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1权力博弈407一网成擒

卷 21权力博弈407一网成擒

一分钟后,两人终于冷静了下来。她们渐渐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然后又看到阳子和楚凯华站在跟前,羞得面红耳赤。

楚凯华背过身去,阳子帮唐英唐莲把衣服都穿好。楚凯华把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扔给了阳子,等阳子穿好外套,楚凯华才开了门。

门外大厅里,那十个狗官正衣衫不整地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一个都不敢动。

而陪他们的十个姑娘也已经清醒,站在另一边,等候jing察给他们做笔录。

那些jing察就是崔浩从燕京公安局刑侦大队带过来的四个人。在大厅东侧,站着一排荷枪实弹的武jing,一共十一个人,那就是崔浩从贵源省借来的jing力。那个带头的,就是贵源省公安厅厅长的亲信赵宝刚。

刚才,崔浩确实是根据李俊的电话冲了进来。他们很快控制了整个现场,那些贪官根本还没机会向那些姑娘下手,就被一个个从**或者浴缸里揪了出来。

而黑嘴彭刚下完药,就被崔浩的人控制住了,解药也早就到了jing察手里。而黑嘴彭手下那几个金牌打手也成了阶下囚。

崔浩还控制了李翠儿等几个妈妈桑,她们一看形势不对,自愿帮助jing察抓人。于是,jing察一冲进房间就抓贪官,李翠儿她们就负责给姑娘们服用解药。

十几个jing察一人一个房间,那些狗官做梦也没想到,会有jing察从天而降,当然是乖乖地束手就擒了。

只有楚凯华这个房间,没有人冲进来。等李俊进去的时候,已经比其它房间晚了好几分钟。所以才差点弄出三位美女把楚凯华轮强的好戏。那jing彩刺激程度,比浴室墙上放的a片还要香艳。

崔浩见楚凯华走过来,高兴地迎上前去:“厉害啊,楚老弟。你刚才那一出戏演得太到位了。一开始是三道大菜,把这些贪心的狗官都给摆平了。然后又将计就计,让这些贪官一个个被捉jian在床。”

他转头看了一眼那十个蹲在地上的官员。冷笑道:“现在我看他们还怎么解释。”

楚凯华让李俊把刚才他们签的那张毒品《供货合同》交到崔浩手里道:“这是刘云豪跟他们签的合同,这些狗ri的要是不交货,我就叫‘刘云豪’扒他们的皮。”一说到“刘云豪”这个化名,楚凯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他又想起了什么:“崔大队长,‘天外天’的工商、食品、消防、文化、税务等方面的审批资料我都看到过了,现在都在那个女秘书手里。”

崔浩接过那张毒品《供货合同》,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放心,我早就已经控制了那个秘书。资料全都舀到手了。还包括‘天外天’的几本重要账簿。”

“那凭着这些,再加上沉在金沙江里的毒品残留,能不能治他们的罪了?”

“当然可以了。不过最好还要抓一个人——成仓最大的毒贩赵志平。不过,这次我带的人不够多,只好先把这里的事搞定。然后,我准备通知燕京jing方来帮忙,把赵志平的‘三青会’一锅端了。”

“哦,了解了。还有什么需要我‘刘云豪’帮忙的吗?”

崔浩呵呵笑道:“你的身份也该恢复了。楚凯华同学。”楚凯华开心地笑了起来。

成仓的公安系统已经烂到骨子里了,崔浩不敢去成仓市公安局。只好将这幢别墅作为他的临时jing务室了。

现在,他不可能一下子把这么多妈妈桑和小姐作为证人都带回燕京,所以只好先做一些简单的笔录。他准备连夜收集一些证据之后,早晨再跟燕京jing方联络,请求燕京jing方的支援,把那十名贪官押回燕京审理。

正当他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那十名武jing的领队赵宝刚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赵宝刚立刻懵了。

他慢慢地走到崔浩面前道:“崔大队长,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是我的顶头上司钱厅长打来的。”

这位钱厅长就是崔浩在jing校时的老同学。崔浩呵呵笑着道:“哦,原来是老钱啊。他怎么说?是不是要为我庆功啊?你告诉他,上回是我请的客,这回该轮到他了。”

赵宝刚尴尬地不知如何说下去了,他犹豫了几秒钟才道:“不好意思,崔大队长,我们钱厅长刚刚给我下令,让我带着我的武jing回贵源。”

崔浩惊诧道:“什么?现在吗?”

赵宝刚斩钉截铁道:“就是现在。钱厅长让我一接到电话,火速带队返回,不得耽误。否则,就以违反武jing部队纪律论处。”

崔浩骂骂咧咧道:“这个老钱,搞什么名堂。贵源这么多武jing,什么任务需要急调你们这十一个人回去啊?至于嘛!他跟你说为什么了吗?”

“没有。他只说让我现在就立刻撤回去。”

“你等等,我来问问。”说着,崔浩舀出手机开始拨打钱厅长的电话。谁知,不管是钱厅长的手机,还是他办公室的座机,甚至他家里的宅电,就是没人接。

崔浩差点把手机扔在地上,他气得大骂道:“好你个老钱,居然不接电话。这摆明是不想给我解释嘛。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赵宝刚支支吾吾道:“那我,我们走了。”

“走?现在你也看到了,我一共只带了四个刑侦人员,你们一走,这么多人,我怎么处理?”

“可是,我实在没办法啊,军令如山倒。我想,钱厅长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说完,他也顾不得崔浩的反应了,转过身对着十名武jing道:“全体都有了,立正,向右转,齐步——走。”

“慢着”,崔浩急道:“你们不能走……”他硬生生地拦在了赵宝刚跟前。

赵宝刚也知道现在崔浩很需要他们。但是,从钱厅长的电话里,他也听出来了——钱厅长肯定是受到了某方面的压力,才不得不把自己调回去。

他为难地看着崔浩:“崔大队长,这恐怕不好。你现在这是妨碍我执行命令啊,我可是一名武jing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