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47兰花美人指

卷 18一箭双雕 347 兰花美人指

另外一个声音道:“陶二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你想,他们跑就跑了,为什么还要到你的房间里来找你?”

“没错”,被叫陶二哥的男人道:“我也觉得奇怪。你这个贱货,倒是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去哪了?”

“我,我也不清楚,他们……他们……”这吞吞吐吐的声音显然是老板娘发出来的。

“你个扫把星,每次我要发财的时候,总是被你搅了。你再不老实,小心我打死你?”“陶二哥”显然已经穷凶极恶了。

楚凯华立刻冲了进去:“住手!”

房间里的人都呆了一下,急忙回过头来。老板娘一见之下,“啊”地一声惊叫。但她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巴,强行盖住了后面的高音部分。

刚才带头冲进旅馆的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走上一步,细细地打量着楚凯华,问道:“你是谁?敢来管我的闲事,你活得不耐烦了。”

楚凯华还没回答,房间里的男人们同时轻声“啊——”了一下,眼睛齐刷刷地看向门口。在楚凯华的背后,出现一位绝色美女。那脸蛋,那身材,那皮肤……特别是那一对顾盼生辉的凤眼。

更难得的是,这个女人还透着一股别的女人所没有的灵气,让她显得更加英姿飒爽,美丽动人。让房间里每个男人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平时看到美女,这些男人就会有两种反应:对于面貌姣好的,他们就流口水;对于身材火辣的,他们底下就支帐篷。

但是面对阳子这种英姿飒爽的超级大美女,不好意思,他们根本就没准备好如何反应。因为他们在成仓城就没见过这种档次的。于是他们现在就像一只只乌眼鸡似的。光会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剩下就是脑子里一片空白了。

楚凯华不用回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效果在他的意料之中,而且这也是他期盼的。光凭着阳子的长相,就是一个大大的钩子。不由得他们不上钩。想到这里。他不禁得意地笑了。

那个男人当然也不是笨蛋,如果说看到楚凯华他猜不出来的话,那么,看到阳子的时候,他果断地猜到了——这就是他要抓的隔壁那位美女。不过,他还是相当精明的。他不动声色地转过头看向身后——他的老婆。

而他的老婆——老板娘的表现很快就让他确认了。因为她正捂着嘴巴,拼命压住惊恐和不安的神色。那种吓得几乎发抖的态势,实实在在地出卖了她。男人终于确认了——他们就是那一对来红灯区偷情的情侣。

男人张开嘴“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你们还敢回来。”

“回来?我当然要回来。老实说吧。我们今天来这里就是要来找你的。”

“找我?你们敢来找我,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这时刚才叫他陶二哥的一个小个子立刻拍马屁道:“小子,听好了。这是我们陶二哥,江湖人称陶不二。知道为什么叫陶不二吗?”

楚凯华鄙夷地道:“当然知道。他叫二哥,又叫不二,连起来就是‘二了又二’的意思啰。”

陶不二气得鼻子都歪了,他一脚踹在那个小个子屁股上:“妈的,都是你个张二鸟。一会儿‘二哥’。一会儿‘不二’,反倒叫这小子把我说成了二百五。”

小个子张二鸟委屈地揉着屁股。冲着楚凯华没好气地道:“你个小兔崽子。告诉你,不二就是‘一不怕天’,‘二不怕地’。你去打听打听,在我们成仓城,有谁不知道咱二哥的名号。不管是黑道上的,还是白道上的。咱二哥出去绝对摆平。”

“哼哼——”楚凯华一阵冷笑:“我正好相反,叫‘刘不一’。”

“刘不一?没听说过,什么意思?”

“我即怕天,又怕地,但是只有一样不怕。所以就叫刘不一了。”

陶不二被楚凯华的话吸引了,不禁问道:“只有一样不怕?不怕什么?”

“不怕死。”楚凯华狠狠地盯着陶不二道。

“什么?不怕死?”陶不二嘴都被气歪了,大声叫道:“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怕不怕死?”

说着,他朝手下人一挥手,后面六个跟班立刻向楚凯华和阳子围拢过来。不过让陶不二感觉奇怪的是,楚凯华和阳子显然没有退缩的意思,还向他们靠了过来。特别让陶不二惊讶的是,那个大美女居然走得比那个“刘不一”还快,都已经挡在刘不一身前了。

“哟嗬!”陶不二啧啧道:“没想到这位小妞比爷们还要爷们啊。怎么着,想跟大爷我练练?”说完,他的手已经贱贱地伸向了阳子的脸蛋,想要揩一把油。

阳子哪里会让他的脏手碰到自己光嫩的俏脸,说时迟那时快,她倏忽一个小擒拿,已经抓住了陶不二的“贱爪”。只要指间稍一用力,陶不二的手指就得当场废了。

楚凯华一看,暗道不好。他连忙使出“八十一式牛魔拳”中的猴挠拳。尽管他的功力远不如阳子,但他的灵活度倒已经略胜她一筹。他的手指抓住了阳子的食中两指,轻轻一拉。阳子的手立刻松散成一朵兰花形状,煞是好看。

但也正是由于这个好看,她抓住陶不二手指的力量顿时消弥于无形。这轻轻一拆之间,陶不二的手指才有机会缩了回去,总算没当场被折断。

陶不二心惊肉跳,用另一手捂住了刚才差点断掉的四根手指。但他又明明看见大美女的手形不过是一个优雅的兰花指。旁边的几个跟班当然就更看不明白了,他们只看到大美女用兰花指轻轻拈了拈陶不二的手,含羞带嗔,那姿态美得,真是明艳不可方物。

阳子也弄不懂是怎么回事。她当然知道刚才楚凯华这一手妙招,恰到好处地化解了她手里的力道。阳子算是个武术高手了,但她也不得不佩服楚凯华这一手的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