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23章 惊动当局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动当局

PS:最近老是打不开起点网站,让我都搞不清楚状况了,刚才上传错了,现在更正。

随着各位珠宝商人开开心心的陆续离开,那个负责公盘工作的副主任也没敢吭一声,只是带着人在一旁看着。直看到叶阳最后拿出几亿的料子来,就像排排坐分果果的半卖半送,他整个人都还在震撼当中。他相信,明天的缅甸公盘将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今天晚上大家就会迅速的离开缅甸的。

他之所以不敢出面,因为,如果这件事情成功了,他就是功臣,失败了,他就是罪人,只能背黑锅。

但现在,他可以说正在了解当中。而且,他也确实只是看见叶阳拍卖了一些血翡、水蓝翡以及紫罗兰而已,没有过多证据表明还有其他料子。

实际上,缅甸公盘已经为叶阳作了嫁衣,榨尽了所有的珠宝商人的绝大部分资金,剩下的公盘将会不了了之。

同时,叶阳也知道自己必然会引起缅甸当局的注意。但是,现在叶阳已经大功告成,即使缅甸当局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更何况,叶阳正巴不得缅甸当局大发雷霆呢,这样,他就有理由发飙了。

大家都知道事情很大条,那些聪明的珠宝商人纷纷离开了缅甸,即使没有订到回国机票的,也转道泰国再转机飞回国内。

很快,网络上就上传了一段疯狂的竞拍场面,那些珠宝商人疯了似的加价210亿。。。250亿,当即整个仰光都沸腾起来,人心浮动,纷纷啧问当局,为什么在公盘之外,会有这么大规模的交易,那些珠宝商人的手上都没有了资金,那么,公盘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随着网络的传播,扩散的速度非常快,就连电视台都将这个消息放了上去,几乎是整个缅甸都家喻户晓这个消息。

刚刚开完会回到家兼任总统的代万将军,屁股刚好垫到沙发上面,就被这条新闻吸引住了,对上面的交易额感到非常之震惊。仅仅从剪接出来的一分多钟的片段来看,交易额就达到了500个亿有余,如果单位是欧元的话,那么问题就大了。

整个缅甸公盘,一次的收入才两三百亿,刨去矿主的成本,剩下的税收其实就没有多少了。可以说,整个缅甸,就是靠着翡翠毛料公盘的收入来维持运转,一旦收支出现问题,那么整个局面就会陷入混乱,和东北方面邦省的谈判将会更加困难。

所以,代万将军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在缅甸发生,因为这将威胁到公盘的生死存亡。

“喂,办公厅吗?立刻通知各个部门主管,召开内阁会议,就新闻上面出现的私人竞拍问题展开调查以及讨论。还有,立即通知仰光军方,立刻查处那个竞拍的地方所有的人和货物,另外通知公盘公会,问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拿起内线电话,代万立即对值班人员说道。

随着代万的一声令下,叶阳所在的大院立即遭受了无妄之灾,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被翻了过遍,就差掘地三尺了。整个玉石步行街都被戒严,不能进也不能出。

好在叶阳一早料定,已经离开这里,任凭他天翻地覆,都与叶阳无关了。

可是,那些过来参加缅甸公盘的其他珠宝商人了惨了,他们被暂时剥夺离境的权利,等待事情查清楚了再说。

公盘公会的办公室里面,那个副主任正在被会长搭西骂得狗血淋头,一动都不敢动。

“你说?你去那里看到的只是竞拍一些血翡和水蓝翡以及紫罗兰?最多只值几十个亿?没有新闻上面说的那么夸张?”

自从搭西接到办公厅打过来的电话,心里面就开始七上八下的,一直都感到忐忑不安,担心会有人对他不利。所以,立即召见刚刚从玉石步行街了解情况回来的副主任,问清情况。

“是的,会长,不止我见到,还有巡逻队的人都见到。”

副主任见到会长的语气松了很多,心里的压力一轻,立刻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道。

“那你了解对方的料子是从哪里来的吗?”

搭西着急的问道。如果情况不像电视上说的那样,那么他就轻松多了,对上面也就好交代。

“我调查过了,是昨天晚上在玉石步行街扫的毛料,那个老板一共收购了整条玉石步行街六成的毛料,而且听说之前在公盘里面也拍下不少的毛料,我想大概是那个老板很会赌石,才会开出那么好的料子来。”

那个副主任低着头,殷勤的说道。

在华夏,一直都有很多非常厉害的赌石高手,他们都深藏不露,这个大家都司空见惯了。

而且,在他们缅甸,也不乏这种人存在。如果说他们赌石赌得厉害收获很大就是有问题,那么以后还会有谁敢到缅甸公盘来赌石?

所以,这个问题不仅不能追究,而且还要开诚布公加以奖励,吸引更多的人参加公盘,这样才能争取更大的利益。

“如果是从玉石步行街收购的料子,加上之前公盘竞拍下来毛料,那么问题就不大了。大家都知道,在玉石步行街可以自由赌石的,不管是什么人,只要给钱就可以交易了。”

越听,搭西的担心就越少。别人是在玉石步行街收购解开的料子竞拍,这个自由在玉石步行街还是有的。

而且,在公盘开标之后,有些解开的料子还不是一样当场竞拍,要不然怎么叫赌石?大家千里迢迢的从国外赶到缅甸来参加公盘赌石,无非就是想赚一点钱而已,如果赚多一点就不合法,那么对于缅甸公盘来说,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所以,搭西立即将这些情况汇报上去,等候上面的处理。

但是,在内阁的会议室里面,那些议员看到这份报告,大为不满。整整五百亿,这种令人震惊的交易额,不论是什么单位,如果能收到一部分税,也得有大大几亿或者十几亿。

所以,他们讨论来讨论去,也商量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

最后,搭西其中的一条报告就说服了这些内阁议员。

他们已经在公盘竞拍当中的资金上面缴了一次税费,如果他们自己解开料子之后进行竞拍的这种行为都不合法,那么还有谁敢来参加缅甸的翡翠公盘?他们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同时,也不能因为别人开出好料,卖了一个好价钱就眼红。大家只看到赌赢的一个方面,赌输的一个方面谁会去留意?大家也不看看在缅甸赌石倾家荡产的有多少人?所以这种不负责任的新闻传播,是对缅甸公盘公正最大的伤害和破坏,只怕在一段时间之内,很多客人都不敢再到咱们这个国家来赌石了。

搭西报告里面的一字一句就像鞭子一样不停的鞭笞着那些别有用心的议员心里。

他们之所以如此的热心鸡蛋里面挑骨头,是因为受到背后的人在推动。

不过,当局的这个举动,也迅速在华夏国内传播开来,那些珠宝商人都在怀疑缅甸当局居心叵测。真可笑,只能赌输,不能赌赢,那么谁傻乎乎的跑去那里?大家跑去那里,就是为了发财的,结果财发多了一点,你们的心里就不舒服,那么那些赌石倾家荡产的你们为什么不想想呢?

但是,这个都不是搭西头疼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由于那些有实力的珠宝商人的资金都被抽干了,接下来的公盘已经面临着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