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39章 芦笙舞迎贵客

第三十九章 芦笙舞迎贵客

新书上传,昨天的推荐票收藏票都不如意,十四少在这里再次厚颜求推荐票收藏票,鞠躬了!谢谢!4000字大章!

猜出神秘老人的不怀好意,叶阳放弃了直接回到楠竹寨的打算,而是在山里转悠起来。看见兔子就逮,看见野鸡就抓,也不管背后吊着的尾巴,兜兜转转的逛了一两个时辰,直到那个老家伙发现索然无味看不出一丝端倪的离开之后,叶阳这才敢回楠竹寨。

事实上,叶阳压根不想和对方有那么一丁点的jiao集。

当叶阳回到楠竹寨已经是早上八点多钟,但木里松和村长没有看见叶阳在家里的时候,以为叶阳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正在急得团团转。楠竹寨的危机和木诗诗的病情都是他们最为担心的事情,如果叶阳真的离开楠竹寨,那么楠竹寨将不可避免的迎来一场灾难,这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叶叔叔,你回来了?”

木果果的眼睛比较尖,早就伸长脖子盯着路口看,一发现叶阳的身影,立刻喜悦的惊叫道,并迎着叶阳跑了过来,干净利落的接过叶阳手里的兔子和山鸡等等东西。

之前当村长和她爸在说叶阳的不是的时候,木果果的心里很不高兴。她木果果不相信叶阳叔叔会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现在叶阳叔叔回来了,就证明村长爷爷和她爸说的话都是胡谄的,叶阳叔叔压根就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叶阳在木果果心里的印象越来越高大伟岸,打从心里益发崇拜敬重,看向叶阳的目光充满了少*女的迷恋和幻想,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羞怯。

“叶兄弟你回来了?”

看到叶阳出现,木里松立刻站了起来,脸上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堆满了笑容说道。

“叶先生那么早就到山里猎了这么多的东西,我这个做村长真是惭愧啊!”

叶阳的举动令村长感到十分汗颜,刚才他还在数落着叶阳知难而退,现在看来,倒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是以,村长既是尴尬又是懊悔的说道。

“村长言重了,我只不过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不知道大妹今天的情况怎么样了?”

叶阳客气了几句,就直接问了木诗诗的病情。

现在叶阳逗留在楠竹寨虽然只是短短一天的时间,但叶阳却是记挂着到缅甸的事情。心里只想尽快治好大妹的病,好启程去缅甸。再者古啸天师徒已经被杀掉,楠竹寨的后患之忧暂时解决,叶阳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托叶兄弟的洪福,大妹的病情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这要感谢叶先生妙手回chun的医术。”

木里松为人憨直,嘴里兜不住话,快言快语的说道。

“叶先生。。。”

村长看着叶阳,张着嘴巴吞吞吐吐,显得非常为难的样子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道。

当然,叶阳的心里非常明白村长担心的是什么问题。只能暗示道:“村长,你放心好了,他们以后都不会来打扰楠竹寨的乡亲们了。”

村长呼出了一口浊气,片刻之间抛开所有的心事,大喜过望的握着叶阳的双手说道:“叶先生,我代表楠竹寨所有的乡亲们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楠竹寨所有的乡亲们都会永远铭记你的恩情的!”

苗蛊的事情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面对蛊师的寻仇,楠竹寨几无还手之力,难逃灭寨的厄运。所以,村长只能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叶阳的身上。

而叶阳也没有辜负村长的期望,将厄运消弭于无形之中,这让村长十分感动。这不是日久见人心,是患难见人心。

只有村长才明白楠竹寨欠下叶阳的这份情是多么深多么沉多么难还,如果叶阳是楠竹寨的毛脚女婿,这份情变成叶阳的义务还好说,可惜他这个楠竹寨没出落一个过得去的女子,没有那个福气。木诗诗?年纪太小了。木果果?那在村长的眼里,只能当作一个笑话来看。凭着叶阳的能耐,村长相信喜欢他的女孩子多不胜数。

想到这里,村长不禁摇了摇头,收回一时出岔的思绪。

“村长,这个话以后就不要提了,松哥是我的兄弟,兄弟有难,我叶阳岂能有见死不救之理?”

对于村长的说话,叶阳只能一笑置之,尽量的往宽里说道。而且,他叶阳也不是一个挟恩图报的小人,犯不着让楠竹寨的乡亲们背负一个沉重的包袱活着。

“对!对!不仅是阿松的兄弟!也是我们楠竹寨的兄弟!”

