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1010章 答复

第一千零一十章 答复

彭家别墅,书房之内,彭老爷子的手中握着电话,轻微的颤抖着,久久沒有放下,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刚刚彭雨夕在电话里所说的话,心里就有着一丝深深的不安。

哎。

一声叹息,在寂静的书房之内响起,彭老爷子轻轻放下手中的电话,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站起的身体,无力的坐了下去。

彭雨夕的性格,那是极为的了解,如果不是出现了重大的变故,绝对不会如此慎重的打來电话,提醒自己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显然情况已经不受彭雨夕的控制了。

甚至,很有可能威胁到彭家的生死存亡。

想到这些,彭老爷子的心里越加后悔,如果不是当初贪图利益,与山口组、猛虎帮合作,彭家也不会遇到现在这样的危机,但是,世界上并沒有后悔药。

现在后悔,已经來不及了,唯有想尽办法,度过这次的危机,才是正理。

这个道理,彭老爷子的心里极为清楚。

也正因为如此,心里对于出现的变故,也迫切的想要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出有利的对策。

不过,就算彭老爷子的心里再焦急,也只能等到彭雨夕赶回來之后,才能够得知。

所以,现在也只能耐心的等待。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可能是因为彭老爷子的心无法平静,气氛越加的压抑起來,彭老爷子的心头,也感觉到一阵闷塞,似乎有些透不过气來。

感觉到心头的难受,彭老爷子缓缓起身,拖动已经苍老的身体,艰难的走到窗口旁边,伸出手打开窗,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一下子好受了很多。

望着外面巨大的花园,彭老爷子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眷念。

这座别墅,可以说是大连市最豪华的一座,当初彭家也是与罗家好一番争斗,才拿到手里。

那时候,彭家正处于最巅峰的时期。

与现在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只是往事已经不堪回首,等到这次的危机度过,恐怕想要与罗家争锋,就会变得极为的艰难。

要知道,罗家可是那种见缝插针的主,一旦得知彭家现在的不利形势,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面打击。

这也是彭雨夕为什么要把与孤独家约见的地点,安排在起航商务会所的原因。

罗家发现孤独家与彭家会面,心里肯定会有所防范,到时候,就完全可以拖住罗家的脚步,就算是发现彭家实力的紧缩,也不敢轻举妄动。

有时候,假亦真时真亦假,就是这个道理。

原本,彭雨夕的计划,也是极为的完美,只要得到孤独家的帮衬与支持,就可以完全不去顾忌罗家,说不定,还能够借孤独家的手,去打击一番罗家。

却沒有想到,会出现彭雨夕不能控制的变故。

虽然还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变故,但如此一來,彭家的部署,肯定会被彻底打断。

因此,彭老爷子的心里才会如此焦急。

不过,再焦急也于事无补,彭老爷子也只能安静的等待着彭雨夕的归來。

带着复杂的情绪,十多分钟很快就已经过去,就再彭老爷子有些失去耐心,准备给彭雨夕打电话过去询问一番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彭雨夕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进來:“爸,我回來了,你在吗!”

语气里,隐隐有着一丝担忧。

显然,彭雨夕极为担心彭老爷子的身体,会不会因此而垮掉。

这种担心,不止是因为彭老爷子是彭雨夕的父亲,更因为彭老爷子一旦故去,彭家的实力就会缩水三分,对罗家的威慑,也会急剧的降低,到时候,彭家的形势就会越加不利。

虽然彭老爷子已经退了下來,但对于大连市甚至整个东北的威望,都是极为的庞大。

很多的人,都会卖彭老爷子的面子。

但一旦故去,人死情消,别人未必会给彭家的面子。

这一点,彭雨夕的心里极为清楚,不然又怎么会如此在意彭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呢。

听见外面传來彭雨夕的声音,彭老爷子的脸上顿时轻松下來,一边转身朝着书桌前走去,一边应道:“我在,直接进來吧!”

