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2章 逼到墙角

第四十二章 逼到墙角

今天十四少一共更新了一万字,就是推荐票上面的数字没有上涨过,苦逼啊!不说了,十四少在这里向各位大大们求票了!求推荐!求收藏!谢谢!

看完了节目表演,已经是黄昏六点多钟,叶阳带着微醺的醉意,告别了族长、村长和族老们,在木诗诗的搀扶下回到木里松家的竹楼。苗族的好客和酒量都异于常人,不过,自从叶阳有了空间之后,这些酒量还不能将他怎么样。只是,出于谨慎,叶阳只能委屈自己醉了。

“叶叔叔,刚才谢谢你了!”

木诗诗先是泡了一杯浓茶递给了叶阳,尔后心情复杂的说道,眼睛望向叶阳却是一阵迷离不已。

刚才,族老们正在商量楠竹寨的大事,根本就没有她这个丫头说话的份,只能在一旁乖乖的听着。但涉及到自己的事情,心里自然少不了一番激动。

虽然木诗诗不太清楚这个叶叔叔对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但自己却是对这个叶叔叔产生的不止是那么一点点的好感。

而且,这个叶叔叔问都不问,就直接将价值成千万的股份送给自己姐妹俩,如果这个叶叔叔对自己没有一点好感,打死她都不相信。之前她还是家徒四壁,一无所有,一转眼就是百万身家了,不能不说命运无常。所以,此时此刻的木诗诗心情复杂的程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呵呵,既然都给了你们姐妹俩,你们姐妹俩就安安心心的读书,学好一身本领,带领楠竹寨的乡亲们一起致富,我相信你们姐妹俩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打着酒嗝,叶阳故作渐醉的样子说道。

叶阳心血**帮助楠竹寨,一是看在木诗诗一家的面子上,二是深刻的感受到苗家文化的源远流长。所以,叶阳不想这种传承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然而,叶阳刚才的一席话给了木诗诗无尽的压力,她真的害怕辜负了叶阳对她的期望。所以,这一刻,她的心里非常犹豫和彷徨,有点担心和紧张的说道:“叶叔叔,我。。。”

叶阳自是看到木诗诗的变化,微笑着打断她的说话,鼓励说道:“傻孩子,做人一定要相信自己!没有人天生就会懂的,只要你肯努力,你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

在叶阳的心里,即使是天才,也只是比别人反应快很多而已。而不是一生下来就会懂的,都是学出来的。那些所谓天生就懂,不过是通过自己的聪明模仿出来的。再说了,模仿也是偷学,也是学的一种。

“叶叔叔,我记住了!”

木诗诗鼓起勇气,美眸露出坚毅的光芒,紧紧的攥着拳头说道。这一刻,她感觉到叶阳对她的重视。

“我相信你!”

叶阳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木诗诗充满了向上的动力和自信,整个人的气势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大妹,你伸出手过来给我瞧瞧。”

想到自己明天就要辞行,叶阳决定在临走之前再认真查看一次木诗诗的病情。

把着木诗诗的脉博,脉搏洪劲有力,节奏张驰有度,再看了看木诗诗的脸色、舌头和眼珠,详细的问了一些情况。一番探究下来,叶阳的心里已经了然在胸,木诗诗体内的蛊虫已经清除干净无疑,而且身上还带着一丝丝灵气,日后整个人都不会轻易得病了。

“叶叔叔,怎么样了?”

对于自己的病情,木诗诗打从心底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眼神幽忧的望着叶阳,担心的问道。

“大妹,你的病已经好了,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所以你不必再担心了。”

叶阳自然明白中了钻地蚂蟥蛊毒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不忘安慰的说道。

“那就好!”

木诗诗拍着不大不小的胸*脯,松了一口气说道。脸色也变得自然许多。

“叶叔叔。。。”

心病已除,木诗诗的心里立刻又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想到这个难得独处的机会,木诗诗身上的苗家敢爱敢恨的个xing立刻显现出来,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犹豫,却最终说了出来道。

不过,她的心里却是有一点点的后悔,不应该这么畏畏缩缩,苗家女人敢爱敢恨个性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大妹,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叶阳看到木诗诗的眸光中带着一丝羞涩、犹豫和躲闪,心里却是“咯噔”一声,虽然明白,佯作不知的问道。

“叶叔叔,如果。。。如果我长大了,我可以嫁给你吗?”

木诗诗咬了咬牙,脸庞泛着一层红霞,美眸紧紧的盯着叶阳的双眼,充满了期盼和希望,又含情脉脉,终于鼓起勇气说道。

“唉!终究还是来了。”

叶阳暗叹了一声,苦笑着忖道。

不说彼此的年龄差距,如果纯粹是为了报恩以身相许,那他叶阳绝对不是挟恩自重的人。

“大妹,你现在的年龄还小,不应该将这些心思放在这些事上,等你读完大学之后再说吧,寨里的人都等着你带领他们过上好日子呢。”

叶阳敷衍着说道。对于木诗诗这个小女孩,叶阳从来没有伤害她的念头。所以,叶阳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能拖则拖,拖一天算一天,拖一年算一年。

只不过,木诗诗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美眸的失落一闪而逝,脸庞和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木诗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放松,勉强的挤出一点点笑容来,依然没有放弃的说道:“叶叔叔,我会努力读完大学,然后我就去找你,我一辈子就认定你了!”

“大妹,你。。。你能理解就好。”

叶阳眼神逃避着木诗诗的眸光,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醉眼惺忪,心里却是一阵巨震,满嘴苦涩的说道。

如果能换一个这种话题,叶阳绝对一百个愿意,可惜没有如果,木诗诗最终还是说破了,将他逼到墙角,让他处于困窘的尴尬境地。想起之前木诗诗那跳着芦笙舞的轻灵身姿,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让他的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来,然而他却无法说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是他在故意逃避,如果说他爱上了木诗诗吧,却无从说起,因为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了,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如果说他不喜欢木诗诗吧,却又有那么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里面,朦朦胧胧的,实在让叶阳矛盾极了。

“大妹,我。。。”

叶阳连连打着呵欠,摇摇晃晃的,不停的吐着浑浊的酒嗝,好像醉得快要承受不住了。

“叶叔叔,你醉了,还是先休息吧。”

木诗诗见状,美眸突然一亮,那一刻好像若有所思的明悟,关切的扶着叶阳,急匆匆的说道。

苗家妹子的倔强让她无法轻言放弃。去年她到了十五岁,按照苗家的习俗已经穿上了成*年的苗服。一些和她同龄的姐妹们已经偷偷的对唱苗家的山歌,找到自己喜欢的心上人,并悄悄的幽*会,私定终身了。而她如果不是因为中了蛊毒,也有可能沿着楠竹寨所有的姐妹们的传统旧俗,走上那条路了。

不过,木诗诗有些庆幸自己中了蛊毒,要不然也不会遇到叶阳这么优秀的男人,简直是万里挑一。木诗诗只觉得,所有的一切和叶阳的到来,是上天的安排,好像是专门为她木诗诗安排,冥冥中早有注定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