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2千娇百媚434女王的**方式

卷22千娇百媚 434 女王的**方式

郭心美道:“可是,我们除了你就再也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而你只有一个,让我们怎么分?”

阳子也激动道:“楚哥哥,你就好好躺着吧,别胡思乱想了。只要你好好地享受,我们就觉得快乐了。”说完,她又低头干起活来。

郭心美也不再说话了,她娇羞地爬了上来,用自己的樱唇堵住了楚凯华的嘴巴,然后自觉地把玉峰上的一层布料扯了开来。楚凯华看着她娇艳的玉峰,顿时血脉贲张起来。但他还在作着最后的思想斗争。

但不久,他彻底认输了,那点未泯的良心被郭心美柔滑的肌肤完全击败了。

而他的小弟弟是最不会骗人的,早已经完全作好了准备。这时,他突然感到一阵湿湿的烫烫的感觉传来,他的眼睛被郭心美遮挡,完全看不到下身。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嘤咛”的轻叫,小家伙瞬间势如破竹突破了某处“玄关”。

居然是阳子采取了女上位,把自己生生给破了。

郭心美也不禁回过身来一看,那殷红的血迹已经烙在了楚凯华的关键部位。她诧异地看着阳子。阳子额头渗出了汗珠,羞涩地对着郭心美一笑。

楚凯华愣住了,自己忍了又忍没有破掉的这位女王,果然非同凡响,**的方式也与众不同。她居然采用女上位,而且毫无征兆地把自己的第一次献了出来。

郭心美吓了一跳道:“你……我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处女?”

阳子忍痛轻声道:“我没骗你,我跟他之间从来没有过……”

郭心美像是被雷击到一般,突然从楚凯华身上跳了下来,站到了床边,眼眶里有一些泪花。她朝着阳子道:“姐姐。对不起,是我不好,早知道你还是个处女,我今晚就不应该跟你争的。我现在就离开。”说着,她转身对楚凯华道:“好好对阳子姐姐,听到没有?”

楚凯华现在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生理上是xing和爱,心灵上是感动加悲催。他感动的是郭心美对阳子的包容,悲催的是他终于还是破了阳子的处子之身。他连忙点头答应郭心美:“嗯,我会对她好的,你放心。”

郭心美拭了拭眼泪,穿好衣服,轻轻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她转头对阳子道:“姐姐,今天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ri子之一。你要好好享受。”说完,她毅然转身出门,把门关上了。

而这时的楚凯华早已因为多重的打击,而绵软了。阳子兀自还保持着那个僵持的姿势,她坐在楚凯华身上不知所措起来。

楚凯华乘势一把将她抱住,轻声责怪道:“你看你,叫你不要献身给我,你自作主张。乘我不注意,把自己给……”

阳子羞涩地道:“谁让我爱你呢。我早就觉得我是你的人了。难得郭妹妹宽宏大量。才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不会错过了。”说着,她抱住楚凯华热吻起来。

楚凯华只好吻住了她的香唇。现在怎么办呢?他也没其他办法了,只好顺其自然吧。于是他终于恢复了狼友本sè,伸手解除了她的所有武装。然后,轻咬住她的耳垂。手在她玉峰上上下游走,然后顺势而下,终于摸到了正题。

那里已经湿润一片。而楚凯华在一阵犹豫之后,在这片湿润之处,也终于开始了他第二次真实的远征。

对于阳子来说。只能用一句俗语来概括——痛并快乐着……

两人毕竟都是习武之人,身体素质都是一流的。更何况两人都是出于真爱,所以做起爱来完全没有了压力。于是,一夜缠绵,温柔至晓……

小睡两小时后,楚凯华终于从柔蜜的梦中醒来。

一缕早晨的阳光从薄纱窗帘后面透了进来,照着阳子美妙的**,发出一层薄薄的金sè的光泽。楚凯华看着她那细匀的呼吸,闻着她身上那种特有的梅花的香味,陶醉了。

这时,阳子也被楚凯华那种带有狼xing的粗重的喘息声惊醒了。她睁开那长长的睫毛遮盖下的大眼睛,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地道:“楚哥哥,你在啊?”

“当然在啊,怎么会这么问?”

“我……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拉着郭妹妹、美奈子和另外几个不认识的女孩的手,一起上了一架飞机。我却拖着许多很重很重的行李箱跟在后面。还没等我上飞机,飞机就已经起飞了,我大声叫着,拼命追着,但你们好像根本没听到没看到。然后,我就被吓醒了。”

楚凯华伸手垫在了阳子的脖子下面,把她轻轻揽入怀里,笑着道:“傻丫头,我别的不敢保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要是我楚凯华碰过的女人,我一定会对她负责到底,绝不会中途抛弃的。除非,你自己有了更好的归宿,愿意离我而去。”

“不”,阳子连忙叫道:“不——我不愿意离开,我要一辈子跟着你。”说着,她一头扎进楚凯华的怀里,蜷缩成一团,恨不能变成一只小虫,钻进楚凯华的心里,永远不再出来。

楚凯华见状,把她搂得更紧了。那丰满的酥胸,那天使般的脸蛋,魔鬼般的身材,让他又有种重整山河的冲动。他也希望她和他就此化了,两人合二为一……

**之后,两人才正式穿戴齐整。他们一起去找李俊和郭心美。而他们两个正百无聊赖地在餐厅里喝着咖啡。一见到他们,郭心美首先站了起来。她大度地对楚凯华道:“怎么样,昨晚你有没有好好照顾阳子姐姐?”

楚凯华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把郭心美抱在怀里,轻轻地在她额际亲了一下,柔声道:“谢谢,昨晚是你成全了我们。”

阳子也羞涩地过来搂住郭心美的肩头:“谢谢妹妹,你让我第一次享受到了做女人的乐趣。”

郭心美刮了一下阳子的鼻子道:“没羞没羞,我怎么可能让你做女人呢?我又不是蕾丝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