸等各式名点。摆了满满一大桌。酒当然是茅台了。

郭国荣先举杯表示对楚凯华和阳子的感谢。楚凯华和阳子也举杯祝贺他度过危难,好人一生平安。

这些人里面最高兴的当然要数郭心美了。她故意拉着楚凯华和郭国荣坐在她的左右手。一会儿给父亲夹菜,一会儿给楚凯华添酒,一会儿又站起身给阳子和李俊劝菜。此时此刻,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了。

席间。何菲突然笑眯眯地看着楚凯华,一语不发。楚凯华被她看得有点发毛。他只好避开何菲的目光。但转头一看,发现郭国荣竟然也在看着自己,一边看还一边不住地点头。

楚凯华正在发愣的时候,何菲开口了:“凯华。今年几岁了?”

郭心美连忙插嘴道:“妈,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二十二岁啊。你好健忘。”

何菲眉头一皱,尴尬地笑笑道:“这傻孩子。”说着她继续问楚凯华:“凯华,一个人在燕京上大学啊,快毕业了吧?”

晕死,不是何菲提起,楚凯华几乎都忘了自己还是个在读大学生了。他支吾道:“是的。大四了,快毕业了。”

郭国荣这时候也插了进来:“凯华啊,听说你是个孤儿。一个人在燕京很辛苦啊。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啊?”

“打算?”楚凯华愣住了,顺嘴道:“没打算,没打算。”

郭国荣笑笑道:“这孩子。怎么能没打算呢?你毕业后打算在哪里工作啊?”

“这个……”楚凯华根本没考虑过这种问题。

郭心美听出了意思,这是父母在给自己找如意郎君啊!她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然后再转头看看楚凯华。立刻羞涩地低下了头。但耳朵拔得老长,一个字也不舍得漏。

何菲对楚凯华道:“你不是学的金融数学专业吗?我看这样吧,你毕业后就到成仓来工作。我给你介绍一家保险公司,你可以去考个保险精算师。一个月至少5000块净收入。”

“不行,不行。”楚凯华连忙摇手。他哪是这块料啊,自从那次在校门口被车撞了一下,他在大学里学过的东西几乎全还给了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