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2千娇百媚433一鸟二吃

卷22千娇百媚 433 一鸟二吃

郭心美娇羞地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洗澡,洗完了,我给你按摩按摩。”

楚凯华的嘴巴张得更大了,半天,他才蹦出一句:“什么情况,一个负责陪洗,一个负责按摩,这是什么服务啊?太高端了吧,会不会明天付不起服务费啊?”

阳子羞涩地“啐”道:“什么服务不服务的。谁有钱能把我跟郭妹妹一起包下来啊?就算把世界上所有的钱都给我们,我们也不愿意啊。”

郭心美道:“没错。老实跟你说吧,今天就算是我跟阳子姐姐慰劳你的。你刚才义正辞严地像个包公,把她们姐妹俩给赶走了。我也知道,我一个人比不过她们俩人的好,你早晚还是会想着她们姐妹的。

所以,我就跟阳子姐姐商量了,要想留住你的心,我们就充当一回姐妹花了。怎么样,我们俩个加起来,够不够得上她们俩的档次啊?”

楚凯华一听,晕得连北都找不着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个傻女孩,居然想用这种方法来留住自己的心。两位大美女这回算是都豁出去了。

楚凯华心里那个高兴啊,他没想到,由于唐英姐妹的这一番搅局,郭心美和阳子居然冰释前嫌,完全作好了两女共侍一个吊丝男的准备。看来,他救唐英姐妹真不是白救的,真是好人有好报啊。

不过想归想,楚凯华嘴上推辞道:“不用啊。我刚才拒绝她们都是出于真心的,你们不用对我这么好吧。”

郭心美狠狠地道:“我说用得着。就用得着。你别以为我真没听清楚你在外面说的什么。什么‘散了’?你明明说的就是。我后来终于想明白了。你也不用装了,今晚,我们就满足你。”

阳子也怪怪地道:“没错。别以为我那天没看见。见到她们姐妹俩脱光了睡在**,你的眼睛都发绿了。要不是李俊来敲门。真不知道你怎么把戏演下去呢!”

郭心美大度道:“我也想通了。与其让你将来偷偷摸摸地在外面搞鬼,弄些乱七八糟的女孩子,不如我和阳子了了你这个心愿。我就不信,我跟阳子姐姐加起来,就比不过外面那些狂蜂浪蝶。”

说完,郭心美朝阳子使了个眼色。阳子真地拉着像梦游一样的楚凯华,进了浴室。而郭心美果然在铺床叠被。楚凯华傻愣愣地被阳子剥了个精光,送进了浴缸里。阳子羞涩地看着楚凯华的**,轻声问道:“水温合适吗?”

“正好,正好。”楚凯华连忙回答。如果是他跟阳子单独呆在这个套间里。他当然不会这么拘谨。而且可以肯定。他的咸猪爪早就不安份了。可现在,外面还有郭心美在,他真不习惯。

虽然林云儿和萨琳娜也曾经有过这种尴尬的局面。但那都只是阴差阳错的误会而已。他还真没想过,真地有两个女孩愿意同时服侍自己。虽然在“丫埋爹”片里经常看到,但真要在两位美女面前尽显自己的无耻,他可一点准备也没有。

阳子慢慢地褪去了羞涩的表情,很认真地服侍他,从上到下地清洗了起来。但洗到那个重要部分的时候,她还是很尴尬的样子。尽管她曾经都用嘴亲密接触过了,但真要当着别的女孩的面接受这东西,她还是很有心理压力的。

于是,她草草地就帮楚凯华擦拭干净。然后自己先害羞地走出浴室。而这时,郭心美早已作好了准备,她穿着一件低胸粉色胸罩,一条粉色的小内裤,正在等着他们出去。

楚凯华一走出来,郭心美就走过来把他推倒在**。然后学着电影电视里看到的一点点皮毛,坐在了他的背上,帮他按揉起来。而这时,阳子也学着电影里的样了,坐在了他的脚边,帮他按摩起足底来。

楚凯华的肾原本就不错,被两位美女这么一刺激,立刻反应到了小弟弟上。他顿时有种想立刻翻身作主人的冲动。而让他不习惯的是,两位美女对他这种冲动居然完全没有异议,而是非常地配合。

他刚伸出爪子去抓郭心美的玉峰,她就凑了过来。而当他看着阳子舔了舔嘴唇的时候,阳子居然就把自己的香唇凑了过来,堵住了他的嘴。

郭心美在这方面,比阳子要老到一点,乘他们热吻的当口,她也没闲着,而是用舌尖舔舐他的胸口。然后两位美少女都不约而同地向他下身移去,显然是一鸟二吃的节奏……

楚凯华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就在他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即将将他淹没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日本片里那些猥琐的男优的形像来。曾经,他是那么地羡慕那些猥琐男优。但现在,他突然感到自己比那些男优更加猥琐。

那些男优好歹是为了赚钱而猥琐,而他自己,在两个好好的良家女孩面前,突然充当起了**棍的角色。虽然两个女孩都是出于自愿的,但从她们的眼神中,他还是看到了某种无奈。

不——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霹雳:我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给她们,凭什么可以得到她们的真爱?

“不行!”他叫出了口:“住口!”他对着两张可爱的俏嘴道。

郭心美和阳子顿时有点呆了,果然把那只鸟鸟吐了出来,闭了嘴,不知道楚凯华是什么意思。

楚凯华看到两人清纯可爱的样子,立刻忍不住又有些冲动起来。但他立刻紧闭双眼道:“不,不——我不能这么做。你们都是好女孩,我必须尊重你们的人格。就算是偷情,也不能这么滥情。”

阳子娇羞地道:“我们……我们都是自愿的,不是你滥情。我们只想让你感到舒服,我们很愿意做这样的事。”

“不,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愿意,但我不愿意。我知道女人都是自私的,你们也不例外。你们有权利要求得到一个完整的男人,而不是跟别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