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1权力博弈406滚床单的节奏

卷 21权力博弈406滚床单的节奏

门外是李翠儿的声音:“刘公子,您开门啊,我们给您把美人儿送来了。”

楚凯华一听,“蹭”地从浴缸里蹿了出来,想去开门。阳子连忙一把拉住:“你干什么?”

“开门啊。”

“你……”阳子红着脸指了指他下身的罪恶之根道:“你好不要脸,听到美人儿来了,你急成这样。”

楚凯华一想也是,既然阳子在,自己没有理由亲自光着身子去开门的,岂不是要露出破绽。于是他重新跳进了浴缸里。

而阳子站起了身,向浴室外走去。

楚凯华灵机一动,叫道:“阳子——”

阳子转身问道:“怎么了……”

话还没说完,只见楚凯华突然快速地掬了一捧水,往阳子的衬衣上泼去。阳子“啊”地一声惊叫:“你……你这是干什么?”

楚凯华没有回答,反而变本加厉,又掬了一捧水往她身上泼了过去。阳子躲闪不及,胸前的衬衣湿了一大片,里面的胸罩都已经湿了,紧紧裹贴住胸前。一对沉甸甸地球儿有呼之yu出的感觉,一条雪白的深沟立刻凸显出来。

阳子连忙往后躲闪,一边更加惊慌失措道:“你疯了……再欺负我,我不理你了。”

门外,李翠儿听得清清楚楚,不禁咯咯媚笑道:“刘公子,您可真会玩,弄得人家美女都受不了了,真羡慕你们年轻人。”

楚凯华这才轻薄地对阳子道:“去开门,我的美人。”

阳子看着胸前这片湿湿的景象,轻声嗔怪道:“你让我怎么去见人啊?”

楚凯华jian诈地轻声笑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样才够真实,李翠儿她们看到才会相信。”

阳子也好像明白了楚凯华的意思。但她毕竟还是个处女,一时半会儿还真接受不了。她只好双手抱胸来到门口,开了门后,她连忙往后退,双手再次挡在了胸前。

李翠儿推门走了进来,一看到阳子妩媚害羞的样子。李翠儿的眼神中流露出久违的柔情。自从被男人欺骗,踏入这一行起,她再也没有相信过真正的爱情。现在,阳子那种纯真得像只小白兔的眼神,让她又有了些许少女时代的回忆。

不过,这种感觉瞬间即逝。李翠儿朝门外一招手,四个身材肥胖的女人扶着唐英唐莲姐妹俩进了房间。

四个胖女人轻手轻脚地把两人放倒在**,然后三下五除二地,把两人剥了个jing光。这才躬身退了出去。李翠儿朝着浴室的方向叫道:“刘公子,美人儿我给你送来了,您慢慢享用。”

说完,李翠儿又朝着阳子看了一眼,感叹了一声,走出房间,关上了门。她感叹的是:女人为什么总是逃不脱被男人玩弄的宿命,也包括阳子这位大美女。

等李翠儿一走。楚凯华立刻从浴缸里跳了出来,阳子以为他真要对**的两位姑娘动手了。心里免不了有些酸酸的。不过,当她看到楚凯华只是擦干身子穿衣服的时候,她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在阳子温柔的帮助下,楚凯华很快穿好了衣服。他走向床边,想把姐妹俩唤醒。但触目之间,但见**娇躯横陈。白嫩嫩的一片。他顿时惊呆了。

正在这时,两位姐妹体内的chun药开始发挥作用,她们一闻到楚凯华身上雄xing的气息,立刻睁开了眼睛。她们居然一左一右地搂住了楚凯华,把楚凯华生生地拽到了**。

然后两人一人一边压住楚凯华的肩膀。她俩的脸颊滚烫。一边一个贴住了楚凯华的脸。还好,她们都只是雏,并不熟悉下面该干些什么。

但她们温暖滚烫的肌肤,以及身上特有的处女的体香,还是很快触发了楚凯华那方面的神经。他下面的小弟弟不知不觉间挺立了起来。他也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无奈,两具美妙的**像蛇一样缠住了他。

他刚从妹妹唐莲的怀里挣脱,又落入了姐姐唐英的怀抱,而且他的挣扎似乎变得越来越无力了。阳子本待去帮他的,谁知yin差阳错,她一不小心被楚凯华的脚绊了一下,一个踉跄,也倒在了楚凯华的身上。这下可好,楚凯华更爬不起来了。

三具美体把楚凯华裹挟起来。阳子怕弄伤两位姑娘,不敢硬来,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支撑点,更何况楚凯华不停地挣扎,让她更难爬起来了。

楚凯华只觉得刚刚已经坚挺的地方,现在被阳子一压更是如火如荼起来,他已经从这种挨挨擦擦中找到了某种快感,一时间竟然舍不得起来了。

幸好,这时有人敲门:“楚哥,开门,是我。”原来是李俊。

楚凯华一听,李俊居然直接叫他“楚哥”,说明他已经不再帮他隐瞒身份了,也说明,崔浩他们已经行动了。想到这儿,楚凯华终于用足背部力量,一个翻身把阳子压在了身下,然后轻轻地亲了一口阳子的脸颊,站了起来。

但这一来,阳子可受罪了。两位姑娘的药劲越来越足,她们眯着眼睛都不管是雄是雌了,居然把阳子压在了**,一阵乱贴乱抚起来。阳子拼命叫道:“丫埋——丫埋爹——”

楚凯华哈哈大笑起来。他又冒出了恶作剧的想法,故意先不救阳子,而是把门打开了。

李俊一头冲了进来,一眼就看见**,两位**美女把阳子压在下面,四只手到处**乱捏。阳子知道她们chun药发作,不想伤害她们,所以只是一个劲地躲闪,又没敢太用力,所以一时半会儿哪里爬得起来。

李俊还是个处男,乍一见这般情景,连忙背过脸去。他把两颗药丸放入楚凯华的手里道:“楚哥,把药给她们两个吃下去,她们就好了。我先到门外去等你。”说完,他红着脸,夺门而出。

阳子兀自在“丫埋爹——丫埋爹——”地叫个不停。楚凯华总算看够了,这才把两粒药一人一粒塞进两位姑娘的嘴里。然后跑进浴室,用毛巾弄了许多冷水洒在两位姑娘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