村长立即顺着杆子往上爬亢奋的说道。

说实在的,楠竹寨背着这份恩情太过沉重了,知恩不报不是他们苗族人的xing格。

而且,叶阳成了楠竹寨的兄弟,一旦楠竹寨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阳一定会施予援手的,这对楠竹寨来说,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好事。如果村长再不懂这个显浅的道理,就枉费他白做了这么多年的村长了。

“叶兄弟,你在阿松这里坐会,我去通知楠竹寨所有的乡亲们,按照楠竹寨最隆重的礼节来招待你这个尊贵的兄弟。”

村长再也坐不住了,哆嗦着站了起来,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兴奋的说道。

说完,村长三步并作两步的离开了阿松的家,急急忙忙的去张罗招待叶阳的事情了。

在楠竹寨一直有一个古老传统,对于那些尊贵的客人,一定要杀牛杀羊杀猪吹锣打鼓祷告先祖,郑重其事一番,然后再来招待。而叶阳的所作所为,完全当得起楠竹寨的大礼。但村长不知,当叶阳说完之后,就隐隐感到后悔,就好像自己挖了一个大坑,然后自己再跳了进去。

叶阳虽然不知道楠竹寨的隆重礼节是怎么样的,但对于现在楠竹寨生活水平来说,无疑会劳民伤财。所以叶阳一听之下,就想拉住村长。只是心里一动,想到这个地方的风俗,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按照苗族的习惯,拒绝就意味着看不起他们苗族,看不起他们楠竹寨,叶阳不会犯这么低级的常识错误的。是以,叶阳目前唯一能够做的只能在事后悄悄的多给阿松多一点美金转交给村长,算是他的一点点心意。

村长的组织能力很强,很快就组织了楠竹寨里头的青壮男子一起杀牛杀猪杀羊,同时祀堂方向也响起了芦笙的乐曲声。

楠竹寨不大,那些年轻的女子纷纷按照村长的要求,穿起了苗族的服饰。浅蓝色的士林布织成的中衽上装和沿托肩,下面是一条浅蓝色的裤*子,上装的后面和袖口、墨绿色的围裙、裤脚都绣着富贵牡丹图案,高挽的发髻被长布围筑起来,然后戴上银冠,插上银针银簪,手上戴着银镯,脖子上还戴有巨大的银项银锁,脚上穿着的是黑色的布鞋,脸上抹了一层薄薄的粉底,樱唇点朱,整个人看起来既年青又显得娇俏可爱,又不失时尚。显然,这楠竹寨的苗族人在村长的带领下与时俱进。

按照叶阳的了解,不论是云滇或者是湘黔桂一带,绝大部分的苗族女服,都是右衽上装和百褶裙,中间还有围腰,外加银饰。这中衽上装裤*子式样的苗服,也是与时俱进刚刚出现不久。所以,叶阳一眼就看出。

她们纷纷集中到了祀堂前面,洋溢着嘻嘻哈哈的青春笑脸,跟着芦笙的节奏跳起了芦笙舞。按照苗族的风俗,一般只有苗年、牯藏节、花山节、三月三、四月八、龙舟节、吃新节、姐妹节、六月六、赶秋节才这么热闹,现在三月三已经刚刚过去不久,她们都还在回味着那开心的一幕。所以,她们都跳得很兴奋很卖力。

有了空间泉水和蜂蜜的滋润蕴养,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木诗诗的病情几乎痊愈。木诗诗和木果果显然也知道这个消息,躲在竹楼里面迅速的打扮着。不大功夫,穿着苗服的木诗诗和木果果从竹楼走下来,古典与青春气息很好的糅合在一起,就像古朴当中带着跃然心跳稚嫩而又张狂的妖冶和**,令人怦然心动,如此令人耳目一新的面貌,让叶阳一时竟然失神。

叶阳在木果果和木诗诗共同的极力邀请之下,来到了祀堂前。

大家都知道今天这么隆重就是为了招待一位楠竹寨的贵人兄弟,却没有人知道对方是谁。当看到蹦蹦跳跳的木诗诗两姐妹带着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过来,都不约而同的猜测着叶阳的身份。

木诗诗的病情楠竹寨所有的人都知道,大家都以为没得救了,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痊愈,这让她们都觉得奇怪不已。

对于芦笙舞,叶阳也只是在电视上偶尔看过。像叶阳这种青蛙王子,以前哪里有这个闲钱到处去旅游啊?所以,叶阳对于芦笙舞是一窍不通。木诗诗自是巴不得有个机会和叶阳亲近亲近,教叶阳跳芦笙舞无疑是最好的方式。对于这个挽救自己xing命的大哥哥叶阳,木诗诗的心里既复杂又彷徨,既朦胧又期盼,进而又多了一丝跃跃欲试。

在木诗诗的邀请下,叶阳笨拙的跳着芦笙舞,引得周围的姐妹们抿嘴窃笑不已。而且,木诗诗大胆的唱着苗家的山歌,只是歌词大意叶阳却一点都听不明白。但周围的苗家姐妹们可就不一样了,倒是听出了木诗诗是在向叶阳这个年轻的帅哥发出求*爱,眼神看向叶阳都是怪怪的。还好,叶阳的脸色不说厚如城墙,却也刀枪不入,倒是没有在意别人怎么看他。

很快村长就找了过来,今天叶阳是楠竹寨唯一的主人,楠竹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隆重招待叶阳的。叶阳的所作所为村长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楠竹寨的族老们,所以,村长敬畏的为叶阳介绍了楠竹寨的族长木龙旗和族老们,以及一些年轻后进。

