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2千娇百媚440鸿门宴

卷22千娇百媚 440 鸿门宴

林云儿连忙道:“下午让我跟你去吧。”

阳子连忙阻止道:“林姑娘,还是让我陪楚哥哥去吧。不是我跟你抬杠,我的武功比你强,楚哥哥一直由我照应着,大家也放心啊。”

美奈子也帮着道:“是啊,我姐姐可厉害了,还是让我姐姐陪他去吧。”

林云儿哑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是楚凯华道:“这里可不是成仓,是京城。我看在燕京,姜晨也翻不了天。还是让林妹妹陪我去吧,有时候,她的小脑筋可以帮上我大忙。”

林云儿听了,高兴得像吃了蜜糖似的,她终于得到了一个更合适的证明自己的机会,再也不用跟美奈子抢着收拾桌子来证明自己的贤惠了,那真不是她的特长。

……

下午两点,新雅苑茶楼。姜晨早已定好了包厢,是一处临湖的小阁楼。这里正好背靠仙女湖,湖sè撩人,风景秀丽。湖风轻拂,从湖面上还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吹箫声。湖面上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小舢舨,载着几个游客,泛舟碧波。

楚凯华心道:没想到,姜晨还挺会选地方。不知道他选仙女湖边,有什么特别的用意没有。

见到楚凯华、李俊、林云儿上阁楼,姜晨连忙打招呼道:“楚公子别来无恙啊。”

楚凯华“哼哼”冷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跟姜晨最近一次见面,还是那次“华北车神大赛”的决赛场上,姜晨用枪顶着郭心美和美奈子,要胁楚凯华不能得第一。结果楚凯华拉着阳子来了个牛魔拳中的“雁字诀”,从终点线直接飞进窗玻璃,把两位美女给救了。

而姜晨被李俊手下的人拉出去海扁了一顿。这才刚从医院出来没几天。

姜晨见楚凯华没理他,又腆着脸跟李俊打招呼:“李老弟,你现在可是名人了,怎么样?跟着车神混得不错吧,比以前跟我混,ri子要好过多了吧。”

李俊横了姜晨一眼。一言不发。在李俊的心里,姜晨就是他最大的仇敌,他恨不能食肉寝皮而后快,哪有心思跟他打哈哈。

姜晨连着碰了两鼻子灰,还不死心,想跟林云儿打个招呼,找回点面子。于是他对着林云儿“啧啧”夸赞道:“不愧是楚公子,每次带出来的女孩都漂亮得跟天仙似的。我要是能带上这么一位,别说是一亲香泽了。就是能在燕京城兜那么一圈,也可以不枉此生了。”

林云儿跟姜晨初次见面,听了这番恭维,有些抑制不住的喜悦。不过,她也学着楚凯华和李俊的样,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

姜晨连着碰了三次壁,心里老大不爽。不过他还是强忍着。他今天显然是为了来摸一摸楚凯华的底牌的,所以不便动气。

姜晨亲自倒好茶。原本还想介绍一下今天带来的这“一品黄山客尖茶”的,没想到。楚凯华刚等他倒完茶就不耐烦地道:“姜晨,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不如大家开门见山吧,你找我来不是光为了喝茶那么简单的吧。怎么,是不是上次挨揍的事你还耿耿于怀啊?”

姜晨再次感到被羞辱了。常言道“巴掌不打笑脸人”,可他今天连着对楚凯华他们笑,而楚凯华那边的人却一二再再而三地打他的脸。姜晨显然有点生气了。

不过。他还是忍住怒气,皮笑肉不笑地道:“哪里哪里。上次的事,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在太岁头上动土了。被你揍一顿也是应该的,我还要谢谢你手下留情呢。楚公子。其实我今天把你请来,不为别的,是想了解一下成仓那边的情况。”

楚凯华哼哼冷笑道:“姜公子果然快人快语,一语就戳中要害。不瞒你说,我倒是刚刚从成仓回来,确实知道一些事。只是,不知你想了解什么方面的事呢?”

从楚凯华的口气里,姜晨立刻闻到了浓浓的火药味。他冷笑道:“果然爽快,不愧是车神。那好,我也不绕弯子了。我想知道我父亲的事,不知你知道多少?”

“原来是你老爹啊,叫姜作山是不是?”

“没错。”姜晨点点头。

楚凯华不紧不慢道:“说具体了,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说简单了,就一句话——犯了事,被抓了。”

“他犯的什么事啊?”姜晨yin恻恻地问道。

“你老头子犯什么事,还用得着我来提醒吗?无非是卖yinpiáo娼、杀人越货、走私贩毒、拐卖人口、贪赃枉法……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楚凯华这是在故意气姜晨。

姜晨jiān笑道:“不至于吧,我老爸有这么不堪吗?”

“那还能有假,不信你自己问公安去呗。”

姜晨脸sè突然一沉:“说起公安,我倒是要请教一下,这成仓的事怎么会惊动燕京公安的。我不知道,这是谁请去的天兵啊?”

楚凯华也是脸孔一板:“当然是我了,还能有谁?”

姜晨哼哼冷笑道:“果然厉害,楚公子能量不小啊。听说这事还惊动了国安,不知是不是也跟你有关啊?”

“这倒只是个巧合。不过这也要托你老爸的福了。如果不是你老爸要跟国际黑社会搞什么‘二次评估’技术,也不至于惊动国安。不过既然他们正好调查到我头上了,我就顺带让他们来跑了一回龙套。”

其实,国安王中林那天到“金壁辉煌”去,楚凯华真没有料到。但事实上给楚凯华帮了大忙。要不是这路奇兵,那天的事还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局呢。

姜晨终于忍无可忍,他一拍桌子道:“说得好。这样一来就什么都清楚了。燕京的公安是你叫的,西南的国安也是你拉的。看来,你是早有预谋,要把我老爸置于死地了!”

楚凯华也把茶杯往桌上一摔:“不错,都是我干的。不妨再透露点实情给你,你老爸之所以会去贩毒,之所以会赔了1个亿,之所以会欠银行5000万贷款,这都是我安排的。怎么样?你把我当成jing方的卧底也好,当成你老爸的克星也罢,我都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