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59全部摞倒

卷 18一箭双雕 359 全部摞倒

李三和黑嘴彭被楚凯华的叫声吓了一跳,赶紧把枪扔得远远的。

楚凯华这才把怀里的阳子放了下来。离开他温暖的胸膛,阳子已经有些恋恋不舍了。不过现在不是缠绵的时候,地上这么多枪始终是个威胁。

楚凯华用手指了指门外,用日语道:“打电话通知你的人进来。”阳子立刻拿出手机去拨号码了。

楚凯华看到躲在供桌底下还在瑟瑟发抖的陶不二。他走过去,狠狠地朝他屁股上就是一脚:“滚出来!”

听到楚凯华叫他,陶不二魂都没了,连屁股都没敢揉一下,连滚带爬地跪倒在楚凯华面前。不停地磕头道:“刘公子,刘大爷。饶命啊,饶命!这都不是我的主意啊,要怪就要怪张二鸟。都是他的主意啊,您大人有大量……”

楚凯华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唠叨个没完了。先把地上的枪都捡到一堆。一共八把,全部要找到,少一把就请你吃一粒花生米(子弹)。”

陶不二看到楚凯华差他做事,高兴得屁滚尿流。现在,越是被这位刘公子骂,越是被他差着做事,就说明越安全。他跪在地上都没敢起身,直接爬在地上捡起了枪。不一会儿,八把枪都被他扔在了供桌底下。一时半会儿,谁也拿不到了。

楚凯华看了看当前的情况,也就张二鸟被吓得不醒人事。其他几个中枪的看来都无性命之忧。楚凯华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在成仓搞出人命来。

楚凯华朝张二鸟努了努嘴,看着陶不二道:“把他弄醒。”

陶不二立刻扑到张二鸟身前,手头又没有凉水什么的,他只好张牙舞爪朝着张二鸟脸上狠狠地来了几巴掌。张二鸟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缓缓睁开了眼睛。陶不二不但没有安慰几句。反而大骂道:“睡够没有?别装死了。快起来,再不起来,刘公子可没那么好说话了。”

张二鸟也怕得要死,苦于大腿根部中了一枪,爬起来确实有些困难,他只好趴在地上。给楚凯华磕头赔罪了。

楚凯华往沙发里一坐,鄙夷地看了看他道:“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把我诓到这儿来,待会儿再跟你们算账。”

说话间,门外已经冲进来三个水口组的人,为首的是那个叫小林的。小林一冲进来,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显然刚刚经过一番枪战。

小林只看到了阳子,没注意捂在沙发里的楚凯华,心中大急。还以为楚凯华出了事。他大叫道:“混蛋,竟敢对我们老大无礼。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说着,他顺手抓住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彪形大汉,轻轻一提,那个彪形大汉居然已经双脚离地。还没等大汉反应过来,只见小林轻轻一推,大汉就已经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过了两米多,重重地摔在了黑嘴彭的身边。差点把黑嘴彭压扁。

黑嘴彭吓得面如土色。

跟着小林进来的另外两人也学着小林的样子,正好还有两个打手站在角落里。他们也不问青红皂白,上去一人一个,直接提了起来,“卟卟”两声,一左一右,摔在了李三的身边。

其中一人的手肘正好砸到李三的脸颊上。李三的脸顿时变了形。他捂着脸“哇哇”地惨嚎起来。然后一口唾沫吐出,里面居然有一颗血门牙。

三个水口组的人一进门,把黑嘴彭的人收拾得一个站着的都没有了。陶不二和张二鸟他们看得浑身一股凉意。他们暗自庆幸,刚才一直跪在地上。要是也站着的话,凭他们那点斤两。指不定已经被扔到门外去了。

陶不二狠狠地瞪了张二鸟一眼,轻声嘀咕道:“妈的,都是你。谁不好惹,非要惹这位刘公子。你他妈也不看看,他叫进来的三个人一人一招,就摞倒了三个。这实力,别说是黑嘴彭,就是赵志平都不够给他提鞋的。”

张二鸟兀自捂着大腿根。这次,他真是把肠子都悔青了。

楚凯华这才站了起来。小林一见到楚凯华没事,高兴地叫道:“老大,有什么吩咐啊?”

楚凯华看到小林来了,总算松了口气。他对嫦娥姐姐千恩万谢,让她把“移形幻影”的异能收了回去。

然后,他吩咐小林把黑嘴彭和陶不二带走。小林答应了一声,朝手下人一挥手。其中一个押着陶不二出了门。而黑嘴彭受了伤,小林就指派黑嘴彭的两个打手,把黑嘴彭抬上了车。

李三对黑嘴彭还算有良心,跟在后面一个劲地问:“刘公子,刘爷,您这是准备把我们彭哥带到哪儿去啊。”

楚凯华道:“这个你不用管,随时在家里待命就是了。你们不会傻到去报警吧?”

“不敢不敢。”李三连忙道。

楚凯华道:“老实告诉你吧,我也知道你们跟成仓的警方关系不一般。不过在报警之前,最好先打听清楚我的底细。”

李三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是什么?你还真要去调查我的底细?”

“不敢不敢。”

楚凯华被他逗乐了,“噗哧”笑了出来,骂道:“没用的废物。”

李三听了,反倒松了口气。因为这句辱骂至少意味着:这位刘公子暂时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了。

小林开着车把陶不二和黑嘴彭押去水口组的成仓总部。

楚凯华一看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他就和阳子开车回到了酒店。

一到酒店,楚凯华和阳子就兴奋地跑进了郭心美的房间。郭心美正在牵肠挂肚。她犹豫着,这么晚了,要不要给楚凯华打个电话。现在,见到他们回来,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知道事情办得不错,也就松了口气。

阳子又忍不住敲开了李俊的房门。李俊已经睡了一会儿了,被他们叫醒后也没了睡意。阳子忍不住想把今天晚上的收获告诉他们。于是郭心美索性泡上了四杯咖啡,叫前台送来一些点心,四上人吃起了夜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