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61吓破胆的陶不二

卷 19普渡众生361吓破胆的陶不二

郭心美这下看清楚了,她再也忍不住了,掩着面孔向门外奔去。但刚奔到门口,她突然停住脚步,停顿了一秒钟,突然改变主意,决定勇敢面对。只见她转身跑了回来,一下扑到了**,伸手揪住了楚凯华的耳朵,一阵猛拧。

可怜楚凯华正在“春梦了无痕”的时候,一下子被扔进锅里,成了“盐焗猪耳朵”。他“啊”地一声惨叫,从**直接坐了起来,一身冷汗。映入他眼帘的是阳子那一对高耸挺拔的白嫩嫩一片。由于坐起来的那股冲劲,他的嘴直接碰到了它们。

郭心美一看这么**荡的场景,更是气得脸都绿了。她忍不住狠狠地朝他一耳光煽了上去。但手还没打到,就被阳子抓住了。阳子有心护短,哀求道:“郭妹妹,不要,不要!是我不好,是我勾引他的。他是好人……”

“好人?”还没等郭心美回应,楚凯华就下意识地自己重复了一遍。好不好**他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很快就要被郭心美整成“废**”了。

想到这儿,他一声惨叫:“冤枉啊——”

郭心美怒斥道:“你演《窦娥冤》啊,除非‘六月飞雪’,不然我是不会相信你了。”

楚凯华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阳子,希冀她能给他洗清不白之冤。但作为的一个趴在自己心爱的男人身上的女人,阳子早已骨软筋酥,那脑子哪里还转得过来?

她呆呆地想了半天,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郭妹妹,相信我们。我们真地没什么事啊。不信……不信你可以检查。我……我还是个处女。”

郭心美先是吃了一惊,等她听懂之后,立刻羞得面红耳赤。她捧着脸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楚凯华和阳子尴尬地从**分开。阳子满心歉疚地道:“都怪我不好,我害了你了……”

楚凯华无奈地笑了一下,比哭还难看的那种笑。

他们一起去了酒店的餐厅,在尴尬的气氛中,他们和郭心美、李俊一起吃完了早饭。

楚凯华一个劲地讨好郭心美。拉着她来到一个角落道:“今天晚上我一定好好解释,原谅我。”

郭心美只是眼珠朝上一翻,给了他一个白眼果果。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阳子、李俊和楚凯华一起出发,来到了水口组驻成仓总部。说起成仓总部,其实我们都不陌生,就是楚凯华曾经去过的“自然人咖啡馆”。

在咖啡馆后面,隔着一个大天井,后面就是一幢三层的小洋楼。小洋楼就是总部所在地。而咖啡馆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成仓总部尽管只有十多个人。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审讯室在三楼,装饰得比警方的专业审讯室还气派。各种技术探头,录音等监视监听手段一应俱全。不过,这里还有一些警方所没有的设施,譬如电椅、测谎仪什么的。

考虑到李俊的迫切心情。他们决定先提审陶不二。

从昨晚十二点到现在,被关的这九个小时里,陶不二连眼睛都没阖一下。

他昨晚进来这里的时候是被蒙住眼睛的。等进到关押室里,他还以为是被警察关进了看守所那种地方。于是,一个晚上,他都在思考自己的人生,主要是想弄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被警方关注的。

他想不通,什么时候那位“刘公子”成了警方的人了。

陶不二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进派出所、公安局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对审讯室他应该不算陌生。现在,他已经坐在了审讯室的椅子上。

对面是一张长条桌,桌子后面坐着两男一女。他认识其中一位正是“刘公子”,而那位美女。在白天看起来比昨晚更是别有一番明艳的风情。

陶不二突然从椅子上出溜下来,往地上一跪:“政府,我有罪。我全招——”

楚凯华他们三人一楞。李俊毕竟也是小混混出身,他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忍不住大笑起来。

但是想到吕婷婷惨遭横死的场景,他的笑容突然凝固,转而用手一拍桌子,大叫道:“浑蛋,我们不是什么‘政府’。要是落在‘政府’手里,你还有一线生机。可惜你命不好,落在了我们手里。”

楚凯华拦住李俊,然后冷笑着对陶不二道:“陶不二,你还认识我们吗?”

“当然,当然认识,刘公子饶命,刘爷爷饶命。”陶不二磕头如捣蒜。

“认识我就好。说说吧,昨天晚上我们去你旅馆,你对我们动了什么脑筋?”

“这……”陶不二犹豫了一下,他也知道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咬了咬牙决定实话实说:“刘公子,我老婆说您和身边这位美女在我的旅馆开了个房间。我就准备把她……把她抓起来。然后……”

“然后什么?”楚凯华一拍桌子道。

“然后把她卖给客人,我好赚点介绍费还我的赌债。”

楚凯华点了点头:“好,算你老实。那你把我们带到黑嘴彭那儿去,又是想干什么?”

“我想……唉”,陶不二假装义愤填膺道:“都怪张二鸟这小子,给我出了个馊主意。当我们知道你们是去找黑嘴彭要债的时候,张二鸟说直接把你们交给黑嘴彭,就可以抵我们的赌债了。”

一切很顺利,看来陶不二经过昨晚的惊吓,算是彻底认栽了。楚凯华点了点头:“你还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需要向我要坦白的吗?”

“没,没有了。天地良心。刘公子,您也知道,我这种小角色,要是早知道你们这么厉害,打死我也不敢动这种歪脑筋啊!”

楚凯华突然脸孔一板:“好!那你准备接受什么惩罚呢?”

“刘爷爷饶命,刘爷爷饶命啊——”陶不二立刻吓得把头磕到了地上,一阵“嘭嘭”响。额角已经有血滴了下来。他是真地打心底里害怕啊。

楚凯华朝李俊看了看,李俊点了点头。楚凯华这才对陶不二道:“我看这么着吧,我有几个问题还想问问你,就看你老不老实了。如果回答好了,我就放你一马。如果有半句假话,你就自己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