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3赛道惊魂441高富帅对矮穷挫

卷23赛道惊魂441 高富帅对矮穷挫

“你——”姜晨气得嘴唇哆嗦了一下,没说出话来。

楚凯华讲得xing起,索xing把牌都摊了开来:“姓姜的,老实告诉你。我就是看你不爽,才去搞你老爸的。我也知道,你的后台是你那个该死的sè鬼老爹。我要是不先把他摆平,怎么来弄死你啊?

至于那些跟他一起的头头脑脑们,都是看枪毙带掉了耳朵。要怪,只能怪他们瞎了狗眼,认识了姜作山。而姜作山又生了你这个在燕京惹事生非的儿子,而你又是个不长眼的,惹到了我楚凯华的头上。

你以为我是谁?还是那个没爹可以拼的孤儿?还是那个被车撞了,拿了三万块钱就高兴得屁颠屁颠,不知道怎么花的大学生?还是那个莫名其妙捡了个车神名头的吊丝?都错了,瞎了你的狗眼。

我知道你是个‘高富帅’,而我却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矮穷挫’,这些我都承认。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就是一不折不扣的小混混,一个有仇必报的愣头青,一个无底线的小人。你他妈既然得罪了我,我就绝不会给你活路。”

姜晨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万万没想到,楚凯华居然这么直截了当地把他自己在成仓的圈套和盘托出了。不过想想也是,他做都做了,而且做得这么漂亮,结局堪称完美。只要是楚凯华想要惩罚的人死的死,被抓的被抓。他现在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在明面上说的?

姜晨哼哼一声冷笑,轻轻地鼓起了掌:“不错,真不错。天衣无缝,完美的圈套。要怪都要怪我那老头子,真是瞎了他的狗眼,谁不好惹。偏要惹你这么一个无底线的小人。”

楚凯华满意地点点头,眯起了眼睛,对姜晨的恭维作出很享受的样子。

姜晨放低声调,但很清晰地一字一顿道:“既然楚公子说话这么痛快,那我就再问问清楚,你到底哪里看我不顺眼?要对我如此地赶尽杀绝。既然你这么恨我。那天在雁云山的赛车场上,在vip贵宾观摩房里,你明明已经控制了局面,为什么不杀了我?”

在刚才跟姜晨的一番对话中,楚凯华找回了那种久违的痞气,他继续大声道:“废话,你以为我傻吗?杀了你,我不是还得给你抵命吗?我可没那么傻。你问我哪里看你不顺眼。不用问了,我从头到脚看你都不顺眼。怎么样。你咬我?”

姜晨突然一脸严肃道:“楚公子,我看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用再演戏了吧。我看你是在替别人出头吧。”

“为谁?”楚凯华疑惑道。

“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吗?你至于费那么大劲吗?那个女人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你什么意思?”楚凯华更吃惊了,难道姜晨觉察出了什么?

姜晨突然双掌互击,对着门外叫道:“进来吧,还躲什么?”

此时,从包厢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李俊和楚凯华都吃了一惊——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原本跟着姜晨。后来跟了李俊的王二胖子。

李俊好奇地问道:“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

王二胖子见有姜晨替他撑腰。挺了挺胸道:“我到这儿来,还要你批准吗?”

李俊一听,感觉味道不对,敢情这王二胖子造反了。他厉声骂道:“好你个狗东西,每个月拿着楚哥的钱,敢不听话了。”

胖子轻蔑地一笑道:“拉倒吧。不就是每个月两千块吗?我欠了人家五万块赌债,靠你这两千两千的发,我还高利贷的利息都不够。让你多发点给我,你又不肯,说是楚哥关照的。每个月只能发两千。”

李俊骂道:“楚哥让我每个月少发点钱,都是为了兄弟们好,怕你们胡花。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胖子硬着脖子道:“所以啊,我指望不上你们了,只好去找晨哥借钱了。多亏了晨哥,他帮我一下把高利贷都还了,那些追债的才没把我砍死。”

说到这里,胖子大大咧咧地做了个切脖子的手势。谁知,这时候,外面正好走进来一个小姑娘,她是来给茶壶添水的。胖子的手一挥正好打到小姑娘的手上,“哐啷”一声,一只大开水壶被砸得粉碎,一壶滚水全都泼到了地上。还有几滴溅到了胖子的皮鞋上。

胖子见是个软柿子,立刻凶相毕露,一巴掌打在了小姑娘的脸上,嘴里还骂骂咧咧道:“把我的皮鞋弄湿了,你赔得起吗?叫你们老板来,我要赔鞋!”

那位小姑娘立刻捂着脸蛋,呜呜地哭了起来。这女孩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一件不合身的肥大的茶楼工作服,长得又瘦又黄。虽然五官很端正,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但一看上去就是一副营养不良,没发育好的样子。

茶馆老板娘是个中年胖女人,听到楼上的吵嚷声,忙不迭地跑了上来,一看地上的碎壶片,还有捂着脸的那个女孩,立刻明白了。她指着女孩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扫把星,克死了你妈,把你爸也克得躺在医院里起不来了,这会儿又来克我了!”

说着,老板娘也冲着女孩一巴掌甩了过去。林云儿“啊”地一声惊呼,她想起身阻挡,但距离远了点,没够着。

楚凯华再也看不下去了,刚才王二胖子一巴掌打在女孩脸上的时候,他没注意。这次,他有了准备。眼见老板娘的手已经甩出,楚凯华倏地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他这一手叫“燕形翅”,出手轻快,但打穴极准。老板娘但觉胳膊一麻,一条胳膊就耸拉了下来,再也抬不起来了。还好,幸亏今天阳子不在,要是她在的话,只怕胖子和老板娘已经双双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林云儿一看,立刻高兴地朝楚凯华抛了个深情的媚眼。她几个月没跟楚凯华在一起了,没想到这位情哥哥变化如此的大,居然还学了一手好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