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1009章 得罪不起

第一千零九章 得罪不起

充满冷漠的声音在包厢之内响起,彭雨夕的脸色瞬间大变,眼里仿佛喷出火花一般,狠戾的盯着陈浩,说不出一句话來,不是彭雨夕不想说话,而是她沒有资格做这个主。

始料未及!

沒错,彭雨夕怎么也沒有想到,陈浩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提出如此尖利的条件,恐怕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在这里,也不会轻易的答应这‘奴隶’般的刻薄条件。

毕竟,一旦臣服于对方,彭家就再也沒有了退路,以后想要发展,也将会受到限制。

当然,彭家完全可以三心二意,假意答应下來,但刚刚陈浩的最后一句话,彻底打破了彭雨夕心里的这个想法。

既然能够想到这一点,并且当面说出來,就足以证明,对方根本就沒有将彭家放在眼里,恐怕就算是虚以为蛇,彭家最后也不会落得一个好的下场。

左边是地狱,右边是毁灭。

顿时,彭雨夕就陷入了沉虑之中,不断的思虑着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

彭雨夕也不是沒有想过,直接拒绝对方,甩手而去,但现在的形势根本就不容许她如此去做,因为事情谈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彻底沒有了回头的可能。

彭家一旦反悔,也必定遭受到孤独家的全面打击。

更何况,旁边还有着一位神秘的青年,不知來历,但孤独家既然都不敢违背,甚至是以对方为首,就足以证明,对方的身份來历极其庞大,恐怕不止是洪门的负责人而已。

毕竟,一个洪门,还不可能令孤独鹏如此表现。

一时之间,彭雨夕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地,如果不想出一个完美的对策,彭家恐怕真的会面临毁灭的危机。

彭雨夕的沉默,并沒有引起陈浩的在意。

换位思考,面对着如此艰难的选择,就算是陈浩,也会有彭雨夕这般的表现。

所以,陈浩并沒有去催促,只要彭雨夕做出的选择,能够达到自己的意愿就行了。

陈浩不开口,孤独鹏自然也不会贸然的出声,反而是带着一丝玩味的目光,望向了陷入艰难之境的彭雨夕,他的心里,同样好奇,彭家最终会做出如何的选择。

一瞬间,包厢之内变得极为的安静。

气氛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变得极为的压抑,压得彭雨夕有些难以呼吸。

时间无声的流逝,转眼间,就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在平时,半个小时对于彭雨夕來说并不算什么,虚晃一下,就已经过去,但现在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的漫长。

最终,还是陈浩等得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头,冷声问道:“别浪费我的时间,选择那条路,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闻言,孤独鹏不禁翻了翻白眼。

在陈浩的眼里,或许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对于彭家与彭雨夕來说,却是关系着以后的发展以及前程,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做出选择呢?

不过,孤独鹏也不可能去插口,依旧有些玩味的望着彭雨夕。

彭雨夕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眼里透露出一丝悲哀之色,抬起头來,望着陈浩,迟疑着道:“这件事情,我沒有办法做主,还请告知我你的身份,我回去与家父商量。”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思虑,彭雨夕也沒有想出一丝的办法。

现在见对方已经等得不耐烦,也唯有以这样的借口,先敷衍住对方。

同时,对于陈浩的身份,也更加的好奇,想要探查出來,更有利的做出最后的选择。

当然,也正如彭雨夕所说,这个决定,她自己沒有办法,只能在得知陈浩的身份之后,回去一五一十的汇报给彭老爷子。

毕竟,彭雨夕也只是一介女子,面对着如此重大的选择,不能让男子一般的坚决。

“我的身份,等彭家做出选择之后,自然会知道,”陈浩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语气森冷的说道:“我只给你们三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还沒有回信,到时候,你们会知道是什么后果。”

说完之后,陈浩沒有再看彭雨夕一眼,直接转身,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不过,转身之际,却对孤独鹏微微的示意了一下。

耳边响起沉稳的脚步声,彭雨夕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铁青,直到陈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带着一丝疑惑的表情,望着起身的孤独鹏,问道:“孤独家主,他是?”

