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0章 叶阳的大礼

第四十章 叶阳的大礼

新书上传,十四少在这里不说了,向各位大大们求票,谢谢!

叶阳一边尝着楠竹寨苗家的美酒佳肴,一边观看着那些苗族小伙子和姑娘们翩翩起舞的卖力表演,不时点头微笑,不时若有所思。

直到现在,叶阳才了解到苗族的文化是何其的源远流长。浑身上下随处可见的锃亮银饰,自织的彩色衣裙,巨大的铜鼓、铜锣,一副副形态各异的傩面具,一把把长短不一的芦笙,什么芦笙踩堂,什么赛芦笙等等节目都集歌舞乐与一体,苗族男耕女织、自供自足、自强不息、乐观、返璞归真的自然文化可谓是无处不在。

至此,叶阳越发对苗族的传承产生一股敬佩之情。苗家一族虽然一直躲在蛮夷之地休养生息,但也曾饱受战火的摧残和**,还有恶劣的地理环境侵害,依然顽强的生存下来,保持着一种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这不是每一个民族都能轻易做到的。

看着每一张淳朴的笑脸,发自内心深处的笑意,叶阳的心里忽然就是一颤,闪过一个念头,觉得,自己应该是时候为他们做一点什么了。

看到叶阳沉醉在观赏节目当中,木龙旗和村长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露出只有他们才能明白的意思。

村长和木龙旗煞费苦心的这么隆重招待叶阳,自是必有所求。虽然叶阳暂时将蛊师打发了,但保不准日后会有蛊师的同门找上门来寻仇。所以,楠竹寨要想安然无恙,就得背靠叶阳,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然而,木龙旗和村长都不知道的是,叶阳此刻的心里正在想着办法,帮助这深山老林里的楠竹寨一把。

楠竹寨的贫穷,不是因为苗族人懒惰,相反,苗族人十分勤奋。刚才叶阳和那些族老们握手的时候,那是一张张就像树皮一样粗糙的手,一道道深深的裂缝,一层层粗粗的茧子,叶阳就知道,他们很努力的去改变自己的现状。只是,局限于他们的见识,即使再努力也是于事无补。所以,叶阳的心里不免有些心酸不已。

而且,楠竹寨就像深山老林里面的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只是楠竹寨的乡亲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优势而已。

“木族长、村长、各位族老,既然你们的苗家文化这么有特色,有芦笙舞、什么姐妹节、三月三等等,为什么不发展苗家文化旅游经济呢?”

想到这里,叶阳故意抛砖引玉的说道。

现在的楠竹寨,窝在深山老林里面,路不通不说,更重要他们完全没有发展楠竹寨经济的能力。

“叶先生,不是咱们不想,是咱们完全没有那个能力啊。一条路就将咱们难住了,更加不要说发展经济了。”

村长毕竟是政*府在基层的代言人,见识自是不差,就是魄力和实力欠缺而已。所以,村长只得苦着脸,无奈的叹着气说道。

“是了,叶叔叔在外面自是见多识广,能不能介绍一些老板过来投资?”

木诗诗在学校读书,平常上上网看看报纸,知道一些经济发展的问题,自然明白,想要发展经济,就必须需要有人过来投资。想到这里的落后和苦楚,心里不由得一阵冲动,话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了。

闻言,村长和木龙旗还有各位族老们不由得眼睛一亮,不约而同赞赏的望了木诗诗一眼。他们都知道,木诗诗不仅说出了他们最想说的话,而且,他们更加清楚,木诗诗的一句话比他们说的效果来得更好。

“是啊!叶先生,来!我敬你一杯!我代表楠竹寨所有的乡亲们感谢你的支持!不管成不成,我都会感谢你的努力!”

村长灵光一闪,好像抓住了什么似的,迅速的站了起来,举杯趁热打铁说道。

“村长、木族长、各位族老,这个。。。”

虽然叶阳有心帮忙,至于认识老板的问题,他还真不好办。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而是钱的问题,只要解决了资金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想到这里,叶阳便找了一个藉口说道:“木族长、村长、各位族老,小叶有事去去就回。”

“叶先生,有什么事尽管说就是了,咱们楠竹寨这么多的年轻人,他们可以代劳。”

村长不疑有他,没有放过一丝jiao好叶阳的机会,笑呵呵的说道。不过,叶阳没有答应,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

接着,他的目光落在木诗诗的身上,木诗诗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笑盈盈的说道:“是啊,叶叔叔,有什么事情我来帮你处理就可以了。”

叶阳不由得苦笑,这个,他们真代劳不了。只得拒绝的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说完,叶阳转身离开了席位,及待背影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叶阳三步并作两步的回到木里松的竹楼,装模作样的拿着背包,然后进到空间里面挖了一株何首乌。

当初,在那株老何首乌旁边的那些幼苗何首乌,在空间的滋润进化之下,已经有了五六百年的年龄,叶阳挖的那株也是大概也有这么久远了。只见叶阳手里拿着的何首乌,株根之下长着一雌一雄似娃娃形的样子,没有那些网上图片传的五官四肢神似那么夸张,大约有大人的手臂那么粗,长约六七十公分,皮的眼色很深,有点暗紫,有点结节,浑身上下不像有人工种植的那么多根须。

如此珍贵的何首乌,叶阳保守的估计,起码得值一千多万到两千万之间。

叶阳将何首乌装进一个玉盒,然后施施然的回到了席位。

众人看到叶阳的手里拿着一个背包,都以为叶阳要离开楠竹寨,脸上不免露出有些紧张的神色,纷纷以为刚才把他逼急了。

“怎么?叶先生,你。。。你这是要离开咱们寨子吗?”

村长的眼里带着一丝忧虑,语气有些失落的说道。

“村长,不是,大妹都还没有彻底痊愈,哪能呢!”

叶阳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玉盒,缓缓的打开,接着说道:“木族长、村长、还有各位族老,既然咱们能够在这里相见,就说明咱们有缘,这是一株五六百年的何首乌,可以令人起死回生,腐肉生肌,返老还童。按照市价,大概可以值一千五六百万元到两千万,这是我在山里旅游的时候,偶然发现的,既然遇见你们,那么我就取之于民还之于民,送给你们楠竹寨,算是解决你们的燃眉之急吧。”

“天啊!价值一千五六百万的何首乌,如此重要的东西,说送就送,真是太过难以置信了。”

席位上的各人,只觉得自己的气血一下子蹭的蹿了起来,耳门好像有一股热流之气正在冲上来,瞬间鼓鼓的,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一个个惊讶的望着叶阳,愣住了。

刚才,他们都还在担心叶阳生气,离开楠竹寨,现在想来,倒是显得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而且,叶阳的胸襟和气度更是让他们刮目相看。换做别人,如此重要的宝贝,不说拿出来,就是透露一下风声想都别想了。

“叶先生,你已经帮了我楠竹寨那么多了,如此大礼,我们楠竹寨实在受之有愧啊!”

村长最先醒悟过来,连忙站了起来,一番推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