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2千娇百媚432惜辞姐妹花

卷22千娇百媚 432 惜辞姐妹花

楚凯华立刻一把把她拉过来,心疼地往怀里一抱,轻柔地道:“别哭了,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刚才鬼迷了心窍,手碰到她们那里就……就舍不得缩回来了。”

郭心美一听,一边使劲想挣脱他的怀抱,一边没好气地道:“呸!就这么简单?”

“还能怎么样,真是冤枉啊。我也只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不知怎么就碰到了那里。”

郭心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很快,她又恼怒道:“你少骗我了,哪有那么巧,你两只手一边一个,她们也不反抗,任由你摸。要是我,别的男人把手放到我那儿,我早就一巴掌把他拍死了。

她们两个居然还拉住你的手不放。而且,她们也说了,都是你的人了,你想放哪儿就放哪儿!真不要脸。”

楚凯华连忙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刚才,她们俩等你和阳子一走,就去了洗手间商量。然后出来说要从此跟着我,还说不要名份什么的。我说不行,她们就跪下来求我。我就伸手去扶她们。结果,不小心就碰到了那儿。其实吧,我觉得她们的胸跟你真没法比……”

郭心美“啐”道:“流氓!谁要跟她们比胸了。”

楚凯华灵机一动,死皮赖脸道:“真的。其实吧,那手感真不如你的。我才不想摸呢。不过,这也要怪你啊。”

“怪我?”郭心美奇怪地道:“你摸别人的胸,怎么还怪我?”

“没错啊,当然要怪你了。你也知道的,你已经好久没让我碰你的胸了。我原本应该对这种品质的胸部没有兴趣的,但有得摸总比没得摸好吧,所以。我就多停留了那么两秒钟而已。要是你让我摸了,我至于这么急着去摸人家吗?”

郭心美羞涩地嗔道:“你摸了人家,居然还有理了?不是跟你说过的嘛。前几天是因为我来例假了,所以胸口有点胀痛嘛,你就急成这样?”

“可不是嘛。那你今天例假该结束了吧?”

郭心美听懂了楚凯华话外的意思,害羞道:“美得你——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你以后都别想碰我了。”说完,她又板起脸道:“那好,就算刚才是个误会,你现在怎么来解决?”

楚凯华想了想,不禁羡慕起古代的皇帝来。凭什么他们可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他身边多带两个丫环也不行啊!唉,看来自己命里没这个福气了。

不过说实在的,相比于唐英姐妹,郭心美在他心里面要重要得多了。况且。如果他这么轻易地又多收两个女孩,那阳子会怎么看他呢?想到这儿,他牙一咬,心一横,脱口而出:“的事看来要另想办法了……”

郭心美疑惑道:“什么‘’?”

楚凯华连忙捂住了嘴,抵赖道:“我……什么‘’?我说的是‘散了’。我这就进去,让她们姐妹俩散了。”说完,他为了掩饰口误。也不让郭心美再多问了,而是拉着她一头冲回了房间。

房间里。阳子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唐英姐妹,心中却百感交集。她想像着,现在楚凯华跟郭心美可能已经前嫌尽释,两人正恩爱缠绵呢。而同样作为深爱着楚凯华的女孩,她却只好忍受着这种想像的煎熬。

这时,楚凯华拉着郭心美的手冲了进来。他一进来。就对着唐英姐妹道:“两位妹妹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说过我救你们不求什么报答。我对你们也不了解,我也不可能因为你们俩是处女就把你们给占有了。所以,你们今天的谢意我收到了。你们还是走吧。”

姐姐唐英一听急道:“可是……可是我们已经都被你看光了,我们真地不会再喜欢上别的男人了。”

妹妹也急着道:“没错。我们又不想跟别的女孩子争什么,我们只不过是想时时陪伴在您身边。给您做个丫头就行了。”

说完,姐妹俩急得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看得阳子和郭心美不免都有些心疼起来。但她们都强忍着不去看姐妹俩,只等着楚凯华作个决断。

楚凯华主意已定,既然自己没有帝王的福气,只好有取必有舍了。于是他毅然决然地道:“你们不用说了。你们这一对姐妹花,在一边陪我,时间长了,我保证会出轨。即使你们允许我出轨,我也不能对不起我真心喜爱的女孩。你们还是走吧。”

说完,楚凯华见唐英姐妹仍然不肯挪步的样子,只好道:“我先出去一下,你们也自己离开吧。”说完,他果然自己离开了房间。

唐英姐妹见楚凯华如此决绝,知道此事已没有了回旋余地,只好伤心地一步步向门口移去。

这时,郭心美和阳子反倒同时拉住了两人,真心安慰了一番,才跟两姐妹依依惜别。

楚凯华在酒店的花园里溜达了半个小时,才回到了房间里。一进房间,发现姐妹俩已经离开了。他松了口气。

这时,他发现,阳子和郭心美两人用一种他完全没见过的眼神看着自己。有点像娇笑,又有点像爱恋,有点xing感,又夹杂着些许清纯。他愣在了门口,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了。

这时郭心美第一个开口了:“进来啊,愣着干什么?”说完,她主动走过去拉住了他的左手。而阳子也走了过来,害羞地拉住了他的右手,低头不语。

楚凯华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味——阳子居然敢当着郭心美的面跟自己拉拉扯扯的,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这时,郭心美一句话把楚凯华吓了一跳:“阳子,你陪楚哥哥去洗澡,我把**收拾一下。”

楚凯华差点没摔一跤。他使劲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用力太猛,疼得他“哇哇”大叫。他总算确信自己没有在做梦。但他怎么也想不通,像郭心美这样的小心眼怎么可能让阳子陪自己洗澡呢?他惊愕地看着郭心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