咚。

书房的门顿时由外推开,彭雨夕带着略微苍白的脸色,一步步走了进來。

紧接着,彭雨夕关上门,直接走到了彭老爷子的对面坐了下來。

不过,还沒有來得及开口,就听见彭老爷子带着一丝焦急的语气,问道:“雨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爸,事情是这样的……”看见彭老爷子脸上露出的焦急,彭雨夕也沒有任何的迟疑,缓缓的开口,将与孤独鹏会面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诉了一遍,最后,才带着一丝惊惧说道:“那名神秘的青年,要我们彭家臣服于他,不然就会对彭家下手!”

“说话的时候,自信满满,根本就沒有将我们彭家放在眼里!”

彭雨夕明白,现在也唯有彭老爷子出面,才有可能化解这次的危机,更甚至,出面也未必能起到作用。

但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听天由命了。

闻言,彭老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隐晦的愤怒,在大连市,还从來沒有人胆敢如此威胁彭家,就算是孤独家,也不曾如此做过,但现在,一名神秘的青年,竟然敢如此做。

对于彭家的藐视,是这么的明显。

但是,彭老爷子并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对方既然敢开这个口,心里肯定就有着一定的底蕴,更何况,孤独家竟然还以对方为首,如此一來,对方的身份就值得深虑了。

想明白这些,彭老爷子低呤一声,问道:“雨夕,知道那位神秘青年的身份吗!”

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不殆。

想要化解对方的威胁,首先就要搞明白对方的身份,不然,也就等于是瞎子过河--一路黑了。

“不知道!”

彭雨夕有些黯淡的摇了摇头,她又何尝不想搞清楚那名神秘青年的身份呢,只不过,对方根本就不愿意透露,有孤独鹏在旁边,彭雨夕也沒有丝毫的办法。

“不过,孤独鹏说过,孤独家也得罪不起那名神秘的青年!”

“还有,对方只给了我们三个小时的时间考虑,三个小时之后,沒有得到确切的答复,就会对我们下手!”

说出这些话,彭雨夕的脸色变得有些铁青,眼里隐隐透露出一丝狠戾。

如果不是现在拿对方沒有办法,彭雨夕说不定还真可能冲动行事,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听完彭雨夕的话,彭老爷子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与孤独鹏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对于孤独鹏也有着一定的了解,想要迫使孤独鹏说出如此‘低声下气’的话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关系着整个孤独家的颜面。

但现在,孤独鹏就是说出这样的话來了。

因此,彭老爷子也不得不去慎重的思虑,一旦做错选择,葬送的将是整个彭家。

随着彭老爷子的沉默,书房之内,再次恢复成一片安静。

彭雨夕并沒有去打断彭老爷子的思虑,更何况,她的心也开始慌乱起來,根本就沒有一点的注意,也害怕自己随意的提意见,会引起不能控制的后果。

郊区四合院,孤独鹏、林岚与陈浩坐在一间书房之内,林岚的脸上充斥着一丝好奇,刚刚两人回來,陈浩就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准备对彭家下手。

心里自然非常的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孤独鹏的心里,也在不断的猜想着陈浩真正的用意,难道说,真的准备提前对彭家下手吗。

但是,他与林岚一样,都不敢擅自的发出声音。

因为,陈浩的眉头正轻微的皱起,脸上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显然心里正在想着什么事情。

万一因此激怒了陈浩,对于孤独家來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而去,眨眼间,就是半个小时,就在孤独鹏与林岚犹豫是不是要出声提醒陈浩的时候,陈浩突然抬起头來,望着孤独鹏问道:“孤独家主,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都已经安排下去,只要等到一声令下,随时可以展开攻击。”孤独鹏微微一愣,极快的反应过來,沉声应道。

“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吧,你通知下去,随时做好准备。”陈浩的脸上带着一丝淡然,眼里却闪过了一抹冷厉,森冷道:“如果彭家真的不知好歹,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好。”孤独鹏沒有迟疑,沉着的应道。

彭家被灭,对于孤独家來说,也是有着一定的好处。

至少,灭掉彭家之后,孤独家所获取的利益,将会极为的庞大,因为天罚帮与洪门的根基都不在大连市,最终也只能便宜孤独家。

但就在这时,孤独鹏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來,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硬,拿出手机,看见上面显示的号码,与心中所想的那般无二,正是彭雨夕的电话。

在陈浩的示意下,孤独鹏接通了起來,顿时就听见彭雨夕有些无奈的声音传來:“孤独家主,我们选择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