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04章 酒宴

第一百零四章 酒宴

叶阳也没有想到一个临时的圈子,居然能为他带来巨额的收入,这让他对于圈子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各位老板,承蒙你们都看得起我叶阳,现在是晚上八点多钟,为了感谢你们的捧场,我在酒店里面已经为大家包了一个大包厢,大家一起吃顿便饭再走也不迟。

对于你们今天晚上没能拍下你们喜欢的料子,本人感到非常遗憾。所以,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明天我会带你们去我的一个朋友那里参加料子竞拍,他的料子和我给大家看的都相差无几,相信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那些本来没有心情留在这里吃饭喝酒的珠宝商人,闻言眼睛都不由得一亮,原本已踏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最为郁闷的汴州珠宝协会和腾*冲珠宝协会、瑞*丽珠宝协会三家的珠宝商人,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邹氏珠宝集团将那些料子收入囊中而没有行动,心里面已经是五味杂陈,还好叶阳的一个临时消息让他们看到一丝希望。

邓发因为和刘魁儒他们临时抱团分了一杯羹,心情很好,闻言开始帮着叶阳招呼大家说道:“各位同行,叶兄弟有事稍迟一点,他让你们都跟我到包厢去休息一下。”

随着大家逐渐的离开套房,邹老爷子这才呵呵一笑的对叶阳说道:“叶小友,老夫自认为识人无数,但还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给我这么大的惊喜。所以呢,为了庆祝咱们认识,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爷爷,咱们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邹雯雯很是不解的问道。

“回什么回?咱们好不容易才和叶小友认识,机会难得,自然是喝酒谈心比较重要,东西就留在叶小友在这里了。”

邹利来这个老狐狸哪里是为了喝酒吃饭,实际上还不是为了他的孙女制造一个接近叶阳的机会,可是他的孙女愣是想不明白,这让他干着急坐蜡,不耐的数落了几句。

“叶小友,东西放在你这里应该安全吧?”

邹老爷子有些担心的问道。

“呵呵,邹老,你就放心,如果这些东西丢了,我赔你一模一样的。”

叶阳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有那个能耐破开他的法禁,将里面的东西偷走,信誓旦旦的说道。

“何会长,你们是怎么想的?”

转而,叶阳回头对还没有离开的几个会长问道。

“邹老都不怕,那我何长勇怕什么?”

何长勇笑哈哈的说道。之前他们之间还为了一块料子争得头破血流,这会儿又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说说笑笑了。

“既然你们都信得过我叶阳,我保证你们的东西一件都不会丢失的。”

实际上,缅甸的晚上都不**全,一般入夜之后,大多数的珠宝商人都会留在酒店里面休息。

紧接着,一众人陆陆续续的来到酒店的大包厢,足足坐满了两大桌的人。邹老爷子德高望重,理所当然坐在首席,叶阳身为主人,理应陪同,坐在右手第一个位置,邹雯雯则是被安排在叶阳的下位,而何长勇这些有身份地位的,则是在左手边第一个位置,按照彼此的实力来安排。

“各位同行,我们大家都在国外,人身安全最重要,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喝一点红酒就算了,至于白酒,咱们回到国内之后,再大喝特喝,怎么样?”

邹老爷子见多识广,知道在这些地方喝多了对安全翡翠不利,于是带头站起来说道。

“邹老说得不错,毕竟这里不是咱们的地方,大家吃好喝好一点就可以了,等到平*洲公盘开始的时候,咱们再坐在一起喝过。”

何长勇也是接着站起来,非常严肃的说道。

随着何长勇的附和,大家也纷纷点头响应,表示理解。

“邹小姐,既然白酒不能喝了,就请你来点什么酒。”

叶阳相当赞同邹老的意见,转而问邹雯雯说道。

“要是红酒的话,就喝法国90年的波尔多红酒吧,两大桌人,估计得二十瓶才够。”

对法国的红酒,大家都不陌生,特别是这些经常往来世界各地的珠宝商人,所以邹雯雯随便的一说,都几乎符合大家的品味。

紧接着,叶阳为大家点了一份十多二十斤的清蒸大石斑鱼,一人一个四两重的双头鲍,预祝包大家年年有余。

邹老爷子点了一个简简单单的乌鸡水鱼汤,刚才他差一点一口气没顺过来,心气太旺,火气太盛,得降降火。

不过,邹雯雯知道叶阳今天赚了她家邹氏珠宝集团的不少钱,很不客气的一人点了两份血燕燕窝盅,既可以给自己美容,又能讨得大家开心。

何长勇也没有和叶阳客气,一口气了点了十份紫洋葱黄鳝铁板烧,一桌五份,今天晚上他很失落,得大补特补,他相信在座很多人都有同感。

倒是刘魁儒恶作剧的给每一个人都点了五个皇帝蚌,这是加拿大的一种名吃,十分受男人喜欢的一种大补之物,又叫做象拔蚌,很像男人的阳*根。

当邹雯雯看到那东西端上来时,顿感到一阵的兀突,大红脸都爬到脖子根上了。

一圈下来,摆满了一桌子的美食。

这时,作为请客的主人叶阳,不失时机的站起来,举杯对大家说道:“今天晚上,我叶阳非常高兴和大家结识,我相信,这是大家的缘分,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所以,我叶阳先干为敬!”

说完,叶阳一口气就喝下一杯红酒。

紧接着,叶阳又斟了一杯红酒,开始和两桌的朋友碰杯,一个都没有落下。

大家都非常给叶阳面子,纷纷站起来和叶阳干杯。

看着叶阳的举动,邹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叶阳的来历成谜,但从他见到叶阳的第一眼开始,也没有发现叶阳有一丝的做作,真诚、表里如一,这让邹老爷子心里充满了欣赏。

“叶小友,你现在对缅甸公盘有什么看法?”

邹老爷子吃着吃着,突然问道。

“我的看法,那是翡翠得道,石头升天,无假不做,乱象丛生。”

叶阳脸色严峻,毫不犹豫的一语中的说道。

“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邹老爷子不耻下问道。现在是缅甸当局看他们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这让邹老爷子这种有识之士感到十分痛心。

“人心不齐再好的办法也没有用处。”

叶阳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的说道。仿佛整件事情就和他无关一样。实际上叶阳还真有办法,不过人多口杂,时机未到,他不可能打无把握的仗。所以,只能重提那些陈词滥调了。

邹老爷子闻言,也不禁叹了口气。实际上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大家都经不起厚利的**,自相残杀竞价,愈演愈烈,才被缅甸当局有机可乘,要怪就怪自己不争气。

“不提了!咱们还是高高兴兴的吃一顿饭。”

转而,邹老爷子眉开眼笑的说道。实际上,他并不相信叶阳随口说出的这句话,他总是觉得在叶阳的身上,有一股非常特殊的气质,有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势,隐而未发,好像在等待什么。这种感觉从他第一眼见到叶阳开始就有了,现在,他故意试探了一番,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这让他感到十分心惊,他不知道叶阳怎么拥有这些能量,但他却觉得会因叶阳的存在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