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03章 圈子四

第一百零三章 圈子四

邹老爷子老脸一红,立刻闭嘴不语。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小孙女的脾气,特别是占理的时候,嘴上不饶人,就连他都得让三分。

此时,大家都在围着那些罕见的血翡、水晶玉髓、帝王绿、鸡油黄翡翠看得目瞪口呆啧啧称奇不已。

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邹老爷子为什么在拍下三个蛇皮袋的翡翠料子就停止了竞拍,原来他已经料到这种情况,一个个不禁的暗骂他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道行居然那么深,竟然将他们都骗过了,原来是想留有余力来竞拍这些东西。是以,他们在骂的同时,也不禁佩服邹老爷子的目光如炬,怪不得能闯下这么大的家业,单凭这份心机,就能无往而不利了。

其实,这些翡翠在叶阳的眼里算不上什么罕见,他的空间里面不知还有多少,只是不敢明目张胆的拿出来拍卖而已。

“雯雯,你怎么不过去瞧瞧,说不定以后会难得有这个机会了。”

邹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

就连他经营了一辈子,也从来没有见过帝王绿、血翡、水晶玉髓、鸡油黄翡翠一起出现的。可以说,在他的生涯中,这是第一次见到。

“爷爷,你放心,我将这些翡翠都竞拍下来,回家自己慢慢看。”

邹雯雯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小拳头,语气充满了坚定的说道。

但是,邹雯雯想得太过简单了。就算叶阳同意打包竞拍,其他人也一定不会同意的,因为他们都很想很想得到其中一块料子,必定想方设法来阻扰,重新订立一个新的竞拍方式。

所以,邹老爷子从让她去瞧瞧,分明已经告诉她结果了,只是邹雯雯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面不能自拔,不停意***。

“邹老,我们几家经过一致商量,这包翡翠料子不能打包全部一起竞拍,得给大家一个竞争的机会。”

这时,在何长勇的带领下,钱作名、林海、彭越、赵盛、刘魁儒纷纷一起来到邹老爷子的面前。

“好!我同意!”

邹老爷子早就意料到他们会来似的,没有一丝的诧异和不满,笑呵呵的说道。

他知道,如果还在这个时候想吃独食,那就真的犯了众怒。要想得到这些罕有的翡翠,就必须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别人就算看不过眼,也无话可说,只能怪自己的实力不济。

“爷爷,凭什么呀?明明是他们刚才都同意的条件。”

邹雯雯一听,脸上一慌,爷爷刚才的话真的应验了,不由得撅着小嘴,想不通的说道。

“雯雯,你没看出来吗?在场的哪一个不想拍下这些翡翠?如果你爷爷再坚持之前的约定,那就是真的犯了众怒,得罪了所有的同行。所以,我刚才就提醒你,让你去瞧瞧,你就是听不出来,现在可好了。”

邹利来似怪非怪的数落了邹雯雯一番,让她明白,在利益面前,任何东西都是假的,一切都只能凭自己的实力去争取到。

“爷爷,我明白了。不过,那个叶阳,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好料子啊?我发现他这个人很神秘耶,以前都没有她这号人,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邹雯雯说着说着,就扯到叶阳的身上去了。

“呵呵,雯雯,你没有发现那个叶小友不是一个普通人吗?刚才一系列的竞拍,即使大家争得心惊肉跳,头破血流,他都好像觉得和他无关一样,这种定力,就算是你爷爷,也不一定做到。”

邹老爷子循循善诱的娓娓道来,让邹雯雯如同拨云见日了然于胸,让邹雯雯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

“爷爷,你说待会我该怎么做?”

邹雯雯有些难以决断的问道。

“该争的时候必须争,商场无父子,这是规矩!”

邹老爷子一字一句的昂扬顿挫,带着必胜的信心说道。他虽然知道要想像刚才那样兵不血刃的夺得这些罕见的翡翠非常困难,但他早就做出了心理准备,在大家还在为争夺一蛇皮袋翡翠料子的时候,他就算到了这一步。

“爷爷,我明白了。”

邹雯雯挥着小拳头,紧紧在的攥着道。

“估计大家都看过这些世上罕有的翡翠了吧?下面我宣布竞拍正式开始,第一件是帝王绿料子,有请大家竞价。”

随着叶阳大声的唱出,大厅里面所有的人屏住了呼吸,都在做出争夺的准备。

“我出两千五百万!”

