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48如意算盘

卷 18一箭双雕348如意算盘

但是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教训这个臭男人呢?阳子不解地看向楚凯华。

楚凯华突然一把抱住她道:“你没事吧,你往后躲啊!怎么站前面来了?”说着,他顺势把她往门口推了推,乘着那些人只看到他的背部的时候,他用日语轻声道:“别还手!”

阳子这才记起在进旅馆前,楚凯华给过她提示,叫她不要逞强。想到这儿,她不免有些惭愧,轻轻朝楚凯华点了点头。

楚凯华总算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出手及时,不然他的计划就玩完了。

这时,陶不二的跟班们已经逼了过来,他们显然想发起正式进攻了。

楚凯华大喝一声:“慢着。你们想干什么?”

陶不二狞笑道:“干什么?我倒要先问问你,你踢破我房间的门,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来找黑嘴彭的,跟你没关系。”楚凯华假装让声音听起来有就抖,显得中气不足的样子。

“哦?——”陶不二和手下人同时发出一阵惊叹。

张二鸟嘴里立刻讨好陶不二道:“这小子是来找彭哥的。”

陶不二不耐烦地道:“我不是聋子,有耳朵。不用你提醒!”说着,他双手抱胸,朝着楚凯华道:“想找彭哥?找他什么事啊?”

“他欠了我钱,我……我要找他算账。”楚凯华还是继续装出一副心里没底的气势。

“找彭哥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

“我就知道你们是一伙的。他现在失踪了,我就到这儿来找找,看看他是不是躲在这儿了。”

“怪不得”。张二鸟又谄媚地对陶不二道:“这小子假装住旅馆。然后到您的房间来找人,没找到就在外面兜了一圈,想找到些线索。但他今天走霉运,没想到陶二哥还正想找他呢。这就叫送货上门。哈哈!”

身后的跟班们都听懂了,跟着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张二鸟嘻皮笑脸地问道:“你说彭哥欠你钱,他欠你多少啊?”

“200万!……美金。”

“哄”地一声,当时就炸了锅了。200万这么大的数字,对于陶不二他们来说已经不知道后面几个零了。而那“美金”两字,更是让他们嘴巴大张,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老板娘也听得清清楚楚,心里那个乱:这位蟀哥到底是什么人啊?

张二鸟眼珠一转,突然对其他几个跟班厉声道:“你们几个。先把他们看住,别让他们跑了。”

另外几个小混混果然把楚凯华和阳子两人围在了当中。

而张二鸟却拉着陶不二道:“陶二哥,借一步说话。”

这张二鸟一向是陶不二的心腹,鬼主意特别多,许多事情陶不二都会听他的。于是,他跟着张二鸟走出房间,来到走廊上。

张二鸟低声道:“二哥,您今天真是时来运转了。这可是件送上门的无本生意啊。”

陶不二问道:“怎么说?”

“您没听这小子说吗?他说黑嘴彭欠了他的钱,他是来追债的,200万美金啊!一看这派头。就是一典型的公子哥,没见过世面。说话连中气都不足,软得像个娘们。”

“不错,我最近也听说黑嘴彭跟人做白面生意,被人黑吃黑,摆了一道,亏了不少钱。这小子八成也是黑嘴彭的债主之一。你想怎么弄?”

“您不是还欠着黑嘴彭的钱吗?”张二鸟反问道。

陶不二搔搔头:“没错,我欠黑嘴彭15万块。所以我一直躲着他。就怕他现在手头紧,要来追我的债。”

张二鸟道:“这下齐了活了。我们找他去。”

“找死啊。我躲都躲不及。还敢找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成仓城可是第二把交椅,除了第一把交椅的赵志平。谁敢惹他?而且他明摆着背后有大树,像我这种的……唉,不说了。”

其实。陶不二是想说:像我这种的,只会欺负欺负无知少女,赚几个昧良心的辛苦钱,哪里是他的对手?

张二鸟谄媚地一笑,朝房间方向努了努嘴:“这回不同了,我们手里有牌啊,这里面可是活宝啊。”

“你是说那个女的?”陶不二道:“我当然明白。不过就算要让他帮我接客赚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啊。我现在就去找黑嘴彭,能有什么好?”

“你没听明白。我说的不是那个女的,我是说那个公子哥。他不是黑嘴彭的债主吗?你把他的债主交到他手里,不就等于帮他把200万美金还了吗?你帮他解决了200美金的债,他还好意思问你要那15万吗?”

陶不二这回听懂了,他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不错,这个臭小子比那女的值钱多了。好,好极了。我这就让他们把女的留下,把那男的带去见黑嘴彭。黑嘴彭现在躲起来了。不过,别人不知道他藏在哪里,我能不知道吗?哼哼——”

张二鸟连连摆手:“不。不要把这对帅哥美女分开。我们带上那女的一起去。”

“这是为什么?”

张二鸟一副高深莫明的表情道:“你想啊,你是把这小子绑过去好呢,还是让他自己走过去好?”

“当然是绑过去啊,那不显得咱们有实力吗?”

“不对。应该是让这小子跟我们一起过去。我们要让黑嘴彭感觉这小子就是我们一伙的。只要我们说句话,这小子就得听。这样,黑嘴彭就得对我们刮目相看。”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陶不二连连点头。

“如果把他们拆开,这小子肯定不愿意乖乖地听我们的话。我们就把他们一起带去见黑嘴彭。到时候,这小子实在不听话,我们就把这一男一女一起交给黑嘴彭处置。这笔人情,咱不是做大了吗?你那15万,他还好意思问你要吗?”

陶不二连连点头:“不错,不错。”他又犹疑了一下:“好是好,不过……”

张二鸟早就看出了陶不二那点心思,连忙劝道:“二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舍不得那个大美人吗?没办法的,谁让咱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