不多大功夫,祀堂前已经摆好了香案,放好了纸烛牲礼。身穿苗族古老服饰的族长,持着黑漆漆的龙头树根拐杖,身后带着一个美丽的年轻女祭司来到香案后面,在女祭司的协助下,开始焚香祷告天地,禀明苗族列祖列宗。

整个过程既隆重庄严又肃穆,铜鼓响如雷,牛角号长鸣,芦笙声低沉。。。在女祭司的主持下,叶阳先是从木诗诗的手里接过五根点燃的长香,行了顿首叩拜之礼,插了香之后,接着木诗诗又为叶阳递来了纸钱,让叶阳烧些纸钱给苗家的列祖列宗。至此,木诗诗的心里浮想联翩,仿佛觉得叶阳大哥哥在烧过了这些纸钱之后,就是她楠竹寨苗家的人了,也是她木诗诗一辈子的男人了。

末了,村长先是让木诗诗捧着一支牛角酒樽,给叶阳敬了酒之后,然后再给叶阳一个沾满了草纸灰的糯米糍粑。

叶阳看到满是草灰的糯米糍粑,黑乎乎的,有些迟疑的说道:“大妹,这能吃吗?”

“叶叔叔,这是我们苗族最重要的礼节,只要你吃了这个糯米糍粑,你就算是我们楠竹寨苗族的人了。”

木诗诗红着脸,怀着一丝丝的紧张,羞怯的站在叶阳的身边,莺声燕语的解释道。

“哦。。。”

木诗诗不说叶阳还真不知道苗族的这个规矩,应了一声顿时无语的接过木诗诗手里的那块糯米糍粑。

叶阳若无其事的吃完那个满是草灰的糯米糍粑,心里却是不停的腹诽着,不知道吃了那块糯米糍粑之后肚子会不会痛。

村长看着叶阳面不改色的吃了那块糯米糍粑,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登时堆起了笑容。

接下来,村长为叶阳准备了不少的节目。一开始是苗族最为传统的芦笙舞,在村长和族长不断的暗示下,楠竹寨那些长得稍微好看的女孩子,都纷纷邀请叶阳站成一圈跳着芦笙舞。刚才叶阳已经和木诗诗学过芦笙舞,加上叶阳有空间泉水的滋养,记忆力自是常人的百十倍,过目不忘,一会儿就融入到芦笙舞的节奏中来,变得娴熟无比。如果村长不是事先认识叶阳的话,他肯定会以为叶阳就是他们苗家一族出来的人了。

这芦笙舞每一个动作都十分贴近自然,一摇一摆、一跳一顿、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一扭一转、一进一退。。。既轻快简单又充满了活力,既体现了苗家一族对生活的态度,又诠释出苗族人对未来的美好希冀。叶阳一边跳着,心里却是一边深深的体会到苗族一家在深山老林中生活的艰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一曲芦笙舞下来,村长和族长随即邀请叶阳坐到首席上去。不过,首席正中的那个位置叶阳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还是极力的让给楠竹寨的族长和族老们,这让楠竹寨的族老们对叶阳更是另眼相看,印象更好。不骄不躁、大气沉稳、懂察色、知进退、尊老爱幼,而且还是一个大能,日后的前程一点不可限量。

想到这里,族长木龙旗的心里一直火热,试探着说道:“叶先生,不知道我们楠竹寨有没有一个姑娘能入你的眼?”

对于木龙旗如此直接的问话,叶阳想说是也不行,说不是也不行。说是吧?可能会被以为他叶阳是冲着楠竹寨的美女来的;说不是吧?说明他叶阳是一个眼高于顶的家伙,整整一个楠竹寨都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说出来就会伤了楠竹寨所有人的心,实在太伤感情了。

“叶先生,来来来!这是我们楠竹寨和苗族的传统,牛心牛肝都是先给我们苗族最受尊重的人吃的。”

村长自是清楚心急不来,连忙切了一些牛心和牛肝、猪心和猪肝来招呼叶阳,算是化解了叶阳的尴尬。

叶阳正愁着不知如何回答木龙旗的问题,被村长这一打岔,刚好避免了他的窘状,连忙喜不自禁的站起来致礼说道:“谢谢村长!谢谢族长族老们!谢谢楠竹寨的乡亲们!”

见到叶阳脱开身,木龙旗不解的望了村长一眼。村长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望向了不远处的木诗诗木果果两人。

木龙旗可谓是鸡食放光虫----心知肚明,立刻心生一计,唤来木诗诗和木果果两姐妹,专门给叶阳斟酒夹菜。

到了叶阳的身边,木诗诗和木果果自是高兴不已,一切喜色都写在脸上,乖巧的站在一旁,看到叶阳需要什么,就自动的为叶阳献上无微不至的服务。

看到叶阳没有拒绝,木龙旗满意的看了村长一眼,然后吩咐下面着手进行上刀山的节目表演。

今天为了隆重招待叶阳这个贵客,楠竹寨准备了芦笙舞、上刀山、斗牛、跳狮、对唱山歌等等一系列苗族的传统节目,不求留下叶阳的人,但求留下叶阳的一份情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