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79贪官污吏

卷 19普渡众生 379 贪官污吏

这些人都有自己的股份,范青田当然最多,足足有40%,姜作山和陈明峰各占15%,而余下的大概都占了5%左右。当然,这些股份都是所谓的“干股”,不需要出钱购买的,只是由姜作山这边记着,作为年底分红时的依据。

每年年底,他们也会像模像样的召开一次股东大会,由姜作山负责分发股利。说是股利,其实就是变相行贿的钱而已。有了这些分红,那些公安、工商、税务、文化的头头脑脑们自然就不会干涉组织的运行了。

撇开范青田不谈。渐渐的,姜作山和陈明峰他们的胃口也开始变得大起来。一直想要越过范青田的红线,去搞毒品交易。碍于范青田的指示,他们一直没有敢动手。而楚凯华的这一招“钓鱼计”直接把诱饵送进了姜作山他们的嘴里,这就不由得他们不张口了。

这个组织一年也就赚个一千万,姜作山个人到手的分红也就上百万而已,楚凯华给他们抛出的那笔毒品交易的诱饵,可以让他们一下子赚到5000万左右,抵得上他们这个组织干五年的利润了。这不由得姜作山不动心了。

于是,他居然瞒着范青田,甚至也瞒过了陈明峰,私自跟刘公子交易了起来。谁知,第一次交易让他们直接亏了5000万。他不得不向范青田坦白了实情。

范青田当然是暴跳如雷了。要知道,他从入了仕途开始,从来只赚不亏,还没做过赔本的买卖。没想到,就这一笔交易,就输掉了这么多。相当于他苦心经营的这个组织五年的利润了。这口气他哪里咽得下去。

而且,这笔交易还是老丈人王金大一直不让他涉足的毒品业,他还哪里有面目去跟他的老丈人说啊。

于是,姜作山为了替自己愚蠢的错误赎罪,于是顺水推舟,立刻献计——先从赵志平那儿进货。再转卖给那位刘公子。只要交易成功,前面损失的钱就能捞回个90%了。

范青田虽然官场混得稔熟,但真论起生意经来,他哪是那块料啊。听到可以捞回90%的本钱,他也只好接受这个建议了。于是,瞒着老丈人,他终于被动地踏入了毒品交易这一行。很快地,由姜作山出面,找到了商业银行信贷部的柳全发。

柳全发早就知道姜作山他们在做的是什么生意了。只是他属于银行那块,手里只有贷款权,跟他们根本搭不上价。所以平时只有眼馋的份。这回一听说他们需要资金支持,感觉机会终于来了,所以二话不说,给他们用非正常程序贷了5000万。

对于赵志平的能力,范青田和姜作山他们一向是清楚的。特别是身为公安局长的陈明峰对他的能力恨得牙痒痒。他一直想抓住他的把柄,想借机敲赵志平一笔。但是赵志平始终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就算有时候赵志平手下的一些小喽啰被公安局抓住,赵志平也会当机立断。该救的救,该弃的弃,反正可以保证陈明峰抓不到他赵志平的把柄。

但是这回,真是阴沟里翻了船。没想到成仓第一第二大黑帮之间的交易,居然被一伙不明来历的势力给彻底搅了。而且看上去对方好像只有两个人而已。一个负责抢黑嘴彭的运钞车,另一个负责把赵志平的货撞进金沙江里。

据那两个被抢了面包车的黑嘴彭的手下描述。把他们搞定的还只是个女的。

范青田那个气啊,原本头上就没多少毛了,一夜之间又掉了十几根。只有一男一女,就把两大黑帮的交易给彻底搅了,而且钱被抢了。货被倒进了江里,双方都损失惨重。

赵志平那边还好,毕竟他的货是从金三角那边运过来的,成本其实没有5000万,加上运输成本也就2000万左右。而范青田这边就麻烦大了,一来一去已经亏了1个亿了。

要知道,他到成仓来之后,五年下来,黑道白道一共才捞了1个多亿,一个星期不到就赔了个精光。他已经想好了,欠银行的钱,实在没办法的话,只好回去问老丈人要了。

但是他也知道,老丈人王金发可是个标准的守财奴,吃死人不吐骨头的。要让他把以前收进去的钱再吐出来,真是难比登天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而正当他们山穷水尽的时候,黑嘴彭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春天”般的消息——那位要货的刘公子主动不计前嫌,不但免了他们的违约款,连自己原本的那200万美金的定金也不要了。这一来一去,就是整整2400万人民币啊。

而且刘公子居然还要求继续跟他们合作,说半年之内就能帮他们把那一个亿的损失补回来。这么宽厚的条件,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于是范青田听明白姜作山的汇报后,立刻乘车赶了过来。

现在,整个包厢里,只有范青田一个人坐着,陈明峰、柳全发、钱进财三个人站在他的对面,姜作山站在范青田的左侧。

姜作山首先开口了:“范书记,这事您也知道了,您看该怎么办啊?”

范青田阴鸷的眼睛扫了一下所有人,然后目光停在姜作山身上:“你说怎么办?”

“我的意思是要跟这位刘公子合作的。毕竟,根据黑嘴彭的说法,这位刘公子真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这样的角色到了我们成仓这块地方,你就是不跟他合作,他也能自立门户,肯定可以搞得风生水起的。

与其到时候他翅膀硬了,我们再求着跟他合作,不如现在趁他还用得着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跟他合作。这样我们在他心目中的身价就不一样了。”

“是啊”,信贷部主任柳全发连忙接下去道:“我们要是不跟他合作,这欠银行的贷款就麻烦了。”

钱进财一听就不乐意了:“你就知道那笔贷款。当我们范书记什么人了,不就区区5000万吗?难道你怕范书记赔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