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76日式**

卷 19普渡众生376日式**

晕死。从来没见过两个利益对立的女人,会在某个问题的关心程度上取得如此的一致。看来,八卦永远是女人的座右铭。

楚凯华咬了咬牙道:“其实……其实……我不是对阳子的身材不感兴趣。只不过……只不过我觉得我不应该占有她的贞操。我……我不是已经有你了吗?”

“你——”郭心美听完,两行热泪立刻淌了下来。楚凯华还以为她是伤心到了极致,连忙安慰道:“都怪我不好,又惹你伤心了。我保证……以后不再花心了。”

郭心美泪眼婆娑地看着楚凯华,使劲摇着头:“不,我不是伤心。我是高兴”,她继续哽咽着道:“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我爱你!”说着,她一头扑进了楚凯华的怀里。

看到他们缠绵的样子,阳子早已经泪眼盈盈了。她慢慢地向门口退去。其实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用聪明的方式帮楚凯华证明了清白。

这时,郭心美跑过来抓住了阳子的小手,把她拉了过来:“阳子姐姐,我们只相差一岁。你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我知道,你也喜欢楚哥哥,而他也喜欢你。他是你和你妹妹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你放心,我不是那么容易吃醋的人。

其实,你也应该知道:除了你和我,还有美奈子之外,喜欢他的女孩子还有很多。我没有信心也没有实力击败所有这些情敌。阳子姐姐,你也不一定比她们都强。所以,有句歌词不是说吗: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吧。你说呢?”

被郭心美这么一说,阳子顿时感觉跟她成了天涯同命鸟了。她重重地点了点头,也破涕为笑起来。

楚凯华插嘴道:“喂。你们把我当空气啊?我有发言权吗?”

郭心美和阳子同时转过头大声道:“住嘴!”几乎像是一个人说的,只不过阳子的日本音汉语不太标准,才听得出是两个人在说话。

郭心美娇嗔道:“都是你不好,害得我和阳子姐姐都伤心了,你说怎么办?”

晕死,没想到两位美女绕了几个圈成了死党了。楚凯华只得唉声叹气道:“你们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好了。”

于是,郭心美决定今晚跟阳子一起睡,可以互诉少女的悄悄话。她们把楚凯华一个人扔在了房间里。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到了早晨,她们中的一位又偷偷地回到了楚凯华的被窝里。

这回,楚凯华“吃一堑,长一智”了。当一具软玉温香的**躺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没有急吼吼地上下其手,而是先确定是哪一位。

在漆黑的房间里。他选择了狗的技能——闻。其实阳子和郭心美身上的味道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阳子是梅花香,而郭心美是典型的薰衣草香。

当楚凯华确定是薰衣草香的时候,他忍不住一把把那具火热的**抱了过来,让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胸前立刻感到一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东西顶住了自己。

对方终于没有忍住,从鼻孔里发出“嘤”的一声。然后双手开始作着无力的抵抗,她想从楚凯华身上挣扎着爬起来。

楚凯华索性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这回好她压得气急起来,一股好闻的淡淡的薰衣草味从她唇间溢出。楚凯华一口嘬住了她的嘴唇。强行把舌尖渡了过去。

她“唔唔——”地叫着,但显然也不敢叫得太大声。楚凯华轻车熟路地把她的衣服和胸罩剥了个精光。然后一口咬住了她的笋尖。

“丫埋爹——”

听到这一声。楚凯华吓了一跳。什么情况?郭妹妹怎么说起了日语?难道他搞错人了,不是郭心美而是阳子?

楚凯华立刻翻身下床想拧床头灯。但是开灯的手立刻被一只柔荑阻止了。

只听身下的女人道:“怎么了?”

这回楚凯华分辨清楚了,这么标准的国语,肯定是郭心美无疑了。他疑惑道:“郭妹妹,你怎么了,刚才怎么说起了日本话?”

“不好吗?你……你不是喜欢日本式的**吗?”

“有没搞错。我说过我喜欢哪个国家的**声了吗?”

“嘻嘻——”郭心美轻声笑了:“我其实是来考验你的。刚才我故意学阳子的日本话,你发现是阳子就停下来了。恭喜你,你通过考验了。”

楚凯华心中不禁念了句“阿咪托福”。其实,扪心自问,就算现在打开灯。发现是阳子,憋了一晚上的他也不可能停下来的。你以为他真是柳下惠吗?

还好,自己没露出马脚,意外地脱险了。楚凯华灵机一动道:“既然我通过了考验,有什么奖励啊?”

郭妹妹佯怒道:“哼,你过关是应该的,还要什么奖励?不处罚你就不错了。”

楚凯华****地笑道:“其实我要的奖励也不算过分。你只知道我喜欢日式**,但你就没想过给我日式的服务吗?譬如……譬如乳交,我们好像还没玩过吧?”

“什么乳交?我只听说过橡胶。”

晕,楚凯华笑岔了气,差点变成伟哥。好不容易他才强忍住笑道:“姐姐,你居然连乳交都没听说过。那**你总听说过吧?”

郭心美立刻羞涩地闭上了眼睛,她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闺房小姐,怎么可能没听过“**”呢?她嘟囔道:“你……你好坏!”

楚凯华故意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看,两人之间突然一片静默。这阵静默反倒让她微微睁开了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与楚凯华四目相对起来。

楚凯华正想说话,郭心美居然微微地点了点头,细如蚊蚋道:“我……我愿意。但是……我没弄过,你教我。”说完,她羞涩地想坐起身服侍楚凯华躺下。

楚凯华却把她的两个肩膀压住,不让她爬起来。正当她愕然地想问他为什么的时候,楚凯华坏坏地笑了:“我今天不想玩**,我想玩乳交。其实很简单啦,**是用嘴的,而乳交当然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