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46清官难断家务事

卷 18一箭双雕346清官难断家务事

这么一说,楚凯华立刻就明白了。他庆幸自己这回的决定,幸亏自己没有协助燕京警方来调查吕婷婷的案子。

现在,估计燕京警方还只知道吕婷婷是吕姗姗的妹妹。他们暂时不会想到这跟成仓有什么关系。所以,楚凯华才好在姜作山他们完全没有警惕的情况下,把成仓翻个底朝天。

旅馆老板娘的话倒是提醒了楚凯华,他立刻用凉衣绳把老板娘又捆了起来。老板娘不敢抵抗,她知道不是他们的对手。阳子却莫名其妙:“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要救她吗?你怎么又把她捆起来了?”

楚凯华一边捆一边道:“傻妞,你还看不出来吗?只要我们不连累她,他男人不会对她怎么样的。”说着,他又把毛巾重新绑住老板娘的嘴巴,对老板娘道:“待会儿,你男人要是回来了,你就说我们只是踢开门找人。没找到就走了。明白吗?”

老板娘的嘴被绑住了,只好点头表示“明白”。

阳子将信将疑道:“你确信她老公不会伤害她吗?”

“放心,如果要伤害,那回她私放了婷婷,那个坏男人就不会放过她了。有句话你也许不会相信——她老公对她还是有感情的。”

老板娘听到这里,眼眶瞬间湿润了。她似乎第一次遇上了知音。没想到,居然有一个小伙子会看透她跟她男人之间那种若即若离的微妙的感情。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楚凯华对这句话倒是不点自通。

楚凯华拉起阳子,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边走边回头提醒老板娘:“别说跟我们说过话,记住了。”

老板娘感激地点点头。她知道,这种方式确实是对她最好的保护。这样不仅不会让她男人起疑心。更不会把不相干的她牵扯进去。

楚凯华拉着阳子跑出了旅馆。躲进了马路对面的汽车里。透过车窗,借着路灯,他们可以清楚地看清旅馆门口的情形。

果然,没过满五分钟,楚凯华看到一个相貌凶狠的男人领着五六个小混混冲进了旅馆里。

楚凯华叹息了一声。

阳子好奇地问道:“你叹什么气啊?”

楚凯华居然**了一句湿:“问世间情为何物?”

“什么意思?”阳子更加奇怪了。

“这么凶相毕露,形容猥琐的男人。居然会得到老板娘这样的美女死心踏地的爱。想不通啊,想不通!”楚凯华又是一声叹息。

阳子听懂了,不禁抓住了楚凯华的一只手道:“我也猜不到,二十一年在日本的生活,居然会有一天来到中国,还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一个中国男人。”

楚凯华差点就情之所致,来个车震什么的了。不过他还是强忍住欲火,看着旅馆门口。

阳子想推开车门下去了。楚凯华连忙一把拉住:“你想干什么?”

“去抓那个人啊,他肯定知道不少事情。”

“先等一等。先等一等。”

“为什么?”阳子不解地问。

“为什么?你想想他们上楼后的情形就能想通了。”楚凯华循循善诱道。

“上楼?”阳子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开始联想起来:“那肯定是先去我们刚才住的房间,然后……然后看到我们不在了……然后就去他和他老婆住的房间……那又怎么样?”

“再然后呢?他肯定会问她的老婆门怎么被踢穿了。所以,我要让老板娘有足够的时间解释一下。”

阳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想给老板娘撒谎的时间。老板娘一定会说,她看到我们踢开了房门,找她的老公。看到她老公不在,就又追出了旅馆。”

“聪明!”楚凯华忍不住摸了一下她的粉颊。阳子羞涩地闪了一下。但是她显然有些依依不舍,没过三秒钟。她又扑回了楚凯华的怀里……

两人缠绵了两分钟,楚凯华终于淡定地道:“现在,该我们上了。”说完,他果断地开门下车。

“不等了吗?”

“不能再等了,她现在该撒的谎已经撒完,再等的话。老板娘就要露馅了。go!go!go!”

阳子立刻也窜下了车。

楚凯华突然一把拦住她。

阳子诧异地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你确信还能打吗?”

阳子会意,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刚才我们已经在房间里“折腾”得够久了。你还有力气打架吗?

想到这里,她立刻羞涩地低了下头,娇啐道:“都怪你,把人家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还怎么跟人打架?”其实。她显然是在楚凯华面前撒娇。漫说他们其实还没刀剑出鞘,就是真刀真枪地干上了,对于女人来说只怕不但不会乏力,还会更加阴阳调和,气血两旺。

楚凯华的脑子却由于她的这句假嗔,突然来了灵感。过了几秒种,他完全想好了。于是轻轻握住阳子的手道:“你说得不错,你和我都已经没力气了。你打不过他们的,你和我都会被他们俘虏,听懂了吗?”

阳子连连摇头,她哪里会有他那样的花花肠子?如果真有的话,她的水口组也不至于在京都金阁寺中了黑本道的迷药,总部差点灭门了。她疑惑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就那几个小子,就是再来十个,我也照样把他们摆平。

你还真以为我没力气了。就算真没力气了,也不至于搞不定这帮业余的吧!”说着,她羞涩地低下了头。

“不,你一定要听我的。我们必须被他们抓起来,因为我想把今天这笔生意做得大一点。”

阳子似乎明白了,但又不完全明白。不过她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对于这位鬼主意特别多的坏小子,她最好还是听从比较好。事实上,跟着他说的做,好像真没吃过什么亏。

楚凯华拉着阳子冲进了旅馆,直奔三楼。

果然,他们都在老板娘被绑的房间里。只听得从里面传来那个男人的叫骂声:“他奶奶的,居然让他们发觉了,还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