何长勇此前被邹氏珠宝集团压着打,已经憋着一肚子气,立刻第一个大声的叫价道。

“我出四千万!”

刘魁儒本来以为竞拍无望,想不到峰回路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叫出自己的心理价。

顿时,整个大厅都开始簌簌絮语起来,对于刘魁儒几乎翻了一番的价格开始知难而退,一些刚刚升起一丝丝希望的珠宝商人,随着他的这一声而被打破。

“我邹氏珠宝集团出六千万!”

邹雯雯囔着嗓子站了起来,并且打了一个六的手势,大声的说道。

这一声骤出,登时引来数十双眼睛望了过来。

见状,有些珠宝商人甚至暗自纷纷摇头唉声叹气不已,争夺之心基本上已被熄灭。在场没有一家实力比得上邹氏珠宝集团的,加上此前公盘邹氏珠宝集团一直保留实力,他们只能沦为旁观者了。

此时,何长勇失望的摇了摇头,纵使心里非常不甘心,却无法单独竞拍到其中任何一块,看来只能寻找合伙人了,否则他们都只是沦为陪衬。

良久,叶阳见没有人再竞价,于是说道:“六千万一次。。。六千万两次。。。六千万三次,成交!恭喜邹氏珠宝集团拍得帝王绿翡翠料子一块!”

随着叶阳的高声大唱,众人的心口几乎就是一闷,近乎窒息的心酸闪过。

“下面是一块鸡油黄翡翠进行竞拍,属于高水种水头,重量大约是在五十到六十斤之间,有请大家竞价。”

看着大家都在踊跃争夺,叶阳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丝亢奋,不过没有流露出来。

“我刘魁儒出两亿!”

这时的刘魁儒已经知道自己竞拍无望,但他可以将这池水搅得更混,同样可以让叶阳对自己产生好感。所以,刘魁儒异常亢奋的叫价道。

瞬息之间,整个大厅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对刘魁儒侧目而视。

何长勇看着刘魁儒那得意洋洋的样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吐血三升,心里刚刚盘算好的计划,又一次被别人搅和了,怎能不令他感到恼怒。

邹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出来搅局的刘魁儒,觉得这个家伙非常可爱,眼光之中不免眼里一丝赞许。有了刘魁儒的搅局,他拿下其他几块翡翠的机会就大了很多,也节省了很多时间。

“我邹氏珠宝集团出三亿!”

邹雯雯高高的扬起三根手指头,大声的说道。

虽然大家都知道结果,但是一时之间还是接受不了,这简直是邹氏珠宝集团一家在唱独台戏,他们只能做看众。一个个都酸溜溜的望着邹雯雯以及邹老爷子,只怪自己的实力太弱了。

众人又是一阵的沉默,叶阳又是毫无悬念的宣布结果。

“各位,现在竞拍的是血翡翠,重量大约在三十至四十斤左右,请各位竞价。”

叶阳的话音刚落,何长勇就站了出来,眼珠血红的说道:“我出两亿五千万!”

“我邹氏珠宝集团出三亿一千万!”

有钱难买心头好,邹雯雯一见自己非常喜欢的血翡翠被人开出那么高的竞价,霍然站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叫出来道。

就连邹老爷子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的这个孙女,好像突然变得不认识了似的。

本来何长勇他们商定的底价是三亿,相信可以从邹氏珠宝集团的嘴里挖出一块肉来,熟料,邹老爷子的孙女也不是吃素的,还是稳稳的力压他们一头。到了这个时候,何长勇才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

最后一块水晶玉髓,也被邹氏珠宝集团以两亿的低价拍下,因为后面已经没有敢和邹氏珠宝集团叫价了,反而是自取其辱,就像何长勇一样。意外捡了一个大便宜,乐得邹老爷子的嘴笑得都合不拢,就连他都想不到就这么轻易的拿下了,总体算起来,还是他的邹氏珠宝集团赚了。

最后,叶阳才是这场竞拍的最大赢家,一共获得24亿的资金,如果折合华夏币,有两百多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