既然能够代替孤独家做决定,那么孤独鹏一定知道对方的身份。

沒有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就算是彭老爷子也未必敢轻易的做出选择。

“陈少已经给了你们彭家机会,就看你们自己能不能抓住,”孤独鹏的脸上坦然一笑,嘴角略微有些玩味,提醒道:“陈少的身份,沒有他的允许,我不敢告诉你。”

“但我最后友情的提醒你一句,陈少就连我孤独家也得罪不起。”

“该怎么选择,自己去思量吧。”

紧接着,孤独鹏沒有丝毫的迟疑,直接转身,跟上陈浩的脚步,朝着外面走去。

孤独鹏并不笨,刚刚陈浩的意思,已经领悟过來,就是要他提醒彭雨夕一句,以此逼迫彭家的臣服。

因此,孤独鹏心里就明白,彭家对于陈浩來说,肯定有着一定的利用价值,不然绝对不会如此在意彭家最终的选择,甚至要自己出面,去逼迫彭家。

不过,孤独鹏也不会去深究,只要能够按照陈浩的意思办成这件事情,那么对于孤独家的未來,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走出包厢,陈浩的身影已经消失。

孤独鹏不做停留,加快脚步朝着会所外面走去。

半路上,遇上罗春,孤独鹏也沒有废话,直接摆了摆手,就继续前行。

望着孤独鹏焦急离开的身影,罗春的眼里闪过一丝隐晦的冷芒,心里也疑惑起來,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包厢的方向,不过,短短的几秒就已经收回,转身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这件事情,还需要回报上去。

不然,还真的可能会影响到罗家的发展,毕竟一直以來,罗家与彭家之间的暗斗,就沒有停歇过,谁知道,这次彭家主动约见孤独鹏,会不会是准备在暗中对付罗家呢?

走出会所,孤独鹏就看见陈浩已经坐进车里,等着他。

于是,沒有任何的迟疑,以最快的速度,坐进了车里的后座,然后才试探性的问道:“陈少,我们现在去那里?”

说话间,脸上带着一丝深深的疑惑。

原本,只要在逼迫一番,彭雨夕一定会妥协,但陈浩却突然离开,孤独鹏自然不相信,陈浩真的会愿意去给彭家反应的机会,因为时间拖下去,很容易出现变故。

“回去吧,”陈浩的脸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哦。”

孤独鹏的心里虽然疑惑,但也沒有继续追问,只是轻轻的对着前面的司机挥了挥手。

然后,车子缓缓的启动,朝着远方行驶而去。

包厢之内,彭雨夕的脸上依旧带着震惊,显然沒有想到,孤独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來,要知道,孤独家的实力极为强劲,当年就连雄霸东北地区的义帮,也只是孤独家的下属势力。

现在竟然主动承认,那名神秘的青年,就连孤独家都不敢得罪。

显而易见,对方的身份,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彭家,必定不能对抗。

陷入震惊之中的彭雨夕,久久沒有反应过來,直到孤独鹏与陈浩离开十多分钟之后,才想起來,对方只给了彭家三个小时的时间,必须尽快的赶回彭家,与彭老爷子商量这件事情。

顿时,彭雨夕带着一丝焦急的神色,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了起航商务会所。

站在窗口,望着急冲冲离开的彭雨夕,罗春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心里隐隐有着一丝不安的情绪。

驾驶着车子,行驶在路上,彭雨夕拿出自己的电话,翻到彭家书房的号码,沒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按下了拨打键。

想必,彭老爷子现在就在书房之内,等待着自己的消息。

电话里,响起枯燥的铃声。

几声之后,彭老爷子有些焦急的声音,清晰的在耳边响起:“雨夕,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爸,事情出现了极大的变化,我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现在正赶过來,等我到了之后,再与你详谈,”彭雨夕的语气有些黯淡,隐隐透露出一丝惊惧:“我给你这个电话,就是提醒你老一声,提前做好准备。”

彭老爷子的岁数已经那么大了,彭雨夕还真的怕彭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会承受不住。

但提前打个电话过去,就有一段时间的回旋,彭老爷子的心里,也可以提前有一个底,等自己赶回去之时,想必心里也已经有了一个准备,不至于太过惊吓。

“嗯,我知道了,你尽快赶回來吧,”电话对面,彭老爷子沉默了几十秒钟,才有些凝重的出声说道。

“半个小时之内,我就会赶回來。”

随后,彭雨夕就直接挂掉了电话,脚底一踩油门,加速朝着彭家别墅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