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3章 旖旎的风光

第四十三章 旖旎的风光

木诗诗的嘴角微扬,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的笑意,回过头来,一把扶着叶阳,将他扶到chuang上去。能够多陪一会儿叶阳,对木诗诗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事情能按照她的想象发展,那么,这将是改变她命运的难忘一夜。

朦胧中,叶阳的心里不由得暗忖一声:“失算了,没想到这个丫头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么多鬼心眼。”

看着木诗诗寸步不离的嘘寒问暖,叶阳欲哭无泪,心里直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干脆闭上眼睛,任凭木诗诗的摆弄了。

然而,此刻叶阳的心里并不平静。木诗诗的执着让他十分无奈,彼此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实际上,叶阳对木诗诗只是有些好感罢了,这纯粹是异xing相吸的本能表现而已,说不定离开之后,不知还记不记得木诗诗这个曾经出现在他的生命中的人。

木诗诗定了定神,望了一眼满脸酡红的叶阳,心里想着那张令人不能忘却充满魅力的脸庞,心里好像有一种特别的悸动,尔后银牙暗咬,仿佛作出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壮着胆子,颤抖着伸出那嫩白的柔荑,在叶阳的额上试试了,发现叶阳的额头烫得惊人,不由得心急的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么烫啊?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发烧了?不行!烧坏脑子怎么办啊?我得想出一个办法。”

听到木诗诗不着调的说话,叶阳顿时满头黑线,但更多的是感动。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按照这样发展下去,搞不好就会擦出火花来,想到这里,叶阳急得满头是汗,忖道:“不行,得让这丫头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擦枪走火就天理不容了。”

对于自己的抵抗力,叶阳隐隐有些担心,因为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在掉下山崖昏迷时自己的誓言。

自是不知叶阳的心里已经打了千回百转的木诗诗,心里只是惦记着退去叶阳额头上的烧。

记得父亲醉酒是母亲的举动,木诗诗恍然大悟的走到了大厅,取出茶叶泡了一杯浓浓的茶,紧接着回到房间,拿出自己那条留有余香的专用毛巾,沾湿了扭干,然后敷在叶阳的额头上面。

感受着木诗诗无微不至的关怀,叶阳的心里更加不安了。

茶水还很烫,所以木诗诗坐在一侧守候着,托着粉腮呆呆的端详着叶阳的那张既不怎么英俊但充满魅力的脸庞,心如鹿跳,越想粉腮越像染上了一层红霞,脸上更是火辣辣的发热发烫,羞怯到不得了,一阵跺脚自嗔暗呸。

“呕。。。”

被木诗诗盯得浑身不自在的叶阳,心生一计,内力一逼之下,肚子里的酒水立刻像泄洪的闸门一样吐了出来。

“啊?。。。”

木诗诗还完全沉浸在幻想当中,本想借这个机会钻进叶阳的被窝,造成既定的事实。听到叶阳的声音,她还以为是被叶阳发现了她的“丑态”,失声的躲避开来惊叫道。

看着满地酒气熏天的呕吐物,木诗诗还没有回到之前的状态,眉眸含情非痴非呆。

一番呕吐之后,叶阳故意再次的翻侧了身子,迷迷糊糊的,嘴里不时的难受说道:“水。。。水。。。,我。。。渴。。。”

没有办法,若要将木诗诗赶走,只能出此下策了。

“水。。。水。。。来了。”

此时此刻的木诗诗正处于两种不同的混沌状态,机械的端着茶水送到叶阳的嘴边,明显心不在焉。

“噗!”

叶阳明明知道那茶水很烫,却不得不喝进嘴里,要不然就穿煲了,烫得他马上喷了出来,舌头都红了,连连吐舌呵气不已。

“啊?。。。”

那边,叶阳吐出来的茶水却是洒在木诗诗的胸前,水迹沿着下面流淌下来,把一身蓝色的苗服都弄湿了,玲珑浮凸的苗条身段若隐若现,看得叶阳的眼睛都直了,口干舌燥,气息渐粗,下面的小阳渐渐起了反应,有种流鼻血的感觉,连忙强制自己移开双眼,不敢再看下去了。

而木诗诗的尖叫声,不知是因为烫到叶阳而惊诧还是因为茶水喷在自己的身上而慌乱,总之十分复杂,或者兼而有之吧。

清醒过来的木诗诗,不停的抖动着身上的衣服,企图把身上的水迹弹开。可惜的是,那些水早已经被身上的衣服吸散了,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这回你总算走了吧。”

想到木诗诗即将离开回去换衣服,叶阳松了口气的忖道。

看着叶阳醉沉沉的躺在chuang上,再望着自己身上湿透了衣服还有地上的一滩呕吐物,木诗诗柳媚轻蹙,无奈的嘟着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先扫干净再换衣服吧。”

说到换衣服,木诗诗的美眸有意无意的瞥了chuang上的叶阳一眼,心里充满某种渴望。在她的心里,她已经将自己当成叶阳的女人了。

木诗诗的手脚很利索,几下就将屋里打扫一新,然后端了一盆清水进来,看着醉醺醺的叶阳,甜美的一笑说道:“叶大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现在我要帮你擦一下,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

自言自语一番之后,木诗诗在心里挣扎一番,接着做了一个深呼吸,身体明显有点僵硬和紧张,颤抖着双手,哆哆嗦嗦的解开叶阳身上的衣扣。看着叶阳那不算矫健的胸膛,闻着那一阵阵洪浑的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和汗味,木诗诗的呼吸也开始跟着急促起来,泛红的脸颊仿佛能滴出血来。

木诗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长长的呵了一口气,然后将湿毛巾擦着叶阳的身上。木诗诗的动作很细腻,一丝不苟,指尖不小心碰到叶阳的肌肤的时候,一股电流瞬间穿过她的全身,她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整个人都为之变得僵直和颤抖。看着叶阳没有什么反应,木诗诗这才微微的舒了口气。

叶阳饱受着煎熬,感受着木诗诗的指尖滑过自己的胸膛,身体也变得有些僵硬。好在他修炼过,一番调息就平复下来,但一刻都不想木诗诗待在这里了。

好不容易才等到木诗诗擦完自己的身体,但当木诗诗直接从衣柜拿出衣服时,叶阳就知道糟糕了。

原来叶阳住的是木果果的房间,自从木诗诗病了搬了出去之后,木诗诗的衣服一直和她的放在一起。所以,木诗诗转过身就能打开衣柜,翻出自己的衣服。

看了一眼chuang上的叶阳,但见叶阳双眼紧闭,木诗诗觉得叶阳一时半会都不能醒来,侧过一边,便毫无顾忌的剥开身上的衣服,卸去红肚兜,检查着被茶水烫红了的胸*脯,情不自禁的揉了揉,充满了暇想。木诗诗看了看对面的叶阳,芳心直跳,忽然腮根一阵红晕尽染,竟然生出一丝的忸怩和娇羞,刹那间整个人显得风情万种,媚眼如丝。

而叶阳的眼睛也是恰好在这个时候忽然睁开了一道缝儿,当目光落在木诗诗那匀称的白若羊脂的玉*峰之上,两颗殷*红的*粉葡*萄一颤一颤的,沿着那玲*珑的曲*线往下,小*肚上几无一丝的赘肉,扫过深*沟的那一丛浅浅的芳草时,不由得在心里呐喊一声道:“妖-精啊!”一种血脉喷张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下面隐隐有了龙抬头的迹象。

这一刻,木诗诗那旖旎的风光深深的印在叶阳的脑海里,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