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80内部分歧

卷19普渡众生 380 内部分歧

柳全发连忙打哈哈:“哪里哪里,这点钱对于你们来说算什么,我哪敢有那想法。只不过,我这笔贷款没有按照正常程序走,所以,最好快点还上。要是真被银监会的发现了,到时候我肯定是倒大霉了,只怕……只怕还要连累范书记不是!”

范青田一听,这显然是话里有话。柳全发这些话的实际意思很明显了——只要贷款出了问题,谁也跑不了。他眉头微微一皱,感觉有些胸闷。

钱进财看出来了,连忙继续鼓动:“范书记,其实这回损失了这1个亿,表面上看是件大坏事,但说不定还是个好事呢。”

范青田心中一动:“好事?”

钱进财谄媚道:“是啊,好事啊。您想,原本我们因为实力不够,从来没敢动毒品这一行,主要是怕搞不过赵志平。这回,既然像刘公子这样的大背景大势力的人物出现了,我们何不借机上位呢?到那时候,只怕10亿8亿的生意就手到擒来了。”

姜作山接口道:“是啊,虽然我们还没查出这位刘公子的真实身份。但是人家摆明是从燕京来的,而且出手豪阔,手底下又是人强马壮,还在成仓有那么一处老巢。据黑嘴彭说里面应有尽有,比公安局的设备都高级。

我想来想去,这位刘公子很可能是跟最最上面的那几个人有联系了。要不然,这么有实力的主,我们怎么可能完全查不出他的底细呢?”

范青田听了,缓缓地点了点头。他心想,要是这位刘公子真地跟中央某位高层有联系的话,那他范青田将来岂不是前途无量了?看来,钱进财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这次亏的这1个亿也许真是很值啊。

“好”,范青田一拍桌子:“既然我们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那不妨就会一会这位刘公子吧。”

姜作山、柳全发、钱进财三人立刻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陈明峰毕竟是公安出身,见过的案例比他们几个多多了。他硬着头皮提醒道:“可是,范书记。这位刘公子也太神秘了。我几乎问遍了燕京所有有关系的人,可他们谁都不认识这位刘公子啊。

而且,我们这边的线索也确实太少了,只知道他来自燕京,姓刘,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啊!您看,这里面会不会有风险啊?”

范青田毕竟也是官场老手了,陈明峰的话立刻让他感到某种危险。他立刻陷入了沉思。其实,他是在纠结——要不要把这事先跟他的老丈人王金大商量。

老丈人还不知道他亏了1个亿的事。从范青田的角度,他最好先跟刘公子合作,把本钱捞回来了,再跟老丈人摊牌,这样不至于让老头子责怪自己。但是,他又担心这位刘公子不可靠。到时候,真出了事,再让老丈人来替自己救火。那面子上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思来想去,他一拍大腿。下了决心道:“也罢,既然事情已经摆在那儿了,就说不得丢回脸了。”

他突然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双手反背在后面,绕着茶几踱了一圈,然后坚决地转身道:“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去跟刘公子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我要去会会他。”

“可是……”陈明峰还是有些担心。

范青田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冷冷地道:“放心,后面的事我自有主张。”……

早晨8点,楚凯华睡眼朦胧地从被窝里醒来。

被弄得胸前一片狼藉的郭心美早已在浴室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现在。她正香喷喷地躺在楚凯华的怀里,头枕着他的臂弯。她的小手轻巧地搭在楚凯华的胸前,如兰的鼻息吹在他的胸前。而特有的薰衣草般的体香触动着他的嗅觉。

他轻轻转过头,为了不把她吵醒,他只是定定地看着她,什么都没做。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然后是阳子婉啭而略带沙哑的声音:“楚哥哥……郭妹妹,起床了。”声音中那种酸楚的味道,让人很容易就能想到,从郭心美离开她溜进楚凯华的房间起,她度过了怎样难眠的三个小时。

楚凯华用手罩住嘴巴,朝门口轻声道:“哦,我知道了。”他不想让声音吵醒身边的这位萝莉佳人。

但是郭心美还是醒了,因为楚凯华看到她长密的眼睫毛轻微地动了一下。楚凯华用食指弯过来,轻轻刮了下她挺秀的鼻梁。郭心美轻“唔”了一声,假装不满地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胸膛。但眼睛仍然不愿睁开。

楚凯华被她这个萌萌的动作激发出强烈的雄性荷尔蒙,他索性一个翻身压在了她的**的妙体上,用嘴唇轻轻地从发际开始吻起,逐渐吻到了她的香唇、粉颈……那股淡淡的幽香,让原本就晨勃的家伙,更是硬得蛋疼了。

她的鼠蹊部位立刻感觉到了他下身的变化,那是一种**而火热的危险,她吓得睁开了眼睛,朝门外大声叫道:“阳子姐姐,进来吧,我起床了。”

阳子应声推开了门。

楚凯华没想到郭心美会来这一手,他连忙一轱辘从郭心美的身上翻了下来,**着身子向浴室奔去,但为时已晚,阳子正好迎面撞见。她立刻羞得面红耳赤,但看到那硬硬的弟弟,她的目光居然下意识地向它致敬了两秒钟。

楚凯华反倒被吓了一跳,连忙冲进了浴室。

阳子假装没发生什么,直接走进了卧室。郭心美见她进来,“腾”地从**坐了起来,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连忙找胸罩。

阳子想要避开,于是害羞地转过了头,但她却看到了掉在床头柜角落里的胸罩。看到郭心美还在**到处乱翻,她终于下定决心弯腰把胸罩捡了起来,递给郭心美道:“给。”

但是,还没等郭心美接过去,阳子就感觉到胸罩触手处一片湿腻,粘粘的。定睛一看,上面若明若暗地点缀着几个白色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