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60磨豆腐西施

卷 18一箭双雕360磨豆腐西施

阳子开始眉飞色舞地准备开讲。但是刚讲到他们进旅馆,她就遇到了瓶颈——她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要去陶不二的旅馆。她开始后悔了,只好巴巴地看着楚凯华,表示求援。

楚凯华真拿她没办法,要是照他的意思,他肯定会说今天他们去水口组总部的路上突然遇到了黑嘴彭,然后就一路跟过去,把黑嘴彭的老窝给端了。至于陶不二,他会说是在黑嘴彭的老窝偶然发现的。

但现在阳子已经贸贸然给他开了个“好”头,因为她已经说到两人开车去了一家旅馆。而郭心美的眼神显然已经由好奇转为了愤怒。女人在这方面,那种第六感觉从来没错的。

楚凯华只好硬着头皮接过了阳子的话头:“其实,其实……其实是我们得到了水口组的消息”,他真是服了自己,眉头一皱之间,谎话已然脱口而出:“他们说黑嘴彭与那家旅馆有联系。于是我们就假装去旅馆住宿,顺带就打听消息。”

后面的话就好编了。无非就是:陶不二引诱他们去黑嘴彭老巢。他们就将计就计,跟他们去了。然后就一箭双雕,将黑嘴彭和陶不二一举成擒。

话题的重点转到了陶不二身上。楚凯华一拍李俊的肩膀道:“老弟,没想到我们这回来成仓搞这么大事,逼得黑嘴彭躲起来,结果这都只是个过程。今天晚上才是重点。”

于是他把今天晚上的事着意渲染了一番。

原来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阴,李俊明白了。陶不二居然成了破吕婷婷案的最重要一环。他兴奋地想请楚凯华喝酒。

楚凯华道:“不了,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还要打足精神好好审一审这两个人呢。”

于是四人各回房休息。

郭心美倒是等得累了,听说楚凯华明天有要紧事,也就不再来打扰他了。于是在自己房间里孤枕而眠。

而阳子居然半夜里推开了楚凯华的房门,执意要陪他一起睡。她的理由是如果不是为了陶不二的事,他现在还陪她睡在那间旅馆里呢。

楚凯华起先不答应,但架不住她死缠烂打,只好同意了。但想到郭心美就在隔壁,随时都有可能对他来个突然袭击。楚凯华真是如睡针毡。

更雷人的是,阳子居然脱得只剩下一条小裤衩。她说**有利于身体健康。

她们日本人,从小就习惯于大冬天只穿短裙或者半短裤,从来不怕冷的。更不用说,女孩子晚上睡觉如果穿着胸罩的话,会提高得乳腺癌的机率。面对这么科学的**理论,楚凯华还能说什么呢?

原本就已经如睡针毡了。现在可好,旁边躺上一个几乎**的大美女,吐气如兰。软玉温香。楚凯华大气都不敢出。

要照以前,十个处女都被他搞定了。但是有了今晚旅馆那次抗拒诱惑的经历,他反而不好再起歹意了。再说阳子也很信任他的样子,他只好装起了柳下惠。但是这比柳下惠那什么坐怀不乱的难度要高端多了。

今晚,对于楚凯华来说必须有一喷,不是喷鼻血,就是喷精。为了能让自己睡着,他决定——撸一管。他下意识地把手伸向了小弟弟……

但是刚撸了几下。床震就把阳子惊醒了。听到楚凯华在枕边的呼吸,她慵懒而惬意地伸开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又舒服地沉沉睡去。

这下好了,楚凯华别说撸了,就是连翻身都不敢了。于是他就这么纠结地保持着被她搂住脖子的姿势。终于,累得不行了,在早晨六点钟的时候,他沉沉地睡去。

但是大大们完全可以猜到了。这是要作死的节奏。

果然,他刚睡着半个小时,房间就被郭心美推开了。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想给他一个突然袭击。好吧,不仅是想。她真地这么做了。尽管已经是清晨,但酒店的窗帘遮光性很好,卧室里仍然一片漆黑。

郭心美好不容易摸着黑走到床边。她掀开白色的床单,迫不急待地钻了进去。一把搂住一段娇膄丰满的身躯,入手柔滑细腻,弹性十足。郭心美吓了一跳,她有些疑惑地稍稍用了点力,这回她的“梦中情人”有了反应。

只听得“嘤咛”一声,接着居然是一句“丫埋爹!”

“丫埋爹”就“丫埋爹”?吧,对方居然还对郭心美以牙还牙,对她也施以“暴力仙人爪”,直接抓住了她的玉峰。抓她的手细腻滚烫,顿时让郭心美有种从未有过的差点要融化的感觉。郭心美也忍不住轻“哼”一声。

两人居然紧紧相拥,下身很自然地贴在了一起。晕死,居然是标准的“磨豆腐”的姿势。磨了五秒钟,两人同时“啊”地一声轻叫,这声尖叫让她们都确认了——对方是女人。于是她们接着就是一声尖叫。连忙用力互相把对方推开。

阳子被推向楚凯华一边,整个人翻在了她身侧的楚凯华身上,标准的女上位。

而郭心美在外侧,可怜她直接被推到了床下。她立刻爬起来,拧亮了床头灯。床单早已被两位美女扯到了床下,在朦胧的灯光下,但见阳子趴在楚凯华身上,只穿着一条肉色的小裤衩,那色调简直跟没穿一个样。

这种姿势与刚刚得到满足的女人趴在男人身上休息别无二致。

更悲催地是,楚凯华不知是在梦里,还是半梦半醒,他感到了一种充实的压迫感。两手把美妙的阳子的腰一把箍住,嘴里兀自流着口水,眼睛微眯。那种无节操的形象,简直可以去破吉尼斯“世界第一贱”的纪录了。

郭心美不禁大叫一声:“阳子?!”

阳子这回醒透了,看得清清楚楚。但可恨楚凯华兀自搂住自己的小蛮腰不松手,她一时半会儿根本起不来。她手里一边用劲挣扎,一边尴尬地看着郭心美,那眼神跟拍岛国动作片时,女优们看着镜头陶醉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