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75阳子的控诉

卷 19普渡众生 375 阳子的控诉

不过还好,这不是什么宫斗剧,她们也不是养在深宫非皇帝莫属的禁脔。这些美女之间没有任何勾心斗角、互相陷害的意思。只不过,当她们看到这个吊丝拈花惹草的时候,她们免不了都有女人的醋意罢了。

想来想去,郭心美终于想通了——天长地久自然好,曾经拥有又何尝不可。其实能有这样的觉悟,也是因为楚凯华今天大半天不在,她冷静下来思考之后的结果,原本的怒气已渐渐烟消云散了。

在郭妹妹心里,满满的是因为寂寞而升起的思念。所以一看到楚凯华他们回来,她立刻像小鸟一样飞扑了过去。

楚凯华原本已经作好了准备,他肯定解释不清早上阳子和郭心美“磨豆腐”搞蕾丝的事了,晚上就等着被虐了。没想到郭心美居然是一副不计前嫌的样子,热心地安排晚餐的事,提了好多出去吃晚饭的方案。

楚凯华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他神不守舍地陪着大家,一起去外面小吃街胡乱吃了些东西。回到酒店,他一个人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做起了缩头乌龟。现在他既不敢直面阳子,更不敢面对郭心美。

对于阳子,他既然在陶不二的旅馆都没舍得动手,就说明他内心也一直在挣扎。说白了,除了真正占有郭心美的处子之身外,美奈子的献身自己纯属被“强”,而萨琳娜原本就不是处女,他就更加没有心理负担了。

所以,他现在似乎在庆幸,昨天没有对阳子下手,至少还有回旋的余地。而对于郭心美,他心里最清楚。他必须对她负责任。这个小妹妹,算是从身到心都已经属于他了。而相比于其她美女,她既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有钱的。

论起文治武功,她连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没有。所以他的心里一直对她格外怜惜。他现在真想冲进郭心美的房间好好跟她解释一番……正在这时,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也许那没有锁上的房门正是楚凯华矛盾的心理的写照吧。从潜意识里,他一直希望郭心美来兴师问罪的,他才有机会解释些什么。

楚凯华一看,果然是郭心美,立刻紧张地站了起来:“我……我昨天晚上……”

“嘘——”郭心美俏皮地竖起右手食指,夸张地放在嘟起的小嘴巴上,然后她一下扑入了楚凯华的怀里,轻声娇哼道:“楚哥哥,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当然喜欢。”楚凯华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那你爱我吗?”

“我……”楚凯华显然有些尴尬,他也不明白对于这个萝莉型美女是责任多一点,还是爱多一点。

出乎楚凯华意料的是,郭心美看起来并没有因为他的迟疑而生气,反而认真地道:“楚哥哥,你不用为难,也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其实我也没有想要得太多,只要你能保持这种状态。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说完,她的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泪光。

楚凯华最见不得心爱的女孩哭了。他急得什么似的,连忙解释道:“郭妹妹,你要相信我。我跟阳子确实什么也没有,你相信我……”好吧,如果舔小弟弟也算没什么的话,那就没什么吧。就像a片里那些女优。跟戴着套套的**做事就当没有做过一个意思吧。

“我相信你,你不用解释了。”这话只有鬼才相信。早晨,曾经有一具美妙的**趴在自己心爱的男人身上,然后还要让自己相信,他什么也没做过。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真的,楚哥哥没有说谎,我们什么也没做过。”不知什么时候,阳子走进了房间。

楚凯华和郭心美都有些吃惊。阳子坦然道:“你们没关房门,所以我就走进来了,听到了你们最后两句话。我不是有意要偷听的。”

郭心美大度道:“阳子姐姐,没关系,我们也没说什么啊。”

阳子居然单刀直入道:“你是不是在问他早晨的事?”

郭心美觉得现在否认也没什么意思了,只好点头默认。

阳子看了眼楚凯华,然后认真地对郭心美道:“其实,昨天晚上是我主动来找他的。而且我还想坦白一件事。昨天晚上我们去旅馆后,确实是想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楚凯华顿时被阳子吓了一跳。刚才他还以为阳子是来为他作证的,可没想到,这位东瀛美女这是拆他的台来了。居然直接追溯到旅馆里。幸亏她还没把飞机上的事联系进来。

阳子知道楚凯华的心思,忍不住嘻嘻一笑,然后朝着郭心美假装恼怒道:“在旅馆的时候他……他欺负我!”

郭心美瞪着楚凯华道:“原来你昨晚在旅馆就跟她那个了,所以在酒店里就跟她相安无事了,是吗?”

“冤枉啊!”楚凯华现在只好任由阳子瞎编乱造了,作为男人,在这种事上,从来没有发言权的。就像那种一夜情,女人爽了就是偷情,女人要是不爽,随时可以告男人强奸。

阳子指着楚凯华对郭心美道:“他……他居然骗我把衣服脱光了,然后……然后就不理我了!”还没等楚凯华反应过来,她就怒视着楚凯华道:“我的身材真有那么糟糕吗?”

楚凯华和郭心美都愣住了。楚凯华万万没想到,阳子居然会当着郭心美的面来质问他这个问题?而郭心美早就瞠目结舌了,她现在不知是惊还是喜。惊的是阳子会把昨晚的事坦白出来,喜的是楚凯华显然是美色当前,却没有进入正题,当代正能量楷模有木有?

阳子继续道:“所以,昨天晚上,我又主动钻进了他的被子里,我看他到底动不动心。但他还是没有碰我。”她突然走上一步,胸一挺,那恼人的玉沟在楚凯华面前显露无疑,然后大声问道:“我对你真地一点魅力都没有吗?”

“不是,当然不是。”楚凯华盯住了她酥胸前露出衣领的那一片雪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郭心美两眼一瞪道:“你的眼睛放老实点!”

“我……”楚凯华现在真是陷入了绝境。从哄郭心美的角度,他当然不能夸赞阳子的身材。但从阳子的角度,他又得表示自己对阳子不是没有兴趣。好吧,楚凯华两手一摊:“不解释了,你们看着办吧。不如把我分成两瓣,你们一人一瓣得了。”

郭心美稍微冷静了一些。她现在跟阳子一样好奇起来:“那好,今天早晨的事我先不问了,你先解答阳子姐姐的问题吧——你为什么不跟她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