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2千娇百媚435心的羁绊

卷22千娇百媚 435 心的羁绊

阳子知道郭心美是在故意逗自己,羞得无地自容起来。

还是楚凯华解了围,他直接过去跟李俊打招呼:“李老弟,我托你办的事办好没有?就是把220万给唐英姐妹和其他那些女孩的事。”

李俊连忙道:“当然好了。我今天一早就把现金交到了她们手里。她们一拿到钱,甭提有多惊讶了。她们还说,今天下午一定要一起过来感谢你呢。特别是唐英姐妹俩,估计她们是不会放过你了。哈哈!”

楚凯华笑着怪他道:“我还没说你呢。你怎么私自就把我们住的酒店地址告诉给她们俩啊?害得昨天晚上,她们在我房间里死缠烂打,不肯走。”

郭心美调侃道:“李弟弟,你别相信他的鬼话。我看他也就是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嘴上说怕唐英姐妹纠缠,心里却在想:快来快来,我照单全收。”

阳子、李俊、楚凯华听了,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楚凯华指着郭心美道:“你啊你啊,就是个小醋酝子。动不动就这儿吃一酝那儿吃一壶。好吧,为了证明我这回确实不想惹她们了,我决定了——咱们现在就溜,让他们找不着咱们。”

李俊问道:“‘溜’?你准备带我们往哪儿‘溜’?”

楚凯华道:“这话说的,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啊。我问你,我们这回来成仓干吗来了?”

李俊道:“当然是跟姜作山干了,现在任务完成了。”

“那干姜作山是为了什么?”

李俊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没错,干姜作山说到底就是为了干姜晨,所以,你的意思难道是……”

郭心美抢着接口道:“回燕京!”

“聪明。”楚凯华轻轻摸了摸郭心美的小脸蛋。他转头对李俊道:“放心,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一件大事——替你的女人报仇。”

李俊顿时激动得眼中有了泪光。

阳子也高兴道:“好啊好啊,我们也该回去了。美奈子还在燕京等着我们呢。”

于是,乘着阳子和楚凯华吃早餐,李俊负责把机票订好了。他们坐飞机一般订的都是豪华商务舱,所以基本上都会有空位置。

他们赶在唐英姐妹俩到来之前退掉了房间。陪郭心美回家去道了个别。然后一起乘上了飞机,下午六多,华灯初上的时候,他们已经飞回了燕京。

一回燕京,郭心美就拉着阳子,让她回她的租住地。阳子却一心想去林云儿的公寓看妹妹美奈子。郭心美轻轻敲了敲她的头道:“你用点脑筋好不好,你想想,现在你妹妹美奈子最想见到的是谁?是你这个姐姐呢?还是他的楚哥哥?”

阳子恍然大悟,答案不言而喻。美奈子当然是最想见楚凯华了。阳子明白了,郭心美这是有意要把空间让给楚凯华和美奈子单独相处。于是,她果真跟着郭心美去了她的住处。而李俊也去见他燕京的那些小伙伴们了。

楚凯华一个人乘出租车来到了林云儿的公寓。开门的果然是美奈子,见到是楚凯华,她一个猛扑,倒在了他怀里。还没说一句话,她就用樱花花瓣般香甜的嘴唇堵住了楚凯华的嘴。

楚凯华正想把这几ri来的相思化作柔情的抚弄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气氛有些异样。透过美奈子身上的樱花香。他确切地闻到了另一个熟悉的气味——那种幽幽的紫丁香味。“林妹妹——”他脱口而出。

随着这一声呼喊,从卧室的门口转身走出一个曼妙的身影。那种恬静的表情。惊艳的脸蛋,一身普通的职业套装掩饰不住的完美的曲线,特别是那对会说话的眼睛,含羞带怯,似嗔还爱……那不是林云儿是谁?

这时,美奈子也感觉到了。楚凯华的怀抱似乎在降温……降温……她缓缓地抬起头,巡着楚凯华的眼神看去,她明显地发觉楚凯华的心至少现在不再属于她了……

楚凯华缓缓地松开了美奈子,向她身后的林云儿走去,而林云儿也正一步步向他靠近。两人距离只剩下最后半米的时候。都停下了脚步。

楚凯华突然笑着问道:“你好吗?”

林云儿有些忧怨而平静地道:“我很好。”

楚凯华明显感到她有事的样子,连忙问道:“不对,你不好,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有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林云儿似乎有点被激怒的样子,嘴角一撇,努力屏住自己的眼泪道:“需要吗?这里难道不是我的房子吗?我来到我自己的房子里,还需要得到你的允许吗?”

楚凯华尴尬地看了看美奈子,他想到了问题的症结。他指了指美奈子道:“不好意思,这事说来话长,我先介绍一下吧,这位是美奈子,这位是……”

林云儿阻止道:“不用介绍了,我已经回来三天了,我对这个女孩很了解。而且我也对你跟她的关系很了解。她就像我、萨琳娜或者莫妮卡一样,只占有你心灵的一个角落,是吗?”

楚凯华连忙分辨道:“不是这样的,什么一个角落?对我来说,你就是我心灵的全部。”

“是吗?”林云儿不屑道:“全部?你的心里如果全部装的都是我,那你把萨琳娜放在哪里?你把莫妮卡放在哪里?你把美奈子放在哪里?还有她的姐姐阳子,还有你最初的女朋友郭心美?”

“这……”楚凯华万万没想到,美奈子已经把萨琳娜离开他之后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跟林云儿说过了。

林云儿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她一转身就想往自己的房间里跑。楚凯华连忙一把拉住:“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像得那样。我不是什么花花公子,我对你们都是真心的。而且最最不应该误解我的应该是你。”

“为什么?”林云儿有点好奇地回过头来问道。

“不为什么,我只相信某种冥冥中的感觉。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告诉我,你绝对不会是我生命中匆匆而过的女人。你一定会留下些什么,而且这留下的东西比其她任何一个女孩要多得多。”楚凯华的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