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78黑色的网

卷19普渡众生 378 黑色的网

说完,姜作山走到了包厢外面,掏出了手机……

包厢里,另外几个人兀自还在争论着。

黑嘴彭当然是愿意他们跟刘公子合作的。现在这位刘公子在他心目中,简直成了太上皇了。

论起硬实力,他也看出来了,什么电椅、看守房、审讯室,居然是全套的。

他从来没想到在成仓会有这么一处地方,连成仓市公安局都不一定达得到这样的标准。更没有哪个黑社会组织会有这样齐全的硬件设施了。相比于刘公子这一套,赵志平那个三青会简直就是浮云了。

论起软实力,刘公子昨天那套比“凌波微步”还要奇异的身法,阳子那种一招制敌的功夫,还有小林带去的那些人,他们如入无人之境的身手……反正借他十八个脑袋,他也不敢跟刘公子这伙人作对了。

论起财力,那就更没得说了。见过有钱的,没见过这么挥霍的。更不用说那家旅馆的交易了,刘公子随便一句话,他黑嘴彭就从中净赚了300万。他已经暗下决心,如果这些老家伙不肯跟刘公子合作,那他自己跪着求着,下半辈子也跟定这位公子爷了。

现在,乘着姜作山离开,黑嘴彭更是大肆地向剩下几个人吹嘘起来——什么弄个选小姐,花了百来万,喝瓶红酒要30万,一句话200万美金的定金就免了,喝个茶要1万,说请自己吃饭,直接摞下2万就走了。

钱进财、陈明峰、柳全发几个听得目瞪口呆,心里免不了都痒痒的。连陈明峰也动了心,心想:就算不跟他合作,见见这位阔少爷应该也是好事吧。像这种有钱的公子哥。非官即贵,想来,弄不好还是个红二代,权力直达天听的那种……

姜作山的电话足足打了十几分钟,总算回到了包厢里。他用眼睛扫了一遍所有人道:“范书记现在乘车赶过来。”

二十分钟后,姜作山接了个电话——范书记到门口了。

所有人都想出去迎接。姜作山连连摆手:“不用了,你们都在这儿给我呆着,这里可是夜总会,人来人往的,而且都不是什么好鸟,我们还是低调一点吧。”姜作山这话,不经意间把他们这帮人连同他自己都顺带骂了进去。

他又转过头对黑嘴彭道:“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

黑嘴彭连连点头道:“是,是。我滚,我滚。”说完。一溜烟地消失了。

姜作山出去不一会儿,包厢门被推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走了进来。他头顶上的头发差不多掉光了,矮矮胖胖的,一看就是那种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的三高人群。脸上的皱纹很多,看起来就像个老太婆。

一见他进来,钱进财、陈明峰、柳全发几个立刻都站了起来,一个劲地点头哈腰:“范书记来了。”“范书记好!”“范书记您辛苦了。”

姜作山跟在后面也进来了。而范书记的司机没有跟着一起进来,姜作山把他交给了李翠儿。李翠儿当然明白。忙不迭地给司机安排小姐“按摩”去了。

范书记叫范青田,是成仓切切实实的一把手,太上皇。其实他之所以能够坐到这张位置上,全靠他的老丈人——省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王金大。

成仓是省里数一数二的富庶地区,市委书记这把交椅谁见了都会眼馋。

但是王金大在政法系统可是老资格了,他手里捏着一批官二代的案底。不是这个市长的儿子撞人逃逸的案子。就是那个副省长的侄子强奸未成年少女的案子,另外还有那些什么局长科长大到贪污受贿,小到偷税漏税的案子。

不知多少人求过王金大了。所以,王金大捏住了这么多人的把柄,俨然成了省里的头号红人。连省长省委书记都让他三分。于是。他可以轻松地安排范青田到了成仓这块鱼米之乡,富庶之地。

范青田果然不负老丈人的期望,到这里之后,那是黑的捞,白的捞。钱多的就捞,没钱的就刮。什么拆迁征地,什么地铁工程,什么卖官鬻爵,反正什么来钱,他就干什么。短短五年时间,他就收敛了亿万家财。

这些不宜之财中,倒有一多半送到了老丈人王金大的几个匿名账户之下。王金大当然很高兴,觉得这个女婿不仅能干,而且还孝顺。

范青田更高兴。别看自己的钱都送到了老丈人的名下,但等老丈人死了,还不都是他的吗?反倒是有了老丈人这把保护伞,他捞起来更顺手了,也不用藏着掖着了。一旦有人来查账,他落得“两袖青风,一身正气”的美名。

总之,范青田现在是前线作战,王金大是后方“理财”,两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但是,范青田很清楚,在一个地方拼命捞,拼命刮,油水总有刮完的一天。要想捞得长久,除非是偏门——就是“黄、赌、毒”这三样。

毒品方面,范青田还真不敢插手。一方面,赵志平的三青会背后有来头,他的老丈人王金大也曾告诫过他,不要去动赵志平;另一方面,毒品相比于“黄”和“赌”来说,罪名要大得多。有鉴于此,范青田没敢涉足。

于是很自然的,范青田瞄上了夜总会这个行当。而夜总会这一行,无非是蓄赌纵娼。原本范青田只是做做他们的保护伞。但做着做着,他的胃口就越来越大起来,感觉抽头已经不过瘾了,于是赤膊上阵,自己操起了刀。

而姜作山作为从科员开始就跟随自己的小喽啰,成了他的心腹。于是先由范青田出面,把公安局长陈明峰拉下水,再由陈明峰联络了钱进财、柳全发他们几个。当然还有市里工商、税务、文化等方面的几个局级干部,这样,一张简单但高效的网络就织成了。

黑嘴彭打前哨,姜作山负责操作,范青田负责幕后指挥,公安、工商、税务、文化一条龙服务,一个诱拐妇女、卖**嫖娼、聚众赌博的黑社会组织就这样冠冕堂皇地形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